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现在是一名在台南读二技一年级的学生, 我去年才从桃园的一所二专毕业而已。 这个故事发生在一年前我二专二年下的事情, 那个时候我和我一个同班的好朋友一起租同一栋套房公寓的二间套房 我一个人住而他是和他女友一起同居,我们两个的房间分别在五楼和六楼, 而他和他女友还有我我们三个都是同班同学。 忘了介绍我们的名字了,但是在这里我全改用化名了。 我的名字叫小文,我朋友叫阿德,他马子叫小虹。 现在背景交代完了,我要说那时候发生的故事了。 记得是在去年(2003年)三月的一个周末吧, 那天因为白天和几个朋友找了外校的朋友打了场棒球的友谊赛 而当投手的我当初就属最累了,所以那天大概十点多就睡了, 不然平常我一定是看电视、上Kiss情色网到三点的。 没办法啦!大学生嘛都是蛮隋落的。 好!言归正传。 就在我睡得正甜的时候,那个该死的门铃响了, 我迷迷煳煳的先思考一下是谁这个时候来吵我睡觉我第一个想到是我女朋友 但是她今天不是说要回台中的家吗再来我就是想到可能是阿德要找我去吃消夜吧 所以就迷迷煳煳的起床只穿一条四角裤就去开门了, 因为我睡觉习惯只穿T恤配四角裤而已。 但是我门一开,哇咧!怎么是小虹来按我家门铃那时我吓了一跳, 立刻被吓醒了因为我刚才在睡觉的关系, 勃起的老二使我的四角裤搭起一座高高的帐蓬 超尴尬的!我立刻躲到门后面只探出一个头问她要干嘛顺便随手从洗衣篮里抓了一条短裤穿上去, 管它是干净的还是脏的。 小虹好像有点哽咽的说: 「我和阿德吵架了, 他叫我磙出去睡但是这个周末大家都回家了, 所以我想跟你借睡一晚。 」我听了之后,心里还在怪阿德, 怎么可以叫一个女孩子半夜磙出去呢!如果在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办所以我就随口说: 「好啊!」不过我还蛮绅士的让出我窝暖的床给小虹睡。 而我呢,则拿着一条棉被去窝我那张有点小的沙发床。 大概是因为我真的很累吧,一躺下去就立刻睡着了。 如果是平常的话,以我186的身高,这张120公分长的沙发床我哪睡得着啊!不过就在我睡得正熟的时候, 隐约好像开始作春梦了在梦中我和我的偶像SHE里的HEBE在洗鸳鸯浴, 她那对C罩杯的胸部超美的而且HEBE不单把我的老弟给含进嘴里吸舔了起来, 还用那只大大的眼睛含情脉脉地看着我。 超爽的啦!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我却似乎感觉到下半身传来的舒服感好真实, 我在半梦半醒间睁开眼睛往下面一看妈的勒!小虹正窝在我两腿间认真地帮我吹喇叭!靠!这是什么情形啊!我的同班同学, 我好朋友的马子在帮我吹喇叭!我立刻坐正, 而且把裤子拉好 问小虹: 「你在干嘛」小虹又是一脸哽咽的表情说: 「阿德诬赖我和别的男人打炮, 可是我并没有啊!所以我决定要和你做爱来气死阿德那死鬼!」哇咧!这又是什么情形!他们两个情侣吵架 关我屁事啊!找我打炮干嘛而且我又是蛮重朋友情份的人。 我立刻把小虹推回床上说: 「不要啦!你和阿德的事, 别把我扯进去而且我和他是好朋友,别害我失去一个朋友。 」这个时候小虹竟然他妈的给我哭了出来, 说我都不帮她!干!这是什么社会啦!男的不搞女的 竟然女的还会哭。 我感觉我要强暴了勒!不过小虹这一哭还哭得有点大声, 害得我立刻摀住她的嘴巴。 半夜里,小虹在我房间里哭,如果被阿德听到的话, 干!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所以我要小虹清楚对我说 到底她要我干嘛结果小虹什么也没说就又拉下我的裤子吹了起来。 大概是小虹的吹喇叭功夫真的很棒吧!我的老弟好像要违背我的意思, 想和她来一炮!干!怎么可以背叛朋友勒不过……是她勾引我的 这算勾引吗理智开始在我内心挣扎想着要干还是不要干不过想着想着, 小虹却越吹越起劲后来我的理智断裂了, 决定要搞下去了。 