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朋友婷婷被派到美国培训一个月,晓东今天早早的翘班回家, 打算和她来一场激烈的告别仪式。 开着车刚出公司,手机就响了起来,用车载蓝牙接通电话, 传来了婷婷的声音: “老公今天我大学的室友来我们家给我践行, 我们喝酒喝的正high呢你路上再给我买两瓶红酒回来。 ”婷婷压低声音: “老公,你整理下形象, 今天来的是杨琛和蒋媛哦你都没见过!”晓东无奈地苦笑, 看来告别仪式是泡汤了老婆是晚上11点的飞机, 这一喝不知道到什么时候。 以前常听婷婷说起她的好朋友杨琛和蒋媛,还真的没见过真人。 路上买了两瓶常喝的红酒,停好车,回家敲开门一看, 家里的餐桌上坐着三个美女一个是老婆婷婷, 另外两个美女微笑着和他打招唿: “hi~~ 帅哥你好!婷婷你老公这么有气质啊!”晓东心里汗顔, 夸人有气质一般是相貌、身材都没得夸的情况下, 才被拿来说事。 “老公,我给你介绍下,这个美女叫杨琛, 大学时她可是当时我们系最有气质的长腿美女哦!这个美女叫蒋媛, 她是我们系以前身材最让人喷血的女生。 加上你老婆我,以前啊,系里的男生叫我们三大系花呢!今天便宜你了, 都被你看到了!”杨琛和蒋媛笑骂着很快就混熟了, 三个美女继续喝起酒来。 很快就到了九点,公司派来接婷婷去机场的车到了家门口, 司机打电话过来催促婷婷。 几个人帮着婷婷拿着行李,出了家门。 晓东这才有机会好好的观察杨琛和蒋媛。 杨琛果然是个长腿美女,穿着一条黑色的飘逸的长裤, 走路时紧翘的臀部和修长的腿部曲缐若隐若现, 配上长发和精致的面孔整个人十分的有气质, 不愧是气质美女!蒋媛是另外一种风格略微丰腴的面孔十分耐看, 惊心动魄的胸部加上纤细的腰肢已经能让男人垂涎三尺, 她的腿虽然没有杨琛长的那么夸张但比起一般的女人, 已经可以算是修长了绝对是很多男人的YY对象。 蒋媛帮婷婷拉着一个拉杆箱,走着没几十米, 突然叫道: “婷婷老娘今天可算是下了血本了, 喝的这么晕路都要走不稳了。 你怎么谢我?回国非要你陪老娘睡觉!”婷婷骂道: “你个不要脸的肉弹媛骗谁啊, 谁不知道你大学时酒量能干趴一群男生!今天才一瓶多红酒就不行了!”晓东心里汗如雨下 肉弹媛这个名字太无敌了!蒋媛笑道: “我们是工作压力太大 没以前那么好了哪像你,找个好老公,不愁吃穿, 工作纯粹是打发无聊还能去美国度假,对吧, 御姐琛?”三个美女说说笑笑就到了小区门口, 婷婷交代晓东: “老公她们两个喝多了, 你没喝酒开车把她们送回家吧!她们这两个大美女喝成这样出去, 我可不放心!”晓东连忙答应两个人依依不舍, 可杨琛和蒋媛在一旁不好意思做的太过,抱着轻吻了一下。 蒋媛在一旁叫道: “有老公就是好啊!你看这亲热劲!”杨琛在一旁也轻笑。 婷婷骂道: “磙一边去!老娘走了, 你们可别想我!老公我走了,你照顾好自己啊!”“放心, 老娘肯定想你你个萝莉婷回来非要陪老娘睡觉不可!帅哥, 让你老婆陪我睡觉你没意见吧?”三个女孩子的火爆劲把晓东雷的是外焦里嫩。 御姐琛、萝莉婷、肉弹媛,这都是什么外号啊!车子开走, 晓东还在挥手 蒋媛讥笑道: “都走了,你还挥什么挥, 看也看不见了。 瞧你们这架势,韩剧看多了吧!”晓东脸一红, “我们去地下室开车吧我送你们回去。” “这么快就赶我们走?”“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我们先回家!”晓东争辩道。 “那是你家,可不是我们家,怎么,萝莉婷刚走, 你就想把我们收回家?”晓东心里大喊吃不消 这个蒋媛真是身材火辣言语更火辣。 杨琛看晓东的囧样, 笑道: “你别和媛媛斗嘴, 她是我们系出名的小辣椒!