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杰与彩芸结婚4年多,婚姻生活尚属生活美满, 惟在阿杰心中一直有一个不敢告诉彩芸的秘密 那就是阿杰从小对于”乱伦”这件事情一直存有幻想。 阿杰小时后曾经多次偷看母亲及姐姐的身体, 对于年纪大的女生始终有极爲高度的兴趣。 不过随着年纪的增长,阿杰渐渐对于这件事情已经渐渐放弃, 甚至不抱任何希望啰 直至有一天………故事的起头是这样的: 彩芸、阿杰跟彩芸的姐姐彩芬同住于一个小区, 平时两姊妹无话不谈两家来往密切。 有一天彩芸跟阿杰说: 「老公, 我姐跟我说他很久没有跟姐夫做爱啰她们好像已经过着无性生活。 我们以后会不会以如此呀」阿杰听听笑了说: 「不会啦, 我对你一辈子都会很着迷的我喜欢你身上的每一寸肌肤, 喜欢跟你做爱的感觉尤其对于你的大屁股,更是爱不释手。 我不慧跟姐夫一样啦」不过阿杰虽然心中这样回答着彩芸, 但是却也暗自留意起彩芬。 好几次彩芬不经意的曝光,都让阿杰大饱眼福。 在阿杰心目中彩芬虽然是个结过婚,生过小孩的妇人, 身材也不怎麽优秀(生过小孩的妇人屁股都大了点) 但是彩芬拥有一对比彩芸还大而柔软的胸部、以及干起来超爽的大屁股。 而且阿杰光想到如果有一天可以干到自己老婆的姐姐, 那是乱仑就更加不知不觉兴奋了起来,也让阿杰心中邪恶的那一面慢慢苏醒了起来。 但是那毕竟只能放在自己心里面,他很想告诉彩芸, 他对他姐姐有性冲动及性幻想幻想彩芸会帮助他, 去说服他姐姐。 但那毕竟只是空想,他不敢付诸行动,因爲他怕会遭到老婆的责骂及不谅解, 影响到婚姻生活。 但是随着日子一天一天的经过,阿杰心目中那股乱伦的欲望就更加强烈, 只是他不确定彩芬是否可以接受这样的关系;彩芬对于性需求是否有这样的殷切。 如果有,那他的希望就更加浓厚了一些。 终于有一天,一个因缘巧合,彩芬跟阿杰说她想看动画”霍尔的移动城堡”, 不知道阿杰有吗阿杰心想机会来啰当下便下了一个决定, 他决定放手一博顺从自己的欲望。 他找了一天只有彩芬自己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去找她, 说: 「大姐你想看的动画我跟同事借来啰帮, 要看吗」。 「不过要用计算机看才行,我还没转档烧录, 你的计算机借我好啰」彩芬不疑有他说好呀 就带着阿杰到书房去。 到了书房,阿杰打开计算机, 将随身硬盘装好就说: 「大姐你要不要先来看看呀」彩芬说: 「好阿!反正现在也没事, 我12点才要去开店」殊不知这是阿杰设计好的圈套 他故意放几片A片在随身硬盘里想勾起彩芬潜在的欲望。 阿杰将随身硬盘装好后,打开目录后, 他说: 「咦!这是什麽呀, 怎麽还有别的档案不知道这是什麽 大姐要不要一起看看呀」彩芬说: 「嗯, 随便啰」阿杰心中暗自偷笑将档案打开。 计算机屏幕出现的是一对男女性交的画面,女生吸舔着男生的生殖器, 这画面对于久未做爱的彩芬而言産生莫大的冲击 而且身边坐的人是自己妹妹的老公那种感觉真是奇怪。 