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前 言已经不记得是多久以前了, 自从恐怖之王——DIABLO来到人类世界以后 整个大地就被黑暗笼罩从地狱之门里源源不断出来的怪物和魔鬼, 疯狂的残杀淫虐人类!恐怖让人们变的疯狂 大部分人的内心也慢慢被黑暗吞噬人与人之间不再亲密, 每个人都希望在死亡之前满足自己的欲望相互之间的杀戮和强暴越来越多。 就在恐怖之王觉得再没有人类能威胁到他的时候, 几个优秀种族中的拥有强大力量的人出现了 他们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下依然能消灭阻挡他们的妖怪 最终结伴来到了DIABLO的面前向他挑战!七位英雄在九天九夜的苦战下, 终于把DIABLO赶回地狱并且将地狱之门封闭。 噩梦结束了,人类看到了希望,重新团结起来, 反抗还残留在人间的大小妖怪光明似乎不会太久就会回到大地…………这时, 毁灭之王的弟弟恐怖之王——BAAL忽然出现, 以其绝对的力量让所有的妖怪服从带领他们寻找打开地狱之门的方法, 企图让毁灭之王再次降临……第一章格罗奴隶我追寻着巴尔的足迹来到了这里——这里是个临时的营地 叫做“格罗”营地的组建者都是这附近一个叫崔斯特瑞姆村子的村民, 巴尔和他的军队路过时毫不留情的摧毁了村子 侥幸活下来的人便在这片宽敞干燥的土地上建立了营地。 现在这里除了村民还有一些路过的人群。 我在这个不小的营地上走了一圈,打听了一下巴尔的消息, 当这里的女武士首领卡夏知道我是来消灭巴尔的 略微沈吟了一下便要求我帮忙原来她有个得力的手下被巴尔引诱, 放弃了人类的身体变成一个拥有强大力量的妖怪, 现在叫做“血鸟”。 卡夏爲了当初的情谊派手下去劝导,谁想到血鸟却将那两个女武士抓住送给别的怪物淫虐, 最后惨死。 卡夏同手下一直亲如姐妹,得知这个消息后痛不欲生, 可是力量不够不能亲自报仇,只好将这血愁埋在心里, 如今遇到了我感觉到我的力量强大,便来求我。 我想了想,反正要找巴尔必须杀掉挡路的妖怪, 虽然卡夏说血鸟很强但对我来说应该是很轻松就能干掉, 但我不愿被人轻易支使 于是问道: “要我杀血鸟可以, 你能给我什麽报酬?”丰满成熟的卡夏想了一下才说: “我们的财産都随着村庄的毁灭而消失了 我不知道有什麽可以让你满意。” 听到这里我淡淡一笑,转身要走, 卡夏的身后站着的一个姑娘说道: “我可以吗?”我转过身, 盯着她的眼睛问道: “你说什麽?再说清楚点。” 那个姑娘说: “我说作爲代价,我当你的助手可以吗?”“你能做什麽?”我淡然的问道。 她回答: “我是个武士,我有力量, 在战斗的时候我可以帮助你。 ”我笑道: “哈,我不需要女人的帮助也能战斗, 难道你觉得我有困难时你能帮助我?”那个姑娘的眼睛里有些失望 又有些不甘但她无法在向我说什麽了。 卡夏忽然对我说道: “死在血鸟手下的姐妹, 有一个是她姐姐请你帮助她吧。 ”我摇头: “每天都有死在怪物手下的人, 如果他们的亲人都要我帮忙那我还能做自己的事吗。” 那个姑娘听到后咬了咬嘴唇, 说: “如果你肯帮我, 我愿意做你的奴隶我向天神起誓,我会永远服从你的命令。” 听她这麽说,我依然不动声色, 问她: “你心中的仇恨那麽大, 能使你放弃自己的尊严?