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暑假夜晚没事做,便来到屯门探访同学。
进入某公屋的电梯大堂,看到一名举止高雅文静麦当奴公关制服妹妹正在等电梯。
其中一部电梯到来,少女入内,我跟随进入。
少女按了二十四字,我这一刻却改变了主意,
并按了二十六字。

那位少女出电梯后,我也在二十六楼出,
再跑到二十四楼。
「她住在那里呢」我在走廊张望。
突然发现其中一个单位的气窗微开,我便上前偷窥,
就看到少女正好在该单位的睡房内眼前是那么一位亭亭玉立,
还有那套麦当奴公关制服不禁吞了吞口水。

我行至少女住宅门口,只看见大门及铁闸均已关上。
正当我大感失望,忽然发现有一束钥匙留在大门匙孔内。
原来少女返抵家门时,便随手把大门及铁闸关上,
却忘记把匙孔内的钥匙取出。

我不禁欣喜若狂,便轻轻地打开铁闸,打开大门入屋。
少女还以为是母亲放工回家,未有即时出房察看。
我便从厨房取了一把餐刀,躲在睡房门边……未几,
少女从房内步出我立即从后箍颈,以刀抵着少女腰板指吓,
并把她拖回入睡房。

当少女惊魂甫定时,已给我按在床上。
我又把少女反转,将她双手反绑。
再欣赏眼前的美少女……五尺六寸身型,
淡妆粉红色白色幼间条紧身恤衫及挂上围巾,
大约膝上五、六公分的黑色制服裙黑色透明的吊带薄丝袜托出裙摆下匀称的小腿,
高贵发亮的细高跟鞋纤细的腰身称出挺秀的双峰。

再找到他的钱包翻开一看,有一张女校协恩的学生证,
名叫张婉清年纪十八岁到麦当奴打暑期工。
读中七的女孩,样子非常标致,眉清目秀,
一身白皙而又光滑的肌肤加上一头长发加结马尾,
真的很可爱所以被安排做公关,拥有33C 22 32 的美好身段,
加上一双修长而白晢的大腿真是睇见都流口水。

「放开我,放手呀!」张婉清不断摇头及扭动娇躯,
同时水汪汪的一双明亮黑眼睛流露出哀求神色。
我爬在她身上,左手隔着恤衫搓她双乳,
右手伸手到她背部侧边拉下她麦当奴公关制服背后拉链,
把公关制服黑色部份上身部分从前面徐徐拉下
更进一步解开恤衫钮撕开紧身短衫的领口终于看到她的夏季丝料薄滑浅黄色胸围,
还有那醉人的乳沟亦清晰可见。

我左手伸入胸围搓她那对柔软又有弹性的波波,
一路欣赏女校协恩妹妹皱着眉头流着眼泪的样子
十分可爱。
「好香……啊……味道真好……真香……唔……」从她的制服上散发出阵阵的少女体香,
我用鼻子深吸了几口气翻开胸围,我把头埋在胸部,
不断嗅着碗清的乳香大口大口的吸吮她的小乳头。

我再手伸到她的黑色公关西装裙内,抚摸她的丝袜大腿。
少女下意识想把双腿合紧,不过在我不停用手指搓捏她两粒小乳蒂及吻她的耳垂,
她浑身酥软一双玉腿亦无力移动。
「不要碰!不要碰!」「好幼滑的大腿啊。

」张婉清只好把眼睛闭起来,我见少女没有抵抗意识,
便肆意抚摸她的大腿内侧又把手指游移到大腿尽头,
把米白色内裤慢慢扯下来挂在大腿上。
我也把裤脱掉,露出我早已勃起的内棒。

协恩妹妹见到我昂藏七寸的小兄弟立即吓得花容失色。
「你……你想怎样」婉清慌张的说。
「你……试过了没有」「呜呜……我求你不要……」「不想被强奸就用你的嘴含着它。
」「不……不要!」婉清不断摇头。

我二话不说就强行将老二塞入她的嘴里,
张婉清死命的推开我。
「哼……你是不是想我搞大你的肚子呀」「不……求你不要碰我……」婉清惊恐万分。
「不上你都可以……除非你用口帮我解决啦,
否则……不要怪我!」「我帮……我帮……你不要……强奸我!」婉清凄然点头。

我在她面前起七寸长的肉棒,
再次说:
「含着它。
」婉清露出厌恶的表情,最后唯有合上眼睛逼自己去做。
只见她深吸了口气,便张口含我老二。
「你要将它当成雪糕来吃,多些用舌头……对对……就是这样舔……好舒服呀……」我不禁发出呻吟来。

「张开眼……不可合上……望着我!」内棒在婉清的樱桃小咀不停出入,
每一下的进入都顶到她的喉咙又粗又长的肉棒上布满着晶莹的口水。
婉清徐徐地张开了眼睛望住我,表情是又慌乱又羞涩。
「呜呜…慢一些吧……呜呜……好辛苦啊……」看着她美丽的面庞,
身穿被扯开露出双乳的麦当奴公关制服黑裙下黑丝美腿,
鞋口浅浅微露趾缝的高跟鞋淫秽的吸吮声不断从她的小嘴中发出。

我的兴奋已到达顶点,再来几下狠狠的抽插,
我终于把浓浓的精液全部射入公关妹妹的口里。
「咳……咳……」婉清被我射入的精液出奇不意地呛了一下,
见她想把精液吐出我连忙捉住她的下颔。