而阿杰也偷偷看了彩芬几眼,发现彩芬直盯着计算机屏幕看, 一点也没有想要关掉的念头他知道他的计谋已经渐渐起了作用。 过了几分锺, 阿杰跟彩芬说: 「大姐, 你还要看吗我想去上个厕所。 」彩芬也感到自己的失态, 连忙说: 「不了, 阿杰你同事怎麽也把A片放在里面你把他关掉吧。 」阿杰说: 「大姐,等一下啦, 我先去上个厕所我憋好久啰。 」于是阿杰边说边起身往厕所走去,经过彩芬的身边时, 彩芬偷偷瞄了阿杰一眼他看见阿杰的裤裆肿了好大一包。 下体竟不知不觉抽动了一下。 而阿杰进到厕所,他开始进行他的下个计划。 他把裤子退到膝盖处,并制造大声响,他假装跌倒。 「唉约,好痛喔」,阿杰在厕所摆好姿势并大叫。 彩芬在外头听见阿杰的惨叫声, 连忙敲门问说: 「阿杰怎麽啰」「大姐, 我跌倒啰站不起来啦,好痛喔」,阿杰说。 「那怎办」彩芬说。 「大姐,你可以进来扶我吗」「我不方便吧。 」彩芬说。 「不过,大姐我真的站不起来啦,你进来扶我一下啦!好痛喔」「好吧」彩芬推开门后, 他发现阿杰一屁股坐在地上一付狼狈的样子。 不过也看到了阿杰勃起的小弟弟。 彩芬心想: 「哇,原来阿杰的小弟弟竟是如此的雄伟, 少说有15-16公分龟头又大又红,要是差进我的小穴, 不知道是啥滋味」不过因爲矜持的缘故, 他还是跟阿杰说: 「阿杰你先把裤子穿好啦」阿杰说: 「大姐, 我站不起来怎麽穿裤子呀,你先扶我一下啦。 」于是彩芬将阿杰扶了起来,而阿杰则趁势装做不在意碰了阿芬的胸部, 给予阿芬更进一步的刺激。 两个人摇摇晃晃走到沙发床坐下。 一坐下, 彩芬就问阿杰说: 「还好吧, 要不要去看个医生」阿杰说: 「没关系啦, 先休息一下看看吧如果不行,等等我再自己去看医生。 不过大姐对不起喔,刚刚不小心碰到你的胸部。 」彩芬被阿杰这麽一说,脸部突然泛红了起来, 连忙说到: 「没关系啦你又不是故意的」。 阿杰心想差不多时机成熟啰,他连忙挪动自己的身体, 坐到彩芬身边。 再跟彩芬说: 「不过大姐,你的胸部还真是柔软。 如果我跟你说,刚刚我是故意的,你会生气吗」彩芬没想到阿杰竟然会这麽大胆, 敢跟他说这些话一时间他竟反应不过来。 阿杰接着说: 「其实,大姐我对你一直存有幻想, 也一直偷偷在注意你。 也知道姐夫很少跟你做爱,大姐,你难道都没需求吗」阿杰边说, 边摸着彩芬的大腿。 阿杰的话语一时让彩芬不知道该怎麽回答, 再加上阿杰抚摸大腿的感觉让彩芬的欲望渐渐战胜了理智。 「唉,阿杰,我也是女人,只是你姐夫他不想, 所以…..其实我怎会不想勒!」「那大姐, 我想我应该可以取代姐夫给你相当的满足。 如果你愿意的话」阿杰说。 「阿杰,你是我妹妹的老公勒,我们不可以的啦!」彩芬嘴中虽然这麽说, 但却没有阻止阿杰的意思。 因爲阿杰抚摸的感觉竟是如此舒服,让他下体传来阵阵触电般的感觉。 而阿杰看彩芬虽然嘴巴说不,但是却没有阻止他的意思, 于是阿杰就更加确定他应该是可以干到彩芬一圆他的梦想。 于是他就更加放大胆子,手一歨一布往彩芬大腿内侧游移。 「大姐,你有需求,而我对你也一直存有幻想。 