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这才第一天认识宁宁而已, 我也不敢太超过万一要是她生气了,这好不容易同居的美女可就要飞了。 宁宁抬头一直盯着我,好像很怕我会把她给生吞活剥一样。 「你睡觉会开小灯嘛?」我受不了她的一直盯着, 只好换个话题。 「不会!」「Good~我也不开小灯睡觉的。 」我竖起大拇指。 「嗯…随你。 」她还是一直盯着我。 「吼!干嘛啦!一直盯着我,我……我不就偷看了一下乳沟嘛……」讲到后来我自己的声音都越来越小。 「不就偷看?那下一次还得了,不就偷摸?」宁宁把手身到我盖在被子下的腰, 用力的来个「左三圈~又三圈~」。 「啊~~~~~~」宁宁搬进来的第一晚,大概整栋大厦都知道她来了, 因为我那杀猪般的惨叫确实够凄厉。 隔天,我莫名的起了个大早,因为我一直觉得在睡觉的时候有东西在压我胸口。 「靠!鬼压床喔?」我一边喃喃自语,一边想要爬起来。 「嗯~」一声很甜腻的声音在我耳畔响起,激的我浑身起鸡皮疙瘩, 我转头一看宁宁把头靠在我头旁边,我都可以感觉得到她的唿吸频率。 但这根本不是重点,重点是我爽的要死啊!!!那两颗我目前还无法「深入研究一番」的大奶就压在我身上, 而且因为我下意识要起床的动作似乎有些干扰到宁宁的睡眠品质, 她摆动身体左右调整了一下睡姿。 「阿斯~~~~~」我的老二已经擎天擎天在擎天。 就在我快要忍不住的时候,我发现一双大眼睛再看我。 对…宁宁醒了……。 「等等!别再捏我的腰了,你看清现况再说, 我两只手都在这样是你整个快要骑到我身上来的。 」我赶紧伸出手解释,要不然「杀猪记」大概又要上演续集了, 尽管刚刚我的手差点就忍不住往她的大胸部搓揉下去了。 「……。 」宁宁没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我。 可越是这样,我心跳的越快, 这怎么看都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啊!古人说: 「山雨欲来风满楼。 」我深刻的体会这句话,因为我的背后凉飕飕了。 「我真的没对你乱来。 」我讨好的说。 「干嘛这么急着解释,我相信你啊!」宁宁终于开口了, 却突然有些警惕的看着我「还是…你其实是作贼心虚!刚刚真的有偷摸我或者乱来?」「我滴姑奶奶啊!我真滴真滴没有乱来~~」我除了投降还能干嘛?「嗯!」宁宁一脸胜利的点头, 而后她居然也完全不避讳继续保持这个姿势在我身上伸了个懒腰。 「喔……」我感觉到她的大奶磨蹭着,忍不住小声的爽了一声。 突然,她停止动作,愣愣的看着我,没两秒她脸都红到胸口去了, 赶紧翻身把整个人往被子里蒙住。 我当然知道她为什么有这个反应,因为刚刚她伸展的时候大腿碰到我一柱擎天的老二, 而且是硬到快要爆发的程度被她的腿一蹭,我还真差点没忍住。 「嘿……」我干笑一声,「我觉得,我还是先去漱洗好了。 」说完我马上往厕所冲去。 留下宁宁一脸胀红的躺在床上目送我去厕所。 --------------------------------「他妈的!什么小说电影都误导观众!漂亮女主角都又骚又美, 一副超欠男人干的样子真实情况根本不是这样嘛!」我在厕所小声的自言自语抱怨着。 「通常像我刚刚的情况,宁宁应该要脸红说没关系啊!然后就该那啥就那啥了嘛……」我一边持枪一边想像着在床上冲刺宁宁的样子, 唿~~太有感觉了!!!「你是好了没啦!刷个牙洗个脸要20分钟!」门口突然传来宁宁的声音。 「靠!」已经进入意淫状态的我,听到这声音老二整个缩回去, 「要了啦!我不能洗个头再冲个澡喔!」我随便找了藉口后 三两下把衣服剥了然后开水冲凉。 搞定这些「伪装」后,我悠哉的开门, 看站在门口干等的宁宁说: 「你也总得让我『冷静冷静』, 对吧?」宁宁白皙的脸又瞬间布满红霞。 「换我漱洗了啦!」她一把把我推开。 「你也要冷静冷静对吗?」被她推出去后,我还不忘嘴贱的补一句, 可惜回应我的是「碰」的一声关门声。 我奸笑着回到床上吹干头发,而后转开电视来看。 「其实仔细想想,今天才认识宁宁第二天而已, 但相处起来却好像多年的好朋友了……」我眼睛盯着电视 但根本没再看。 「其实,她真的满漂亮的,精致的脸配上大胸部又有小蛮腰, 还有那迷死人的翘臀甜死人不偿命的声音,任何一个男人碰到都睡不着啊……」「咦?我碰到了, 而且昨天也睡着了靠!难道我他妈不是男人?」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 厕所传来东西掉下去的声音而且还不是一两件。 我用百米速度冲到厕所门口,原想破门而入, 但又一顿这样对宁宁似乎非常不礼貌。 「喂!你还好吧?是摔倒了吗?」我在门口喊着。 「没……没有……」宁宁的声音在抖,「刚……刚恍神…撞到了….」我下意识的认为一定是摔倒了, 撞到?撞到而已声音会抖成这样?铁定是摔倒 而且很痛的那种!「你开个门啦!你这样我很不放心欸!」我是真得很担心 在厕所这种空间摔倒通常都很悲剧要嘛撞到头、要嘛扭伤脚, 更严重一点还有割出伤口流血的。 「不用不用!我真得没事……」听得出来宁宁似乎再忍痛, 声音还是有点飘。 「唉唷~硬撑什么啦!」说完我握着握把想撞开门, 结果手一转门居然就开了……回应给我的是一个火辣又让我狼嚎的画面!宁宁坐在马桶上, 双脚完全打开一只手揉着她那不知道几罩杯的大奶, 一只手在下体插着整张脸通红,嘴里喘着热气, 双眸微睁……性感的小内裤被她随手扔在地板上 还有一堆瓶瓶罐罐也东倒西歪……地上还有几点水滴 我用屁股想都知道那肯定不是洗手台或莲蓬头的水……我们两个同时对看 都愣住……一时间进入大眼瞪小眼的状态。 而后她「很慢很慢」的把手抽出来,然后双腿并拢, 一张脸红的快滴血了。 我没讲话,翘着同样胀到快出血的老二向前走了几步。 她轻唿一声,身子向后缩了缩,满脸的紧张, 但似乎……没什么恐惧的感觉。 我蹲下身来,把地上的东西收拾好,然后站起来, 说: 「下次…记得锁门……」她突然整个人弹起来 我的目光也瞬间定格她的奶随着她弹起整个上下晃动, 整个差点跳出来胸罩似乎包不太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