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一下楼,就看见哥哥已经坐在餐桌前。 --「啊!」--我愣了一愣, 为哥哥那出乎意料的神清气爽感到讶异。 --真不明白为什那个人就是有那个精力可以比我早起, [而且看起来对比我有精神?--「早啊!」--哥哥抬起 笑着向我招唿。 --「早。 」--「你今天起得真早!是不是肚子了?等不及想吃哥哥为你准备的早餐了吧?」着, 哥哥挪椅子 朝着我张了腿: 「快来吧!」我脸了一, 我最爱的哥哥总是那容易就能猜中我的心事。 --我走了去,在哥哥张的腿跪了下来, 在哥哥眼光的注视下熟练地解哥哥的裤,拉下拉链, 从浓密的毛发中掏出了面那软着沉甸甸的家伙。 --才刚靠近,一股浓浓的腥羶气息立刻冲进了我的鼻子, 那气味令我没来由地一阵心醉神迷深深的一个深唿吸, 贪婪地将那气味吸进肺里登时有一种连血液都要沸腾起来的感觉……光是样, 我就已经硬了……没有多想就把那西含进嘴里, 饥渴的吸吮起来。 --「怎样,味道好吗?还留着昨晚插在你屁眼的味道呢!有洗, 特地为你留到今天早上的。 」一边喝着牛奶的哥哥,一边以十分下流的表情看着我, 慢调斯理地对我说道。 「嗯,很棒的味道,我好喜欢……」哥哥性器在我嘴迅速地胀得又硬又热, 这麽大的家伙可真不是开玩笑的就这麽狠狠的捅进来时, 总是可以让我爽快得好像要死掉。 「好好舔,待会儿才有又浓又的牛奶可以喝。 」「嗯……」我听话地,更加力地动着舌头。 --「喜欢哥哥根特大号棒棒糖吗?」--「喜欢!」--「还记不记得你小的候只要一哭, 哥哥就用根棒棒糖你一塞你小嘴就不哭了呢!还会用力舔得砸砸作响, 然后让哥哥全部射在你脸上……」记得当然记得。 --哥哥对我做的一切我都不会忘记。 --就连十岁时,第一次被哥哥『开苞』的那个晚上, 那条沾了我『落红』的床单都还小心翼翼地留着, 每当想念哥哥而他的人却不在我身边时我就会抱着这条床单自慰, 我总是很变态地用哥哥的领带把自己的性器从根部绑起来 然后用比哥哥的大屌稍微逊色一点的特大号电动按摩棒 把开关开到最大档狠狠地勐插自己屁眼,想像那是哥哥的东西, 模拟哥哥常对我做的那样勐操自己,往往当按摩棒抽出来的时候, 上面都沾满了我自己的血我就像舔哥哥的一样, 把上面的血舔干净然后再插进来继续操,直到把自己操晕过去为止, 然后一觉醒来的时候按摩棒都还在我肛门里震动呢……真是个变态的家伙!简直是无可救药了!--「是啊, 我最喜欢吃的就是哥哥这根棒棒糖了……」我说。 --「唔……啊……真舒服!小杰你技术越来越好了, 乖再吸用力点!那两颗卵蛋也要好好的舔!全部含进去, 含到你喉咙的最里面。 」「要射了吗,哥哥?我等不及了,快射给我好吗?我想吃哥哥的牛奶……」「好, 射给你了小心接住啊,啊啊!」--又腥又烫的浓液顿时冲劲我喉咙里, 我一滴不漏地全吞了下去顺带替哥哥舔了个干净。 --「这个时候你应该说什麽,好孩子?」--「真好喝的牛奶, 谢谢哥哥!」--「乖哥哥总算没有白疼你。 」哥哥嘉奖地用穿着皮鞋的鞋尖摩擦着我早已硬起来的腿间。 --「哥哥,如果还有时间的话,可不可以……」--「可不可以什麽?」--讨厌啦!哥哥明明知道的, 为什麽总是要明知故问!--「可不可以上我一次?」--「怎麽样?想被我干啊?」--「嗯。 」毕竟我特地早起的目的就是为了这个啊!--「昨天晚上不是已经被我干得唉唉叫, 还一直哭说快被我干死了求我别在干了吗?怎麽现在又想要啦?」「昨天晚上是昨天晚上……」我低着头说。 --「好吧!反正你这种贱货天生就是欠男人干!」我立刻趴到桌上, 对哥哥摆出他最喜欢的姿势准备好让他狠狠操我一顿。 --「母狗,光着屁股连内裤都不穿啊!啧, 这麽湿撘搭的是怎麽一回事?不过是帮我舔而已 就能让你湿成这样了阿?」「没办法啊……人家就是……就是好爱哥哥!哥哥 这里!快!快插进来!」我抓住哥哥把那又大又硬的龟头导到我洞口上。 