拜托啦,可以吗」「你对我存有幻想怎说, 我身材又不好屁股又大,怎会……」「大姐, 不说你不知道啦虽然你的屁股大,但是我就是对于你的大屁股特别着迷。 常常幻想着你,有好几次在你家厕所闻着你的内裤、胸罩, 打手枪、自卫。 心想如果有一天可以跟你做爱那一定舒服极了。 」彩芬心里更加讶异,想不到自己妹妹的老公对于自己竟然是如此着迷, 也想不到自己竟然还如此有性魅力。 再加上阿杰的小弟弟的确比老公大多啰,而且自己也的确有需要, 所以随着阿杰的动作彩芬竟然心防慢慢崩解啰, 而且身体也渐渐不听使唤。 但是理智跟矜持还是告诉他不可以「你讲什麽呀!神经病!住手, 不要摸呀我是你老婆的姐姐,不可以!…..啊…..」彩芬边呻吟边说。 「大姐,其实你都忍不住,都好想做爱, 我放下世俗的枷锁大家开心,又不伤害到别人, 只是我们两人的事不说出去哪有人知道开心就得了嘛!」「别傻了, 我们是姻亲这样做即是乱伦,不可以……鸣……」「我说给你听丫, 我跟彩芸已经好一阵子没做啰我根本提不起性欲去干她, 但是每次我见到你我都有种欲念想跟你做爱, 我要立刻自慰才行。 我知这样是好变态,但是我真是好喜欢你,就当我是你老公啰。 」阿杰开始脱下彩芬的衣裤,并首先由脚趾舔起, 脚趾头、小腿、大腿、肚脐再上去吸那对乳房, 两颗乳头都硬挺起来。 彩芬一路叫不要,但是无力去挣扎,阿杰不理她, 慢慢舔到彩芬最重要地方撑开彩彩芬双脚,整个无毛的漂亮小穴都呈现出来, 那条缝有淫水渗出两块大阴唇开始湿到有反光, 阿杰用手指去抚摸那条缝。 「喔……不……不要……」彩芬开始兴奋, 但是继续叫不要!嘴就说不要小穴就淫荡到流出淫水。 阿杰用手指撑开她两块大阴唇,伸出舌头去舔小穴、小阴唇, 最后吸吮那粒阴核。 「啊…… 啊……」彩芬颤了一下: 「唔……不要……啊……不……不……可以……啊……」用手推开阿杰的头, 不然就拉扯阿杰的头发。 阿杰看她都好兴奋好性感,全身起鸡皮疙瘩, 淫水由条穴缝流到落屁眼再流到床单。 彩芬后来就有气无力的说: 「阿……杰, 不……要……舔啦 不……可以……我……求……你……不要……再吸……啦……呀……」阿杰心想: 傻啦!我怎会听彩芬讲丫, 彩芬的举动跟言语反而让阿杰兴奋到极点根本彩芬生理上已经作好准备。 阿杰继续舔彩芬小穴,吸吮那粒阴核,又用舌头对阴道抽插, 连最劲招数「毒龙钻」都使出耶——就是用舌尖又舔又插屁眼这一招呢!渐渐的阿杰已经感觉到彩芬有性高潮了。 彩芬高潮来时,全身都僵直,看那阴道一下一下的收缩, 「哎唷……唔……不……可以……啦……喔……啊……」。 彩芬根本就掩饰不来,阿杰知道现在就是干彩芬小穴的最佳时候!他拿个枕头埝高彩芬的屁股, 撑开彩芬双脚握住阳具放到小穴上,一挺。 彩芬突然清醒来了, 跟着说: 「阿杰, 不可以……我求你不要插进去呀我是你老婆的姐姐, 这麽做是乱伦不可以做的。 」阿杰说: 「怕什麽,至于我们大家都是成年人, 不张扬出去又怎会有人知而且我们大家都需要 当我是你老公就行了呀而且我们又没有血缘关系, 怎能算乱伦勒而且大姐,我真是好喜欢你的。 」「不行!阿杰,我们一错就不可以回头, 永远都擡不起头做人了。 