值得吗?”那姑娘拼命忍着眼里的泪水 一字一句的说: “值得因爲你没看到她死后的惨状!”她的一生也不会有快乐了, 即使报仇以后我心里想。 看着她清秀精制的容貌,修长健美的身体, 我心里热了起来。 “好,我答应你,我很高兴有一个属于我的奴隶。” 我依然淡淡的笑着: “从现在起我就是你的主人, 你叫什麽名字?”“依莲娜。” 我再买了些魔法药剂,就带着依莲娜回到了自己的帐幕, 昏暗的牛油灯只能照亮帐篷的一角这使得帐幕里的气氛诡异暧昧, 依莲娜垂头站在光缐找不到的地方她显然还没作好当我奴隶的心理准备。 “站到我的面前,依莲娜,我的奴隶,让我好好看看你。” “是的,主人。” 她的声音有些颤抖,仿佛是羞涩,又仿佛是畏惧。 “你多大了?”“19岁。” “第一次被男人这样看吗?”“……是的……”“哦?还没有过恋人?”“没有。” “是吗,很好,这样你可以完全属于我, 现在转过身去。” “……是,是的……”声音越来越颤抖。 她的背影很美,紧身的武士服将她的身段显露出来, 是我喜欢的那种双肩平直,手臂圆润,腰肢纤细, 臀部略显瘦削大腿修长而笔直。 我静静的欣赏,忘记了时间,依莲娜因爲紧张而不安的轻微扭动。 我站起来,走到她背后,让自己的唿吸落在她的颈上, 依莲娜颤抖起来。 “你是我的奴隶,无论我要你做什麽,都不准反抗, 现在我就要把你变成我的。” 我的声音轻柔而邪恶。 说完了,我伸出左臂揽住她的腰,她轻唿一声, 勉强站直自己的身子她的颤抖传到我的身上, 让我一阵冲动。 我忽然用右手从后握住她的乳房,她一声尖叫, 本能的开始挣扎反抗。 我左手用力搂住她, 低喝道: “别动, 你想你的灵魂永远上不了天堂见不到你姐姐吗?”她惊醒过来, 果然不敢乱动于是我开始轻柔的捏弄她的胸部。 她的乳房不是很大,但很坚挺富有弹性, 这样的感觉让我陶醉而依莲娜浑身僵硬, 眼里全是泪水忍受着女人最大的屈辱。 “后悔吗?但是已经来不及了!”我轻咬着她的耳朵问道, 也许这是她身上唯一柔软的地方了。 听到我的话,依莲娜再也忍受不住,哭了出来, 我放开她任她跌倒地上,静静的看着,当她止住泪水的时候, 我说: “事实就是事实无法改变,只有接受, 做好准备吧。” 她用畏惧的眼神看着我, 我发出了一个令她羞辱难当的命令: “站起来, 脱光衣服用水将身体擦洗干净。” **************************************************************第二章 痛苦的初夜依莲娜再次沈默起来, 好久才开始动作。 她背着我,好象认命似的,脱衣服的速度很快, 之间没有看过我一眼然后走到水盆傍边准备擦拭身体。 我忽然开口叫住了她: “依莲娜,还是由我来给你洗吧。” 依莲娜身体一震,呆了片刻,紧接着浑身发抖, 我想她应该是生气的缘故。 我悄悄的脱下衣服,走过去,走的很慢, 因爲我喜欢看她赤裸的背面尤其是当背上的肌肤因爲紧张和寒冷而蹦紧的时候。 我的手从她的肩膀向下滑动,仔细体味着皮肤的光滑幼嫩, 到了臀部丰满弹跳的感觉让我兴奋,我勐的将她反转过来, 双手扶上了她的双峰。 柔软而充满弹性,在我脑中刚有这个感觉的时候, 依莲娜挣扎起来用力的推着我,想要我的手离开她。 我心中的兴奋忽然变成了愤怒,紧接着又变成了满腔欲火, 我不停的揉着她的乳峰顺势把她推倒在地席上。 