我立刻把小虹扑倒在床上,手伸进她的白衬衫里轻轻揉着她的胸部, 还有意无意地搔她的痒。 渐渐地她开始轻声的呻吟了起来,喘气声也越来越快了, 依我好歹也搞过十多个女人的经验知道这个女人已经开始发春了。 因为女人如果有性慾的时候,一定要继续刺激她, 不要中断否则很容易就降低了她的性慾, 所以我右手继续搓揉着小虹的两个乳房左手顺势把她后面的胸罩扣子解开, 一切动作都是轻轻的完成。 当我把胸罩给拉掉的时候,小虹的胸部完整地呈现了出来, 虽然说小虹并不是长得很漂亮但是稍稍清纯的五官和稍稍刚好的身材, 搭配上超白的皮肤其实也蛮吸引人的。 看着小虹的胸部、白皙的皮肤、有点粉红的乳头, 让我立刻低头去品嚐慢慢的舔、慢慢的吸, 快速地在乳头上吸舔……小虹的淫叫声越来越急 甚至还开始把手伸到我的老二那里搓揉了起来。 其实不管谁看到这一个场景也知道,下一步就是要赶快干她了!但是我就是要报这个半夜吵我睡觉的一仇, 所以我决定慢慢地磨她。 接下来,我一边舔她的乳头,一边把手伸下去解开她牛仔裤的扣子、拉下拉链, 还好小虹的裤子和她的身材还蛮配搭的不然如果裤子太紧的话, 这个步骤可能就要拖很久了。 言归正传,在解开她的牛仔裤之后,我迅速地把牛仔裤抽离她的两条玉腿。 哇咧!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小虹的内裤了(因为之前去她和阿德的套房时有看到), 但看她穿在身上倒是头一次只能用血脉贲张来形容。 但是我可不能看呆了,因为我还有更重要的任务要「干」呢!所以我还是继续吸舔和剌激着她的奶头, 左手则是伸到她的敏感地方隔着内裤开始轻轻地扫过、划圆圈;大腿内侧也是重点之一, 也是一样轻轻扫过地刺激她。 果然不到一分钟吧,我发现内裤上已经渐渐沾染上淫水的润滑了, 但我还是要继续刺激她,因为我真的很困。 但我发现,小虹也不是省油的灯,她见我迟迟不插进去她的嫩穴里, 竟靠到我的耳边喘气说: 「你要不要搞我了……我受不了了……」接着就把头低下去 抓着我的老二吸了起来。 靠!这个刺激可不小,我的老弟立即硬得像根铁棍, 似乎在告诉我: 它想进入小虹的小妹妹里了!好吧 既然自家兄弟都说话了那就正式开战吧!我立刻粗鲁地把小虹的白色学生型内裤脱下来, 结果我发现小虹的大阴唇已经张开得很大了, 而且淫水还蛮多的都已经流到菊花口那边了。 我抓着老二开始在她的小穴口磨来磨去, 要她大声喊出来: 「快搞我!」结果小虹也没喊 就直接抓着我的手把我老弟给放了进去。 哇咧!小虹的嫩穴真是没话说,里面暖暖的、滑滑的, 干!才抽插个十来下我就感觉爽毙了!不知道是不是阿德的老二比较小 还是不常干的关系小虹的阴道还是很紧窄, 夹得我的老二越来越胀硬。 不过这个时候可不是用大头思考的时候, 该是努力用小头来办事的!接着我把小虹的两条玉腿搁到我的肩膀上 一股脑的用全身重量插进去她的嫩穴里。 因为这个姿势可以让老二插得很深,是我和我女朋友都喜欢经常用的一个姿势, 结果大概是太爽了吧小虹竟然给我操得大声淫叫了起来。 靠!想昭告整栋大楼的人说,小文正在搞小虹吗靠!想害死我喔我立刻把小虹的内裤塞进她嘴里, 让她只能「嗯嗯……」的闷叫而已我则继续享受这突来的礼物。 这个时候我突发奇想,于是打开电视转到彩虹频道(嘿!有装解码盒就是不一样), 我想边看A片边用画面上的姿势来打炮……不过我发现 不知道是A片有剪接过的关系吧我总觉得一个姿势还没干到爽就要换另一个姿势干, 好像不太爽所以我决定用我的进度来干。 就在我把小虹的身体翻过来打算用「老汉推车」的招式干她时, 我发现不止她的嫩穴被我操得淫水满溢连屁眼也湿得一塌煳涂了, 所以我临时决定转操她的屁眼。 我先用手指插进她的菊花里,我发现大概是淫水真的很充沛吧, 她的屁眼已经可以很顺畅地进出了没有干涩的感觉, 所以我二话不说抓着老弟对准肛门口慢慢的推进去……在整根插入后, 我开始由慢到快地加速干着她的屁眼不过,我发现小虹不但没有痛的表情, 反而好像比刚才还要舒服看来小虹菊花的第一次已经被阿德给先采走了。 