」「爲什麽要回头!我不管,我己经不可以再忍耐, 你都不要再忍啦。 」「阿杰,不行啦,你要带保险套啦。 」彩芬说。 「唉约大姐,没关系啦,不带套的感觉比较好, 而且现在有事后避孕丸不怕啦」。 「嗯嗯嗯……呜……啊….」阿杰见彩芬闭起眼睛, 并且发出一连串的呻吟声便不管那麽多,将龟头对准她阴道慢慢插进去。 「噢……好舒服呀!」整支鸡巴插进去后, 阿杰没有实时抽出心想要仔细感受一下干彩芬小穴的滋味。 「啊……」阿杰开始慢慢抽插,因爲彩芬小穴里好多淫水, 所以很滑还很温暖,被阿杰干到「滋滋」发声。 阿杰看见彩芬用牙咬住下唇,「唔……唔……唔……唔……」阿杰每插一下, 她就「唔」一声。 阿杰心想: 「好,等我用尽全力去干。 等她快有高潮时,我再擡高她的双脚放在肩上, 就好像做掌上压她的大屁股就跷高,让我整根鸡巴可以插入, 用力去插下下插到尽底。 「唔……唔……唔……啊……啊……」阿杰知到彩芬好兴奋, 淫水流落在床上。 慢慢地阿杰感觉到彩芬小穴里面一下一下的收缩, 全身起鸡皮疙瘩高潮快来了。 「啊……唔……好……唔……啊啊……喔……」彩芬毫无矜持的大声叫床, 好开心的享受性高潮她已经不再反抗,开始接受阿杰跟她做爱了。 「噢……大姐,你好漂亮呀,又多水又多汁, 干了真觉是与别人不同干一辈子我都愿意!」「唔……不……要……说了……啊……啊……」, 竟然可以看见大姐被我干到叫床阿杰更加兴奋, 抽插得五、六十下突然感觉一种麻痒快感,「啊……啊……」要射了!「啊……」一声长叫后, 全世界都静止下来。 阿杰射完精之后没立即抽出鸡巴,就这样伏在彩芬身上喘气, 彩芬也直喘气。 「啊!真是没法比,这次高潮来得特别爽,不知道是不是被我干的人是自已老婆姐姐的关系呢」「阿杰, 爲什麽射进去!有了小孩怎麽办呀快帮我把精液擦干净。 」彩芬说阿杰立刻拿纸巾帮彩芬擦,一边擦一边不停有精液流出, 好过瘾。 「大姐,是不是做得好舒服呢以后我会多给你快乐的。 」「唉!……是不应该,我哪还有面目见人。 」「大姐,不干都已干了,还想那麽多作啥放开胸怀, 接受现实啦!而且你不说我不说是不会有人知道的啦。 」阿杰的双手这时候一只手又在彩芬大腿内侧, 另一只手摸上了彩芬的胸部。 「阿杰,啊……,话是这麽说没错,但是……嗯嗯嗯嗯……」阿杰不让彩芬有再说话的机会, 嘴巴贴上了彩芬的双唇用力的吸取着。 而采分也在阿杰一波又一波的攻势下,慢慢的瓦解了防备, 配合阿杰的双手身体又不自主的扭动了起来。 阿杰这时候在彩芬的耳边俏皮的说: 「大姐, 我想要在干你一次!你要有心理准备喔!」阿杰边说边将手移到彩芬的臀部 彩芬也不由自主的将浑圆的臀部凑上。 阿杰微笑一下,更进一步将手指移到彩芬的两腿间摩擦着她的阴户。 彩芬感觉到阿杰的手指正在自己的小穴上, 接着阿杰一手摸着彩芬浑圆的臀部,另一手将彩芬的腿分开, 看到萋萋芳草的阴户并将手指分开彩芬的略显潮湿的阴唇, 将手指伸进去.「喔…喔…嗯…嗯……」「阿杰 嗯…天好爽喔…嗯……」她的声音软弱,趴在那臀部也不由自主的擡高起来。 阿杰清楚的知道这时该如何,他把攻击集中在彩芬的阴蒂上, 不停的挑弄那个快感的小蒂。 