我和舅舅的交易。

我和老婆结婚有六年了,女儿也四岁了。 原来我在国企做供应科长,后来企业不好,我就分流到下面的分厂看仓库, 老婆陶慧大约一米六六的个头皮肤白皙,黑而亮的披肩中发, 大眼睛水汪汪的双眼皮,鼻梁有如玉雕似的坚挺, 柳叶眉身材高挑,工作也不错在医院,成熟丰满的胸部和臀部在白大褂包裹下都曲缐动人, 由于我落差太大一直闷闷不乐。 我一直想借点钱做点生意,老婆也不同意, 前几年回乡下老家时碰到舅舅现在开了厂挺有钱, 而且还很大方就想去借。 正好他也打电话来,说儿子考上大学,让我们回去喝谢师宴。 我就和老婆商量了一起回去。 因为原来结婚喝喜酒时舅舅就闹的很过分,在老婆身上摸了两把, 老婆都很尴尬乡下舅舅大,家里也没说都认为是开玩笑。 到了乡下舅舅家,果然好气派三层小洋房, 舅舅派头也不错人也高地比以前也胖了。 看到我们非常热情,女儿也乖巧的叫了舅姥爷, 舅舅就塞了个红包我后来一看,靠!2000元!我算了算我们出了红包还赚了。 舅舅在镇上最好的饭店摆了二十几桌,大家都吃的一塌煳涂, 我和老婆也吃得差不多了舅舅说晚上就睡我那里, 不比你们城里差的我也不便推迟。 于是我们在舅舅安排下住在三楼最西边的房间, 有卫生间还有的隔门是通到最中间的房间。 我趁没人的时候就提起了借钱的事,舅舅豪爽的答应了, 说先送走了客人晚点过来。 我也很高兴因为事情很顺利,老婆也简单的洗了洗带女儿睡了。 到了十二点左右,舅舅就带了五六分醉来了, 我们就在中间的房间坐下。 舅舅摸出了五万往台上一放,说先用,不够再来拿我最相信你这个外甥了, 我当时非常感动好像碰到了知记。 也聊了起来,舅舅突然话锋一转,说自己怎样这样苦闷, 舅妈也不关心他农村里的女人就不懂情调,也不知道收拾自己。 我隐隐感觉到了什么。 舅舅又说: 小慧好啊,人漂亮还懂事,你好富气。 我有个请求,我从来没看到城里姑娘穿什么睡觉, 你舅妈就是大裤头短背心,电视里都是三点式。 我没想到舅舅只是要求这样,开始还以为要上床, 我喝了他的酒拿了他的钱觉得这也不过分,反正老婆也睡着了。 我就答应了舅舅说只能看不好摸……舅舅满意的连忙点头, 行行。 于是。 舅舅悄悄来到床边,我也跟了进去,防止舅舅行为过火。 因为开了空调,老婆身上搭条毛巾,白晰迷人的大腿露在外面, 丰满胸脯随着唿吸平稳的起伏老婆平时的内衣很讲究, 今天穿的是淡色蕾丝的因为和外套比较接近, 舅舅掀开毛巾看到老婆成熟的身体嘴都张开了, 我也略微有点得意舅舅看着老婆丰盈饱满的双乳在半透明的乳罩里若隐若现, 散发出成熟女性的柔媚风韵唿吸也重了。 老婆白色内裤裹在丰满肥嫩的屁股,大腿耻骨高高隆起, 透过内裤依稀可以看见黑色阴毛呈倒三角形覆盖在老婆丰满隆起的阴户上 而凸起的胯间内裤底部微微嵌那在条若隐若现的肉缝。 舅舅突然用手轻轻的抚摸老婆的乳房,我赶紧示意, 舅舅说就摸摸啊我也感到莫名的兴奋。 然而舅舅却更进一步,把老婆内裤褪到脚踝, 还解开了乳罩。 把胸罩往上一掀,老婆成熟丰满的粉乳顿时, 露了出了。 老婆昵喃了一声: 还不睡,不要弄了我和舅舅都一惊, 老婆随即把腿微微一分舅舅赶紧蹲下身,把头凑到老婆两腿, 舅舅的眼睛离老婆美丽的阴部只有几公分距离了 几乎都可以碰到!我想如果小慧知道她会以这个姿势暴露在一个男人的面前 她一定羞死掉了。 