不过这样也好,我才可以尽情享受这种比小穴更紧凑的舒适感。 虽然干着小虹的屁眼,但我的手指也没闲着, 伸到前面大力揉着她的阴蒂还把两根手指插进阴道里抽插着, 配合我插在屁眼的老二一进一出地狂插起来。 我就这样双管齐下把小虹料理得要生要死, 口里拼命地叫床淫水哗啦啦的泄到我一手都是。 我不停地操呀、插呀,在小虹前后两个肉洞里尽情捣搅, 一直把她弄到高潮。 而这时候我也感觉到龟头生出一阵阵酥麻感, 啊要射出来了!我立刻拔出老二,扳转她身子, 直接插进小虹的口里用力干着她的嘴。 不到五秒的时间,我就射了她满满一嘴。 这时的小虹软趴趴的躺在床上一喘一喘的, 浑身软绵绵地一动不动而精液就慢慢地从她嘴唇中流出。 在干完小虹后,我全身都是汗味,所以我决定拉着小虹去浴室洗个澡。 和别人的马子洗鸳鸯浴真是件兴奋的事, 虽然我才刚打完一炮但一进浴室,我的老二又翘得高高的了!在打开莲蓬头帮小虹把身上的汗水还有我的精液给冲干净, 而小虹则是软趴趴的坐在马桶盖上闭着眼睛享受我帮她洗澡。 我挤了挤沐浴乳,搓出泡泡后,帮她全身开始涂抹……但是我怎么可能认真地帮她洗呢, 当然是……嘿嘿嘿!就在帮她洗嫩穴时我突然有种变态的想法, 不如把她剃成白虎好了!趁着小虹还迷迷煳煳的时候 我拿起我的刮胡刀轻轻的刮下小虹的阴毛。 不知道小虹回去后,被阿德看到会怎么样不过我还真怕小虹发现我在刮她的阴毛, 所以一直轻轻的刮还要一边在她全身的敏感地轻轻搔弄, 揉揉她的阴蒂、撩撩她的阴道口分散她的注意力。 经过一阵手忙脚乱后,毛刮干净了,整个阴户顿时变得清洁而光滑, 胀卜卜的隆起活像小女孩未长毛的小穴穴。 一看这么干净的嫩穴,我忍不住一把将小虹抱起, 又把老二插了进去用日本AV男优巧克力球最常用的抱便当招式干了起来。 妈的,还真累耶!真不知道巧克力球怎么那么厉害所以我当即决定把她抱回床上继续干。 当我把她抱回床上后,无意中看到摆在床旁边桌上的数位相机, 于是心头又有了另一个主意。 我看小虹好像一直闭着眼睛享受的模样,便一边操着, 一边拿起数位相机调到动态摄影,开始拍下我和小虹打炮的画面……妈的, 我发现自拍的时候我会更加努力地干!虽然我已经很累了, 但是感觉有个摄影机在旁边就会更用力地把老二顶进去她的子宫里。 而她呢,继续傻傻的享受着,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我当作自拍的女主角了!其实打炮的过程不用我再详述了, 反正就是在她小穴和屁眼里拼命插不过这次和刚才那次不同的是, 我这次是射进她的屁眼里。 当我射完拔出来的时候,还拿着数位相机拍摄她小穴被我操到掀翻、屁眼开开的样子, 接着流出来我射进去的白白有点淡黄色的精液。 (干!有大便啦!)后来我用卫生纸帮小虹擦干净后, 她大概是太累了吧竟然就这么睡着了。 而我,则起来把数位相机拍的影片存到电脑里, 还烧成了光碟。 本来想说怕到时她要诬告我强暴时可以当证据的, 可是连干了两炮实在太累了,后来我也倒头就睡了……一直睡到早上, 她很生气的把我叫醒了说我搞她归搞她,干嘛把她的阴毛给剃掉了她不知道阿德如果问的话要怎么回答。 我哪知道怎么办呀于是就安抚她说: 「搞不好阿德看了也很兴奋耶!你先回去试看看阿德的反应再说吧!」她就这么傻唿唿的回家去了。 哈哈……我继续睡!不过后来那片A光我倒是重覆看了好几遍。 之后,有时候趁阿德回台北时,小虹晚上也会偷偷跑来我家要我和她打炮, 我和她变成炮友了。 不过我心里总对阿德有种愧疚感,毕竟搞了人家的马子嘛, 虽然是她自己送上门的。 就这样,我和小虹维持着这种关系直到二专毕业, 打炮的次数已经记不清究竟有多少趟了。 到现在半年多了,我也没再和阿德和小虹连络了, 不过还是偶尔会拿出光碟来看一边看着我和小虹的做爱画面, 一边打手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