和她斗嘴不可能赢的。” “放心,老娘不赖你家,上个厕所就走!”回到家, 媛媛去上厕所晓东和杨琛聊起天。 “老听婷婷说起你,我们来了好几次,都碰到你出差。 工作很忙吗?”“是,也还好,就是前几个月出差比较多。 差不多一半时间都在外面。” 晓东看着杨琛,这个气质美女给人的感觉是十分的大气, 一双眼睛有种能让人安静下来的力量感觉十分舒服。 两个人聊了没几分锺,啪的一声,卫生间的门被拉开碰到墙上, 蒋媛歪歪倒倒的走了出来: “老娘不行了 老娘要睡觉了你们别管我!”说完,自己走进了卧室, 一下子倒在了床上。 晓东和杨琛对视了一眼, 杨琛无奈道: “哎, 这个媛媛今天喝酒也不吃点东西。 我去看看她。” 说完走进了晓东和婷婷的卧室。 晓东心里狂汗,又不好意思进去,虽然那是他自己的卧室。 只好先去收拾餐桌。 刚把盘子杯子拿到厨房, 就听到杨琛喊他: “方晓东, 你来帮个忙好吗?”晓东赶紧放下手里的东西 洗了个手走进卧室一看,杨琛无奈地看着睡死的蒋媛, 说道: “她太重了我挪不动,我们一起把她往一边移一下, 给她盖上被子先让她睡一会吧!”杨琛在床头拖着蒋媛的肩膀 晓东在床尾拖着她的腿往一边挪。 蒋媛穿着裙子和黑色四外,两条小腿和她挺拔的胸部不成比例, 曲缐优美纤细两条腿微微分开,真是能让人鼻血喷涌。 晓东不敢多看,手握着蒋媛的两只脚,往一遍拖。 自己是移动了,可杨琛却是拖不动。 “我拖不动,你来拖吧。 这个小妮子,现在怎么这么重了。” 晓东走到床头,蒋媛虽然是平躺着,可是胸部依然是傲立着, 用手握住蒋媛的两个肩膀晓东微微擡起蒋媛把她移到一边, 杨琛给她盖上被子。 两个人走到客厅。 “我来帮你一起收拾吧!”杨琛说,“媛媛不知道睡多久能醒, 真不好意思!”“不用不用我来就好了。 没关系,朋友在一起高兴,多喝点挺好,呵呵。” 杨琛坚持要和晓东一起收拾,两个人在厨房里, 一人用一个水龙头晓东洗锅,杨琛洗盘子和杯子。 晓东心里紧张,出了和婷婷外,和其他的女人接触都是工作上的, 今天和杨琛这样和平时自己和婷婷一样,一起在厨房里做家务, 特别像是情侣或者夫妻。 突然想起,自己和婷婷在厨房里,有时也是这样, 但洗着洗着看着婷婷挺翘的屁股,晓东会按耐不住自己, 掀起婷婷的裙子拉下内裤,就干起来。 婷婷特别喜欢在厨房、阳台这些地方做爱,有时等晓东去干她的时候, 还没有什么调情的动作就已经发现她的小逼已经水淋淋了。 晓东洗好锅,放回竈台,转头一看,阴茎立刻硬了起来。 杨琛盘子还没洗好,弯着腰,两条长的惊人的美腿并拢着, 一丝缝隙都看不到她的屁股挺翘度连婷婷都无法相比。 晓东此时只想拉下杨琛黑色的长裤,把自己硬的发烫的阴茎插进去, 狠狠的去干这个气质美女。 但这只停留在想象中。 杨琛听晓东没有声息,回头一看,发现晓东正盯着自己的臀部, 裤子被什么东西顶了起来。 杨琛脸一红,直起腰,“你洗好了?那盘子你也来洗下吧, 我去看看媛媛怎么样了。 晓东心里慌乱,偷窥杨琛的臀部被发现了, 现在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做人了。 万一杨琛告诉老婆怎么办?心里乱想着,收拾好厨房, 走到客厅发现杨琛正端坐在沙发上眼睛盯着电视。 “媛媛还在睡觉,我再等她一会。” “嗯,不着急,估计一两个小时就好了。” 晓东连忙道,也在沙发上做了下来。 沙发是个三人位置,杨琛坐得靠近左边,晓东靠右边坐下。 电视里放着婆媳争斗剧,两个人都是盯着电视, 各有心思谁都不是在真的看电视。 电视里的剧情正放到媳妇和婆婆吵了架, 被气哭了跑到卧室老公来安慰她的场景。 安慰着安慰着,两个人就亲了起来,接着发出了一点呻吟的呻吟, 老公把老婆放到在床上。 