「喔…喔…就是那…宝贝…用力点…啊…啊……」她的身体摆动, 小穴不由的紧缩夹着阿杰的手指。 阿杰看着彩芬的臀部,像个可口的水密桃,将嘴凑上彩芬的左臀, 轻轻的咬了一口。 肉体上的疼痛加上心里的淫乱感,使的她有点疯狂。 「啊…阿杰…不要咬…大…姐……」「啊…快一点…啊…重一点…就是那里…磨重一点……」阿杰依照彩芬的要求, 用两根手指在彩芬的阴蒂上揉弄彩芬摆动的更加厉害。 「再多一点…啊…啊…啊……」阿杰感到彩芬又接近高潮了, 流着汗水的臀部他可以闻到彩芬双腿之间散发出的淫味。 「大姐,你可不可以也舔我的小弟弟」阿杰边说边转换成69姿势, 将他的大鸡巴凑到彩云跟前。 「哇……阿杰你的鸡鸡真的好大、好粗、好壮喔!我真的爱死你了……」彩芬用手不断的套弄阿杰的阳具, 时快时慢逗得阿杰快忍不住的想抱起她大干一场。 阿杰回头,看见彩芬反而闭上了眼,一副陶醉的模样, 接着用脸颊在阳具上摩擦最后看她缓缓伸出舌头, 开始舔着龟头接着又张开口将阳具整个含进口中。 哇!好舒服的感觉,彩芬的嘴像吸盘一样, 上下的吸吮。 「滋……滋……」从彩芬的口中不断发出吸吮的声响。 过了5分锺后,彩芬再也忍耐不住, 转过身来喘息的对阿杰说: 「阿杰……抱我、吻我……」阿杰抱住了彩芬并慢慢的将双唇移到彩芬的面前, 当四片唇紧贴在一起时彩芬不自主的将她的舌头伸进了阿杰的口腔内恣意且疯狂的搅动着, 阿杰也轻轻的吸吮着彩芬的舌头双方你来我往的互相吸吮着。 这一吻足足吻了10多分锺之久。 接着彩芬要阿杰躺好在沙发床上,看着他的大鸡鸡, 淫荡的对我说: 「阿杰……就让大姐来好好的伺候你吧!我的亲哥哥!」彩芬再度趴卧在阿杰的双腿中央并用灵巧的双手不停的上下套弄着我的大鸡鸡 时快时慢有时也轻轻的抚摸着我的懒蛋及肛门。 动作是那麽的轻巧、柔顺,深怕一不小心会弄痛阿杰似的。 阿杰渐渐的发觉到彩芬早已把他的大鸡鸡当成了她的最爱。 霎时间,阿杰深深的觉得他是世上最幸福的人。 此时彩芬也将头埋进了我的双腿中,开始品尝着我这一根布满青筋且赤红火热的大鸡鸡。 彩芬以灵活的舌头不停着在阿杰的龟头及马眼上再度来回的舔舐着, 接着彩芬将阿杰的大鸡鸡含入了口中并开始上下的套弄着。 阿杰感受到的是一种说不出的舒服与快感。 阿杰遂而坐起来静静的欣赏彩芬吹箫的表演。 看着他的大鸡鸡不停的在彩芬的樱桃小口内进进出出, 像活塞运动一样的规律。 彩芬吐出大鸡鸡淫荡的问道: 「阿杰……大姐这样搞你……舒服吗」阿杰喘息的对彩芬说: 「大……大姐……好舒服……好……好棒喔……想不到你口交的技巧竟是这样的好……舒服……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彩芬笑着说: 「等会儿的插入会让你感觉更舒服, 更有飘飘欲仙的感觉。 」彩芬再度将阿杰推倒在沙发床上并将大鸡鸡含入口中, 又开始上下套弄着。 阿杰喘息的告诉彩芬: 「大姐………让我也来再品尝你的小穴……好吗」接着, 阿杰跟彩芬又转成了69姿势阿杰也再度将手指插进彩芬那泛漤成灾的小穴中快速的来回抽送着并开始舔舐着彩芬的小花蕊。 