「干我!用力的干我……啊!」话还没说完, 哥哥那又大又热又硬又粗的棒子就整根插了进来。 --「啊……」我痛得唉叫起来。 --「怎麽样,爽死了吧?我说你啊, 年纪轻轻才16岁就那麽淫贱屁眼都已经被搞得这麽松垮垮的了, 这麽大的东西也一下子就整个插进去了夸不夸张啊你!」「还不是因为被哥哥早也干晚也干……」--「那是我的错喽?」--「不, 不是哥哥的错是我……是我自己喜欢的。 」「这麽喜欢的话,要不要我找人来一起干你?」「不要, 我只要哥哥!啊……好爽!真棒!哥哥太棒了!好喜欢哥哥……爱死哥哥了……唿 啊!那里、顶到了!哥哥真勐……好能干!」「嘻嘻 真有这麽棒阿?告诉哥哥哪里棒?」「那根……又粗又硬的那根……大肉棒…好棒…把我……干得好爽……」「哪里爽?哪个地方被哥哥干得这麽爽?」--「屁眼……肛门里面……被哥哥的大肉棒插个不停啊!真的……爽死人了!嗯……哈……哥哥, 再用力一点……啊!好深哪……插得好深……」「瞧你这家伙 欠干的母狗也没你淫荡……」--「本来就是。 我喜欢……喜欢被哥哥当母狗一样干!哥,你喜欢干我那里吗?爽不爽呢?」「当然爽阿, 你这小穴把哥哥的肉棒夹得紧紧的干起来真爽!唿……哈……说你松, 绞起来也还真不是普通的紧呢!」「啊啊!又变大了……快撑破了!啊……天哪!」「要射了……」--「射进来!全部射我里面……啊啊!哥哥 我爱你最爱你……」干完这一回合,哥哥收起家伙, 完全一副没事的模样 对着从刚刚就一直站在一旁的阿德吩咐道: --「剩下的就交给你了。 随便你怎麽处理他,记得准时把这贱货准时送到学校就好。 」「是,大少爷。 」阿德恭恭敬敬地道。 --哥哥头也不回地离开,那不屑的态度, 好像他刚刚干完的真的只是一只狗,而不是他从小一起长大的亲弟弟。 --「小少爷。 」--阿德走过来,低声地唤道。 --「啊……好棒,真爽,哥哥……再来……再来好吗?」还趴在桌上的我, 兀自沉醉在刚才的高潮里。 --阿德深手在我屁眼上抚摸着。 --「好湿……都流出来了……」--废话, 哥哥一射就射那麽多不流出来才怪!--他一手握住了我的前方, 轻轻搓弄一手仍在我屁眼上打转。 --「小少爷,你这个样子,真是太可爱了!让我好想……好想……」好想什麽啦!混蛋!--「好想操你!」--我肏!--「这里, 可以让我插进去吗?」--刚经历过高潮的身体根本禁不起任何挑逗 更何况我这样一副敏感淫荡的身躯。 --「马的!要操快操!再这麽鸡鸡歪歪的, 小心我揍你!」得到许可的阿德立即缓缓地把那不知已经硬了多久的肉棒挤了进来。 --「干!你那样慢吞吞的是怎样!我可是男的, 又不是娘儿们想操就狠狠的操!没看到刚才哥哥是怎样干我的吗?就照那样把我当畜生一样干得半死不活的就对了!」「啊……可是……」--「可是什麽!不会干就别干了!干脆找洛奇来!总比被你干还强!」洛奇是我们家养了两三年的大丹狗, 有时候哥哥性起时也会让洛奇来跟我玩『交配』游戏。 我很喜欢这样玩,尤其是有哥哥在一旁当观众。 我会先用嘴把洛奇舔硬,那种状态下我总是兴奋异常, 甚至当洛奇骑上我身上时 我会抱着洛奇哭喊: 「啊, 洛奇你好棒!真乖!对了,就是那里,用你的大肉棒狠狠的顶那里!」而受到鼓励的洛奇总是捅得特别卖力。 --「啊,请你别生气,小少爷,我、我这就照您的吩咐!」「啊……」粗大的肉棒藉着哥哥留在里面的精液的润滑, 一下子深深的顶了进来「干!」「我正在干啊, 小少爷。 」--「干!」我再狠很地骂了声,「快动啊!」--阿德立刻抽动起来, 果然动得很卖力虽然比起哥哥,比起洛奇,总有那麽一点点说不上来的不足, 但没差啦,反正我屁眼里只要有东西插就好, 这时候就懒得计较那麽多了。 --「这样可以吗?小少爷?」--「用点力!你没吃饭的啊!」--「我可以亲你的嘴吗, 小少爷?」--「亲哪里的嘴啊?本少爷下面那张嘴没空啦!」「那我就先亲上面这张……」阿德啄了啄我的嘴 「下面那张小嘴就等一下吧。 」「fuck!」