晓东转头看了杨琛一眼,恰好这时杨琛也转头看了他一眼, 脸色红红的。 两个人都尴尬起来。 晓东心里犹如有只猫在挠他一样,偷眼看杨琛的两条美腿, 在黑色的长裤包裹下的曲缐尤爲诱人心里在意淫着这双腿摸上去是什么感觉。 电视剧里床戏只是个几秒锺的镜头,早就过了, 剧情又正常起来。 “结婚真是个可怕的事情,结了婚就这么多麻烦的事情。” 杨琛幽幽的叹了口气。 “你和婷婷打算什么时候结婚?”“还没想好什么时候结婚。 对了,爲什么你们的外号叫御姐、萝莉还有什么肉弹?”晓东的胆子大了起来, 问道。 杨琛转过头看了他一眼,好久没说话, 过了一会略带尴尬地说: “都是那帮男生乱取的名字。 因爲婷婷长着副娃娃脸,怎么也不长不大的样子, 所以叫萝莉;蒋媛是因爲身材好才有了那个外号。” “那你呢,你爲什么叫御姐?”晓东盯着杨琛, 大胆地问道已经略带挑逗的口吻。 杨琛白了他一眼,这一个白眼像是个鼓励的信号, 让晓东的心里立刻踏实了很多。 原来,这个气质美女并非是水火不进。 “因爲我喜欢小男生。” 杨琛直接了当地说。 晓东慢慢地把屁股挪到杨琛的身边,低下声音, 问到: “我算不算是个小男生?”杨琛没说话 脸红的像是要滴下来一样。 晓东知道,这个气质美女春心已经动了。 晓东一只手摸上杨琛的长腿,杨琛身体一颤抖, 但并没有反抗 只是嘴里低低地说道: “不行, 你不能这样。” 这句话无疑是在鼓励晓东。 晓东伸手揽过杨琛的腰,感受着她腰部的柔软, 一只手抚摸着杨琛的大腿手掌已经插到了两腿之间——杨琛两条腿并拢时, 一丝缝隙都没有。 杨琛没有反抗, 只是嘴里喃喃地说道: “不行, 这样不好不要…”用手想把晓东的罪恶之爪挪开。 晓东把手从她的大腿上拿开,拨开她脸上的长发, 一下子吻上她的嘴唇把舌头伸进她的唇间,杨琛的牙齿紧闭, 抗拒着他舌头的插入。 晓东手伸向她的胸部,去揉捏她的乳房。 杨琛啊的张开嘴巴,睁大眼睛看着他,被晓东的舌头乘乱而入。 杨琛拼命的想把晓东的手挪开,但她的力气怎么能挪得动?晓东伸手去解开她的上衣扣子, 把手伸进她的乳罩去揉捏杨琛认命地闭上眼睛, 让晓东随心所欲地去玩弄她的身体。 杨琛的乳房不大,但非常的坚挺,晓东爱不释手地揉捏了半晌, 把手往下移伸进杨琛两腿之间的裤中,去舞弄杨琛的阴毛。 杨琛脸红的快要滴出来一般,浑身已经没有半点力气, 只能随晓东去肆意蹂躏。 晓东的手终于摸到了杨琛的阴道,惊讶的发现, 那里早已开始发大水了。 找到阴蒂,只是摸了一下,杨琛呜呜一声,两腿紧紧的夹住晓东的手, 不让他再动一下。 晓东哪里肯放弃?手在杨琛两腿的紧逼下继续动作, 食指已经在杨琛洞穴的入口徘徊了很久突然一下插了进去, 杨琛被他一插全身都僵硬了,继而发了疯一般把晓东的手从她的内裤里拔出来。 杨琛拔出晓东的手,继而推开晓东,正要起身, 却发现晓东正淫荡地用食指和拇指搓弄她的淫液 亮晶晶的淫液让杨琛愣住了心里的羞耻感一下子涌了上来。 晓东把沾着淫液的手指放到嘴里去允吸,“宝贝, 你的味道真好。” 晓东脱下自己的裤子内裤长裤一起脱掉, 露出早已上满弓的大阴茎拉过杨琛的手,放到自己的阴茎上, 说: “来宝贝,你也试试我的家伙。” 一只手伸到杨琛的内裤里,嘴巴又亲上杨琛, 舌头去捕捉杨琛的香舌。 杨琛的手迟疑着,慢慢的握住晓东的阴茎, 用拇指去感受龟头的光滑缓缓地套弄起来。 晓东知道,今天他一定能得到这个气质美女。 慢慢地褪下杨琛的长裤到她的膝部,这样和用绳子绑住她的双腿无异。 晓东肆意地玩弄起她的阴户。 阴茎被杨琛套弄的很是舒服。 两个人交换着体液,晓东的手在杨琛的阴道里开始慢慢抽插起来。 杨琛不由的呻吟起来,“不要,啊,慢点,呜呜, 不要难受,啊,啊,呜呜,啊,不要…”晓东放开杨琛的嘴巴, 让她尽情的呻吟一只手持续的抽插着,另外一只手褪下她的长裤, 把头埋到她两腿绝美的长腿之间开始用嘴巴去安慰她空虚的肉洞。 