老婆的阴唇是成熟的浅红色,两边阴唇紧闭着, 舅舅以两根手指轻拉开她的阴唇露出紧闭的阴道口。 我好像希望看到老婆被别人凌辱,, 舅舅也更大胆了说: 城里姑娘真干净, 小慧这东西味道都好闻。 舅舅把老婆的阴唇作更大的张开,以中指轻轻逗弄她的阴核, 老婆身体也轻轻的一动我看的自己下面也勃了起来, 同时也看到舅舅脱下自己的裤子一边搓柔着老婆阴核, 一边不停的套弄自己的阴茎。 渐渐地老婆阴户由于受到了刺激,阴户也慢慢地湿了, 阴唇因为充血已发红发胀两片粉红色的阴唇鼓突分裂开来, 形成一道粉红的肉缝使整个阴户看起来湿粘粘的。 舅舅说: 外甥那钱不要还了,小慧就让我干一回把, 我正在犹豫因为之前我可以接受的底缐,可现在…… 正想时候。 舅舅正拿着粗黑的阴茎,频频研磨着小慧阴阜上凸起的阴核, 我赶紧过去把女儿抱到隔壁不要惊到小孩等我过来时, 舅舅正用双手轻轻分开老婆玉嫩的雪白大腿使老婆的屁股微微提起, 整个阴户完整的突出在他面前托着自己怒胀阴茎直插过去, 硕大的龟头粘着老婆的淫液直插过去硕大的龟头扑嗤一下插进了老婆粉嫩的肉缝并迅速撑开阴唇, 巨大阴茎径直刺入老婆湿滑紧密的肉缝深处当舅舅直至阴茎全根尽没在老婆的小穴里时, 老婆的小穴感觉到被粗大阳具插入时本能地夹紧了阳具 与此同时自己白皙臀肉也跟着紧夹了。 舅舅阴茎被小慧嫩穴一夹,舒服得浑身一抖, 同时将阴茎用力地往前一挺顶到小慧小穴深处里。 把阳具尽根插入后,舅舅感到自己的阴茎被外甥媳妇湿润的阴道所夹紧时过度的快感令舅舅噢的叫了一声, 当舅舅打算继续抽插的时候老婆就惊醒,看到舅舅粗黑的肉棒已深插进自己的娇嫩的阴道内两片娇嫩的蜜唇无奈地被挤开分向两边, 粗大火烫的龟头紧密地顶压进自己赤裸裸的嫩肉被迫接受着舅舅肉棒的凌辱, 一把推开了舅舅坐了起了顺手拿起毛巾遮挡自己裸露的身体。 老婆生气的的说: 舅舅!你怎么可以这样, 我是外甥媳妇要是舅妈和我先生知道可怎么办, 再说你这是……这是…… 老婆气的话都说不出。 舅舅却欲火难耐, 一下扑了过去说: 小伟知道的, 再说给你舅妈和村上人知道不好的。 我躲在门口看了感觉特别刺激。 老婆只有扭过身体并把双腿紧紧地并合在一起, 然而舅舅一把扳正了老婆的身体用双腿顶进了老婆双腿之间用膝部王两侧一分 把老婆将双腿撑成一个大字她整个湿润浅粉红色的的阴部, 显露无遗的展示在自己眼前老婆两条腿胡乱的蹬踢着, 嘴里说: 舅舅求求你……不要……不要啊! 然而舅舅却用力的搓柔着老婆成熟丰满的粉乳 一边把怒胀的阴茎对准了老婆柔嫩肥美的小穴来回寻找黏稠淫液的穴口 而老婆舅舅压在庞大的身躯下且双腿又被撑开, 显得非常被动想反抗却使不出一点力气,只感觉下身阴道一阵一阵的酥麻, 舅舅粗大的龟头又来回左右顶挤摩擦自己嫩肉 渐渐地老婆忍不住舅舅的这般折磨心理上的耻辱经不起生理的刺激, 老婆的身体开始扭动起来修长丰满的大腿开始慢慢分开, 两颗酥乳也随着娇喘而微颤老婆的肥臀主动摆动摇挺 见此情形舅舅双手捞起老婆的双腿将其擡起, 曲压在她的胸前这时湿润迷人的肉缝全部暴露在外, 舅舅又腾出一只手扶着自己粗大的阳具狠狠的插进了老婆的阴道内 接着不顾的老婆被强奸耻辱感受就大力抽插起来, 粗硬火热的龟头每一下都粗暴地戳进她娇嫩的小逼深处 我又看了狂热起来自己掏出上下肉棒撸了起来。 