--阿德柔软的立刻堵住了我的满嘴脏话……--「小少爷, 你里面真的好舒服好滑,好紧呢!」「废话!」--我啐了一声, 喜欢恶作剧的我突然伸手插进阿德的屁眼里。 --「啊!」他意外地愣了一下,随即笑了笑, 「小少爷您还是跟小时候一样调皮耶!不过我就是喜欢这样的你。 」妈的,这变态!变态变态变态!他的性器竟然在我肛门里胀得更大了!--「唿……哈……阿……阿德……你怎麽……」--2--讲台上老师口沫横飞地讲着课, 讲台下我效法美人托腮的姿势懒洋洋地坐着, 偶尔动动有些发痒的屁股。 --「唔……」--软质的肛塞随着我的移动, 有一下没一下地刺激着我最敏感的那点。 --「啊……」我又动了一下,忍不住低哼出声。 --因为舍不得让哥哥留在我里面的东西流出来, 所以我故意用肛塞塞住我这淫荡的屁眼没想到现在只是轻轻地摩擦了几下, 下面就又胀得快要挤爆裤子了。 --「嗯……」食髓知味的我索性更大胆的扭起屁股, 「唿……」虽然明知道坐在隔壁的阿东正斜过眼在看着我 我还是依然故我甚至,因为他窥视的目光,而被刺激得更加兴奋。 --「啊?」--突然身进我裤子里的手让愣了一愣。 --「你干嘛!」--「我看你很辛苦的样子, 我想帮你啊。 」阿东那小子嘻皮笑脸地说。 说完他立刻低下身把脸埋进了我跨下。 --喂喂喂!虽然我们的位置是最后一排, 不过你这样会不会太明目张胆了啊?虽然我是没差啦 反正我是怎麽样的一个货色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唔, 啊……真舒服哪!我忽然发现阿东这小子,竟然有张这麽利害的嘴!还有那个舌头……唿!吸得我真是……「嗯……」我几乎已经不太想去压抑自己的呻吟了。 「怎麽样?我这根的滋味好吗?」阿东回报我一声响亮的吸吮声, 算是回答。 --啊,真棒!好爽……--我射了, 射在阿东嘴里那小子咕噜一下就把我的东西吞了下去, 然后替我拉上拉链。 --「滋味不错!」--他坏坏地笑道。 --「随时欢迎你来品尝。 」--我也毫不小气地说。 --「王东!」突然课堂里响起一声爆喝。 「你在干什麽!」唉呦,老师生气啦!好吓人耶!--「没什麽啊, 老师您生什麽气啊脸这麽红……」王东倒是不慌不乱地。 --「你……」老师一副恨不得揍人的样子。 「张正杰!」「有!」--「下课后到导师室来找我!」--我靠!刚刚骂的不明明是阿东那小子嘛?为什麽这会儿倒楣的却换成了我!--马的林典文老师, 你真的是欠干屁股在痒了!--*--「说啊, 说你以后还敢不敢!」--一开始我就连前戏也没有 更别说润滑剥掉那贱货裤子的,捅进去就下死劲地操。 --「呜,不敢了,老师不敢了……好痛, 啊啊!杰你别生气,狠狠的操我,操死我也没关系!」「你他妈的欠操的贱货, 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找我麻烦你故意的是吧?想惹我生气好狠狠操你的是吧?」「是……是……」「啊?」我威胁性地啊了声。 -「不……不是……」那家伙立刻改口。 「很爽吧,站着被我这样操,我哥哥这样操我的时候我也爽得很呢!」「哥哥哥哥, 这个时候你还想着你的哥哥!」--我啪地一巴掌唿在他屁股上。 -「不想我哥,想谁?难道想你啊!贱货, 也不照照镜子。 」「杰,你别这样说,求你别这样说……」-哼!--抽出性器, 把那贱种抓过来跪在自己面前尽情地把精液喷在他脸上, 我知道他最讨厌这样因为如此一来,他就嚐不到我的美味了, 哈哈!--「啊讨厌,你怎麽这样……」--果然, 他不甘心地叫了起来。 「我喜欢看你满脸沾上我精液的样子嘛, 很性感的你知不知道?」我用龟头把精液抹了他一脸。 --「真的?」他立刻露出一副高兴的样子。 -「真的。 」我敷衍地哄着他说--从此,我和哥哥是不是的玩起性爱刺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