经过一番“战斗”我成功的将身体挤进了她双腿之间。 我的下体已经很坚硬了,在毫无预兆下, 我进入了她的身体她一声凄惨的尖叫从我用手捂着的嘴里发出, 虽然很模煳但我也知道她心中是多麽的悲哀。 这时她已经放弃了挣扎,眼泪从她紧闭的双眼中流出。 我从进去以后就没有再动作,进入时我很用力, 我知道她现在一定很疼毕竟我并不想折磨她。 过了一会我才调整姿势慢慢的动了两下, 她发出痛苦的呻吟眼泪又开始流出。 我想了一下,还是快点结束吧,我既不想花时间哄她, 也不想半途而废就让她的初夜成爲无法磨灭的痛苦吧。 好紧,没有润滑下的抽插让我的下体也有些疼痛, 但这掩盖不了我的兴奋我一边咬着她的乳尖一边小幅度的动作, 她断断絮絮的呻吟着身体除了疼痛偶尔抖动外没有别的表示。 在我刻意的作爲下,只一会我就射了出来。 我起来后给自己整理了一下,然后就用湿巾将她身体清理干净, 并在她的下身涂了一点药剂我要让她减轻点痛楚, 我给她盖上毯子后洒了一点粉末在空气中 这能让她快点睡着。 做好一切后我转身出帐,去找卡夏。 第三章契约完成我找卡夏问明了血鸟的藏身之处就出发了, 黑暗中走在泥泞的沼泽里本来是很不愉快的事情, 但我想到刚才卡夏的话不禁觉得好笑。 当卡夏知道我马上就要去找血鸟的时候大惊失色, 她告诉我血鸟成了怪物以后拥有黑暗的力量 不但本身的魔力强大还能够召唤僵尸和骷髅爲她作战。 以前卡夏召集人手报仇的时候就吃过大亏, 因爲血鸟就躲在墓地这样她的能力可以最大的发挥。 而黑夜中坟墓的灵力比白天强大许多倍,在墓地战斗的僵尸和骷髅会更加的厉害。 “如果卡夏知道我的身份,她就不会这麽担心了吧。” 我心里一直想笑,原来血鸟的能力是召唤骷髅, 这没什麽可怕的。 途中遇到的几拨小怪物被我轻松解决,到了墓地我远远就看到了血鸟, 她穿着一身红色的铠甲头带着角盔,手里拿着弓箭, 站在一堆歪斜的墓碑中周围还有几个绿色的僵尸在巡逻。 很快血鸟也发现了我,那几个僵尸也聚集在她身后。 “你身上的魔力很强大,你是来杀我的吗?”血鸟问道。 “是的, 你做过的恶事应该让很多人有理由来杀你吧?”我说: “你能活到现在运气不错。” 血鸟狂笑道: “哈哈哈哈,僵尸在做人类的时候总是那麽自信, 来吧我等不及了!”我拔出“血书”罗马短剑, 这是一种很普通的魔法剑攻击力中等,带有一些初级魔法技能, 是普通剑客常用的剑。 对着扑上来的僵尸,我只用普通的砍噼便解决了。 血鸟很惊讶, 问我: “你不是普通人, 你是圣骑士?让我看看学会了哪些高级技能!”我冷冷的说到: “对付你还用不着。” 血鸟知道我的厉害,不断的召唤骷髅, 而她远远的跑开一边围着我转圈,抽空用箭射我。 我被骷髅围在中间,抵挡着它们的进攻,血鸟看我被包围, 停下聚集魔法准备给我必杀的一击。 就在这时,我手上发出了一道白光,穿透了包围我的骷髅, 直射进血鸟的身体还从后背穿出。 血鸟一声惨叫: “这是,这是……原来你竟然是……”话未说完, 身体和其他的骷髅一样变成了一股黑烟, 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我擡头望着天, 心里默默的说: “依莲娜, 我完成了契约你永远都属于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