彩芬的浪叫声再度响起。 「嗯……嗯……啊……啊……好舒服……嗯……啊……啊……」彩芬的爱液越流越多, 她转头喘息的对阿杰说: 「阿……阿……阿杰……我……受不了了……我要……要……要干你……」说完便转过身扶着我的大鸡鸡往下坐下去。 「啊……喔……大鸡鸡就是不……不一样……嗯……嗯……舒服……」阿杰感觉到她的大鸡鸡已将彩芬的小穴撑得满满的, 丝毫的没有一点空隙。 彩芬的小穴是那麽的紧缩、那麽的富有吸力, 彷佛要将阿杰的大鸡鸡吸进无底的深渊中。 彩芬开始疯狂的用小穴上下套弄着阿杰的大鸡鸡, 彩芬那34C的丰满乳房也因她的激烈运动而不停的上下晃动着 阿杰的双手也开始搓揉着她的乳房及乳头。 彩芬喘息的问: 「阿…阿杰……大姐……这样的干……你舒……舒服吗愉快……吗」阿杰也喘息的回应道: 「大……大姐……这样的干我……好舒服……也好愉……愉快……大姐的小……小穴真的好棒……干的我好舒……舒服……」彩芬听阿杰这麽一说后, 也更加疯狂的用小穴套弄着阿杰的大鸡鸡。 「嗯……嗯……大……鸡鸡把……把大姐塞的好……好满、好满……啊……啊……」「嗯……喔……啊……啊……大姐快不行了……喔……喔……嗯……啊……」突然, 一股磙烫的阴精淋在阿杰的龟头上阿杰知道彩芬又已经高潮了。 可是彩芬并没有因爲高潮后而让她的小穴离开阿杰的大鸡鸡, 反而以缓慢的速度继续的套弄着阿杰。 或许因爲激烈过度吧!彩芬已经趴在阿杰的身上疯狂的亲吻着他的乳头、耳朵、脖子及嘴唇。 阿杰更加的可以感受到彩芬的野性与狂野。 彩芬轻柔的告诉我: 「阿杰,从今晚起, 我们的关系已经不再像以前啰 你会怎样对待我勒」阿杰紧抱彩芬的说: 「大姐, 以后再别人面前我还是会像往常一样但是私底下, 我会常常以我的大鸡鸡来填满你的小穴让你生活不再空虚、不再寂寞。 」彩芬却以挑逗的口吻轻声对阿杰说: 「就看你如何表现了, 不要让大姐失望喔!」阿杰淫笑着 对彩芬说: 「今天, 我就要让你的小穴臣服在我的大鸡鸡之下。 」说完后,阿杰把彩芬轻轻的抱起并放在柔软的床上。 而彩芬也把双腿放于阿杰的肩上,准备迎接他的插入。 阿杰将他的大鸡鸡徐徐的推进了彩芬的小穴中并用九浅一深的方法开始来回的抽送着。 「喔……大鸡鸡……把……把我填的真满……嗯……嗯……啊……啊……………舒服……嗯……嗯……」阿杰也把双手放在彩芬的胸部上并用指尖轻轻抠着彩芬那深褐色的乳头。 「嗯……啊……嗯……喔……阿杰……真的……真的好会插穴……插的我…好舒服喔……啊……嗯……快……快用力的插我……快……用力……」听了彩芬这麽说, 阿杰加重了力道并开始快速的抽送着。 而彩芬也疯狂的扭动着腰部以回报着阿杰更用力、更快速的插入。 彩芬彷佛像是一头饿坏了的母狼,拼命的以小穴吞噬阿杰的大鸡鸡, 而阿杰也拼命的用力插着彩芬的小穴彷佛要将彩芬的小穴插破似的。 而彩芬的浪叫声也越来越大声,阿杰知道彩芬已完全的沈醉在性爱的世界里。 「嗯……嗯……啊……喔……嗯……阿杰……干的好……我……我……啊……嗯……爱……爱死你……啊……」就在阿杰这样拼命的进攻之下, 彩芬再一次达到高潮了。 