舔吸着她的淫液,舌头小心地挑逗着阴蒂, 一会又钻进她紧窄的小肉洞里翻转把杨琛弄的是欲仙欲死, 呻吟声音不由地大了起来“啊,好难受,啊, 舒服怎么这样,不要啊,再深一点,哦,天啊, 我要死了”一股淫液从杨琛的阴道里喷涌而出 杨琛双腿紧紧夹住晓东“啊~~~”一声长长的尖叫, 晓东把涌出来的淫液全部都吞下。 杨琛被他口交得高潮了。 晓东再也忍耐不住,站起身,把杨琛两腿绝美的双腿分开, 昂起良久的大鸡吧对准杨琛粉嫩的小肉洞一下子插了进去, 直接穿到底。 杨琛还在高潮的余韵中,没有缓过来,突然间被晓东一下子插入到底, 啊的一声小逼紧紧夹着晓东的阴茎,差点让晓东立刻就射了出来。 晓东插在杨琛的小逼里不动,等到杨琛的小逼慢慢放松, 开始抽插起来嘴巴吸允着杨琛的乳房,“哦, 宝贝你的小逼好紧,真舒服,啊,夹的我的鸡巴好舒服。 哦,真爽,啊,让我使劲干你,我要干死你, 哦御姐,让我干死你,宝贝,长腿美女,我要干死你…”两个陷入情欲的男女, 享受着他们淫乱的交媾。 “你们这对狗男女,婷婷才走了多久,你们就干上了, 还要脸吗?”突然传来媛媛的声音把晓东和杨琛吓的立刻僵住了。 两个人慢慢转头看过去,义正言辞的谴责他们的美女, 却在做着和这句话完全不一样的事情。 蒋媛一只手伸进自己的内裤里,不停地揉弄着。 一只手搓揉着自己的乳房。 晓东和杨琛对视了一眼, 杨琛低低地说道: “你去和她…”晓东立刻知道她的意思了, 就算她不说他也打算这么干。 晓东拔出大鸡吧,挺着走到蒋媛面前,蒋媛一遍自慰着, 一边说: “你想干什么?你还想来干我?”晓东也不说话 一把掀起她的裙子扒下她的内裤,把她推倒在沙发上, 分开双腿大鸡巴插进她早已泥泞的淫荡小逼, 开始激烈的抽插起来。 蒋媛的上身还穿着衣服,晓东一遍抽插着蒋媛的小逼, 转头向已经空虚了的杨琛说“来御姐,帮我把她的上衣脱掉, 我要玩弄她的大咪咪。” 杨琛勉力撑起自己,站起身,走了过来, 她湿淋淋的小逼里残留的淫液顺着两腿长腿留下来 晓东看到了鸡巴更加坚挺使劲地抽插着身下的蒋媛。 蒋媛已经被干的神志不清,本来就喝了酒, 加上晓东的奸淫 让她迷乱地呻吟起来: “哦, 真舒服大鸡吧,好弟弟,哦,真爽,使劲干姐姐, 操死你姐姐小逼操烂了,再来操屁眼,哦,真舒服, 好弟弟大鸡吧,使劲操~~哦”杨琛走过来, 接下蒋媛的上衣和胸罩露出两只丰硕的乳房, 晓东看到了 说道: “来,御姐,我们一人一个, 不让她自己玩。” 说完嘴巴含住一只乳房,一遍用手搓揉, 一遍用嘴吸允。 杨琛本来是个很理性的气质美女,但今天早被这淫荡的场景冲击晕了, 听到晓东这么说迟疑了一下,也用嘴巴去吸允蒋媛的乳房, 偷偷分出一只手去揉弄自己的小逼。 蒋媛叫的更凶了: “操死我,啊,操烂小逼, 啊舒服,这么深,好弟弟,真爽,操死姐姐, 操烂小逼操烂屁眼~~啊,来了,啊,我要来了, 啊我要来了~~~”三个人淫乱地交缠在一起, 一股热流打在晓东的龟头上晓东再也忍不住, 大鸡吧一阵颤抖汹涌地射在蒋媛的小逼里。 蒋媛和晓东两个人僵硬着半天不动,一旁的杨琛也躺在床上, 一手还握着蒋媛的乳房。 突然一阵电话铃声响起来,三个人都被吓了一跳, 连蒋媛都醒了晓东拿起电话, 传来婷婷的声音: “老公, 我登机了。 你把她们俩送回家了吗?”“送回家了。 你到美国要注意安全。” “放心老公,你照顾好自己,拜拜~”挂上电话, 晓东一回头两个美女全裸着,静静地看着他。 “来,御姐琛,刚刚还没完,咱们继续, 还有你肉弹媛,你等着今晚给你爆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