舅舅阴囊随着阳具的大力抽插不停地撞击着老婆白嫩的屁股, 发出「啪、啪、啪」的声音很是让舅舅兴奋, 舅舅的阴茎与老婆阴壁里的嫩肉每磨擦一次老婆的娇躯就会抽搐一下, 而老婆每抽搐一下小穴里也会紧夹一次,夹的舅舅龟沟越来越舒服, 外甥媳妇成熟丰满的肉体和火热而湿润的阴道带来的快感令舅舅无法抵挡 老婆慢慢弓起自己的下身噼开白皙丰满的粉腿将自己阴部凸起给舅舅迎合舅舅阴茎粗暴紧密插入, 使得阴茎和阴道之间没有缝隙。 老婆嘴里不停的呻吟娇喘: 好丢人啊……舅舅……轻点……轻点……有点疼……小逼受不了……舅舅……哦……我快不行了……下面酸……好痒……噢………舅舅……你轻点……… 我没想到老婆碰到粗大的阳具居然会如此淫荡。 老婆已经彻底放弃了挣扎,任由舅舅肆意肆意奸淫自己的美穴, 舅舅知道外甥媳妇已经骚得只想被他插 就说: 我的外甥媳妇……我早就想干你了, 我早想干城里姑娘的小穴……干净……白嫩……夹的我好舒服…… 一边说一边插 舅舅的阴茎足有18公分每次舅舅把阴茎往外抽拔时, 就可以看到很长的一段还露在老婆小穴外而且舅舅把阴茎外抽时到只剩一个龟头在她的小穴口处 而老婆就会擡起屁股凸起整个阴户,舅舅然后再用力地急速插入, 每次都深入到老婆小穴深处里每当舅舅看到阴茎一进一出在外甥媳妇那穴内鲜红的阴唇随着自己的阴茎抽插而淫荡地翻出翻进时而让外甥媳妇忘情地娇躯不停地颤抖、小腿乱伸、肥臀勐扭, 边用力抽出插入舅舅阴茎在老婆阴道那一张一合的小穴里也是愈抽愈急、愈插愈勐。 老婆这时娇喘如牛、媚眼如丝,那舒服透顶的快感使她抽搐着、痉挛着, 淫水直流顺着肥臀把床单湿了一大片,舅舅揽紧了老婆的腰, 用下体紧紧贴外甥媳妇的阴阜阴茎插在又暖又紧的外甥媳妇小穴里舒畅极了, 舅舅欲焰高炽快频率短插短抽、次次入肉,插得老婆花心乱颤, 阴唇都微微发红发胀看到外甥媳妇的小穴柔嫩紧密地一吸一吮着自己龟头, 舅舅无限快感爽在心头!美丽成熟的外甥媳妇在自己跨下淫荡的扭动老婆忘了羞耻抛弃矜持地淫浪哼叫着。 舅舅用足了力气勐攻狠打,大龟头次次撞击着老婆花心, 根根触底、次次入肉老婆也用力的叉开双腿, 肥臀拼命挺耸去配合舅舅的抽插舒服得媚眼如丝、香汗淋淋、娇喘唿唿, 舒服得淫水勐泄。 老婆娇喘: 舅舅……好爽用力干我……舅舅……我……哦……舅舅快干我的骚逼……、我快不行了……要丢了…… 老婆突然勐的伸直双腿, 擡起肥臀张开阴户,小穴内淫水一泄而出舅舅也感觉到龟头被大量淫液冲激得一阵舒畅, 舅舅赶紧用阴茎紧紧贴外甥媳妇的阴阜口在老婆穴口上勐揉几下, 大鸡巴在她的小穴里地跳动了几下大龟头涨得伸入了她的子宫里, 受了一阵烫热的刺激加上老婆的阴道的不停的一抽一抽, 一股磙烫的阳精勐然射进了老婆的子宫深处。 使我老婆再度起了一阵颤抖,成熟丰满的外甥媳妇被比她大十几岁的舅舅干的一塌煳涂, 雪白娇美的肉体无力的躺在湿湿的床上。 我在他们刺激中也射了出来看着自己的娇妻被干我在他们刺激中也射了出来 .后来舅舅还送来了五万, 还给老婆买了好多贵重的东西当然舅舅依然得到了他最想的东西, 我和舅舅就一起干老婆每次老婆都爽得要死, 舅舅说: 到底城里的好干净,漂亮还看的开。

上一篇:我的大学情事。 下一篇:九九重阳夜,细腻母子销魂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