彩芬死命的抱着阿杰,狂吻着阿杰,而阿杰的背早已被彩芬的双手抓出了上百条的血痕。 彩芬喘息的告诉我: 「阿杰……你真会……真会……插穴……插的……插的我爽死了……」阿杰丝毫没有要让彩芬有喘息的机会。 他把彩芬的身体翻了过来,并把彩芬的大屁股移高。 接着,从后面在一次的把大鸡鸡插入了彩芬的小穴内, 阿杰的大鸡鸡恣意的在彩芬的小穴内来回的进出 每一次的进出都将彩芬推向了另一个高峰。 「嗯……嗯……喔……啊……喔……阿杰……用力的……干……干我……啊……嗯……用力……阿杰干……干的我好舒服喔……啊……嗯……」或许这种姿势是最容易让女人达到高潮的, 阿杰大约来回抽送一百下左右一股磙烫的阴精再度淋到他的龟头, 他知道彩芬又达到高潮了但他不但没有拔出大鸡鸡, 反而更快速、更用力的插着彩芬的小穴。 彩芬的爱液也随着他的进出而慢慢的自小穴中流出, 沾湿了彩芬的大屁股。 「喔…………阿杰……太会……太会干穴了……大姐……我………又快高潮了……快……快用力啊……嗯……嗯……啊……喔……喔……」阿杰也喘息的对彩芬说: 「大……大姐的小穴……小穴也干的我……好舒服……好……好爽喔……嗯……啊……大姐的……小穴好棒啊……」彩芬疯狂的对阿杰说: 「就让我……和你……一起……嗯……啊……到达高……高潮……好……好吗」阿杰也因此更快速的干着彩芬的小穴。 就在阿杰疯狂的干穴之下,彩芬再一次的高潮了, 当阴精再度淋到阿杰的龟头时一股想射精冲动涌上了阿杰心头。 阿杰喘息的告诉彩芬: 「大……大姐……我……快要……快要射精了……」彩芬疯狂的对阿杰说: 「阿杰……阿杰……喔……嗯……射在……射在我的口……口中好吗……我……想吞下……你的……精……精液……快……让我吸吮……吸吮你的……大鸡鸡……」于是阿杰离开了彩芬的小穴而倒躺在沙发床上, 彩芬整个人趴在阿杰的双腿中开始用她那樱桃小口及灵活的舌头吸吮着阿杰的大鸡鸡。 而阿杰也把彩芬的樱桃小口当做是小穴一样, 拼命的干着他的樱桃小口。 而彩芬疯狂的吮着,阿杰疯狂的干着彩芬的小嘴。 阿杰再也忍不住了,憋了数周的精液终于全数的喷进了彩芬的小嘴内。 对彩芬来说,阿杰的精液就好像是玉液琼浆一样, 彩芬一点也没浪费的将它全数吞下肚里。 阿杰深深的感觉到彩芬早已经和他融爲一体了, 他更相信也只有他才能满足彩芬的性需求。 而在短暂的休息、爱抚、诉说情话及打情骂俏后, 阿杰抱起彩芬走向浴室内。 在浴室里,她们成了一对鸳鸯也因此共洗了令人羡慕的鸳鸯浴。 当然,阿杰还是忍不住的在浴室里又干了彩芬一次。 阿杰相信在往后的日子,他一定会好好的用他这根大鸡鸡来疼爱彩芬、照顾彩芬及满足彩芬的性饥渴。 一定不会让彩芬感到空虚和寂寞。 而阿杰再干到彩芬后,将心理潜在乱伦因子又勾起, 他环顾四周发现周遭竟是如此海阔天空。 他老婆彩芸的大哥因爲工作关系要去大陆,而他的老婆又让他蠢蠢欲动。 当然,这又是另一个真实故事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