「不准吐……吞下来……全部给我吞下去。
」婉清露出可怜兮兮的表情,摇头抗拒,
然而被紧紧压住头部婉清最后都把我的精液吞个清光。
忍不住地哭了起来,我在回气当中走到衣柜,
找出校服放在床上。

看到婉清那熨到挺直的蓝色旗袍,直落剪裁,
领口有个协恩铁校章旗袍开叉大约在大腿高位,
白袜黑皮鞋我的小弟又再次勃了起来。
「不要……不要来过呀……」婉清似乎知道我想做什么向后蜷缩。

「怕什么呢……迟早都要给人操的啦,益人不如益我……等我早些教识你这些事更好的啦……嘿……嘿」「呀……」婉清开始挣扎,
我抓着的手她用毛巾绑好。
「你又话我用口帮你,你会放过我!」婉清哭诉,
真正的痛苦现在才开始。

她再想合起双腿,不过我身子已经进入她大腿内侧,
丝袜大腿摩擦我的腰部加上她有限地扭来扭去,
更使我兴奋。
我将她那协恩蓝色旗袍校服埝在她身下,
白袜黑皮鞋放在她的腰间到这时,公关妹妹知道谁也阻止不了我,
认命似的合起眼来默默忍受对女孩子来说最大的耻辱。

我故意挑衅的用龟头开始轻轻撞击她守护处女禁地的城门。
一下,两下,三下…… 大腿屈辱的张开着,婉清面红紧张的透不过气来了。
我的两根手指她的两片娇嫩的阴唇瓣,黑色裙推上腰间,
龟头慢慢的插入她的处女阴道。

紧窄的阴户撕裂般的痛楚,婉清全身颤抖面容惨白,
阵阵刺痛让她苦不堪言。
「慢一点,慢一点!呀!」「前头已经塞进去了,
放松一下……别夹得太紧……来……把屁股高些……」推起张婉清裹着薄薄的黑色透明丝袜的腿弯
折成M形稍稍把美丽女公关臀部起后扶直了黝黑的肉棒再往里一挺,
我的龟头已经触到她的处女膜了。

「啊!……」双手扳着婉清的肩头,
用力一挺勐然顶了入去不可阻挡的冲破了她的处女膜连根没入直插到阴道尽头,
那种异常的紧迫真是处女才有!就像插进了一股烫人的温泉里
她的小穴又软又紧还会往里吸呢!「呜!……」感到下体像是给一枝粗大火热的铁棒插进体内
婉清惨叫了一声泪水夺眶而出,既是疼痛更是伤心,
知道已失去宝贵贞操永远失去了处女之身。

她下体一阵刺痛,片片落红染在她身下的蓝色旗袍校服,
于是再努力扭动身体挣扎「不!放开我……」只是她双手给反绑在身后,
挣扎不但未能摆脱我的侵犯其动作反而刺激着我,
享受着的公关妹妹温暖紧密的蜜洞给我带来的快感
再能她抱起女上男下腰部做着抽送动作。

「还想要逃跑吗,不舍得我吧!」「住手!」我再伸手入她幼间条恤衫制服内抚弄她那两只白腻 33C美乳,
乳沟沁着汗珠。
「真捧呢!」白皙修长的脖子上红白围巾上下摇晃,
黑色公关裙下内棒进进出出吊带黑丝袜大腿连细嫩小腿作九十度打开不断苦撑着,
扣着高跟鞋细带的纤足踏在我的腰间侧边。

一边享受着又紧又窄的小穴,一边继续用手指挑动婉清敏感的乳头,
我正陶醉在强占一个花容月貌的名校处女学生身体的胜利当中。
「怎样,叫不出来的爽呀害羞吗」婉清流着泪咬紧牙关地苦苦忍受,
皱紧了眉头其后浑身战栗,再也忍受不住了。

「不要,好痛!好痛呀……」她失声叫了出来。
「再来!你也要好好动呀,插入啰!再插深一点。
」我将她平放在床上,挨到她粉腻的面颊上轻轻的磨擦,
用牙齿轻轻的咬住了她的耳垂
对着白皙修长的脖子吹着暖气:
「你要记住了,
我可是你的第一个男人哟!我要射啦……」「拔出黎……不要呀……我都夺走我的第一次啦……会有BB ……呜……」张婉清被我干得香汗淋漓
制服半湿身子再激烈反坑。

「嘿……嘿……」不但无拔出来,相反更加速抽插,
婉清因为害怕把两腿都夹得很紧,连带阴道也夹得更紧,
这下子让我更爽她两腿夹着我腰部时,丝袜传来的皮肤触感,
感觉更令我为兴奋。

接着顶着她光滑子宫颈,把浓浓的精液射入她的子宫。
「为什么……呜呜……」被中出内射的她,
粉脸扭向一边用手背掩住红唇殷殷细泣穿着轻巧细高跟鞋的腿弯无力的踏在床上,
内心充满了屈辱而极度痛苦的婉清轻按着涨痛的娇嫩肚腹
无法接受这个现实。

今天的我却将这位有知识、清纯美丽的麦当奴公关处女学生征服在自己的跨下,
欣赏着从放在床边蓝色旗袍白袜黑皮鞋到麦当奴公关制服下,
协恩学生遭奸淫后扭动的肉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