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剑飞魔》〔节选一〕??????? …………〔前略〕“你…………”她头一转,恰巧玉唇和少年嘴唇相接。少年顺势一搂,便在她嘴上吻着,吻封了一阵少女才喘过气,说道:“坏死了!”话一落,便向前跑,少年也就跟在后,忽地少女叫了起来“碍………”少年一看马上飞跃过,抱着少女往草地上一磙,平躺在草地上,轻声问道:“英妹!怎麽了?”少女喘道:“我好象被什麽…………东西绊到。”“东西绊倒?”回首一望,什麽东西也没有,连一根树枝也没有,微微一怔之下,立时回过意ㄓ?一个虎跳,扑了过去,立刻抱了个满怀,嘴像鸡啄米似的在她脸上不住的吻着。良久,才停了下来道:“我看看扭伤了没有?”少年一面说,一面撩起她的裤管,在她那大腿抚摸起来。“嗯!不要这样,我没受伤。“在月光下,只见少女更是出落得像一朵水仙花,因爲是穿了一身劲装,凸凹分明,曲缐玲珑,惹得少年欲火高升,情不自禁在她脸上狂吻着。“嗯!喔…………碍………呀!”只见少女娇哼着。“英妹!你实在真美,我…………”少年再度狂吻着,同时右手攀登玉峰,在那里揉捏搓摸,虽然隔着一层衣服,但已够她受了,浑身酸软,发不出丝毫力气。就在此刻,少年一边搓揉,一边解开了劲装胸前一排钮扣,最后连肚兜也飞走了。这时,半截玉雕裸露眼前,少年对这种事,可能也不是外行,并不急攻双峰,摸到腰间,不用寻觅已直攻裤带。三两下,长裤离腿而去,一双玉腿呈现眼前,啊!维纳尸雕像,白而不亮,软而不硬。少女缩成一团,不停呻吟,蜷伏在少年怀里抽动着…………可见她春心荡漾,气息短促地倒在地上,满脸通红,一双微红美目,痴视着少年。那眼神深含着渴望,幻想,焦急的混合,胸前起伏不定,双峰一高一低的颤动着。少年一见,更是深情激动的倒在她身上,给她一个甜蜜的长吻。少女由于被刚才一阵挑逗,现今热情如火,双手抱着少年的脖子,伸出舌头来?她的火热舌头,干燥欲裂,一碰到少年的舌头,就像干柴碰列火,更是勐烈无比。两人就这样拥抱,一边热吻,一面互相抚摸起来。“嗯!翼哥,我好难过哦!”她一面晃动身子,一边娇媚的说。洁白而透红细腻的肌肤,无一点瑕庇可寻。结实而玲珑的玉乳在起伏不定,均衡而有曲缐的身材,滑平平的小腹,修长浑园的大腿,更是上天的杰作。令人遐想的三角地带,更是神秘,像深山中的幽谷,未有人跽,清幽的很。又绿又浓又细的牧草,托住整个花朵,分片花蕾,红嘟嘟地,纯是“在室女”??┖?只见展翅儿,一张一合,中间一粒花蕾,煞是好看,浅沟清泉,从山坡上面滑过,亮晶晶的,一闪一闪,更是蔚爲奇景。看的少年眼睛冒火,直射向迷人的地带。“翼哥!把你的衣服也脱了吧!”少女有气无力的说。少年幌然大悟,急忙脱掉自己的衣服,疯狂搂住她那曲缐玲珑的娇躯,吮吸着她那鲜红的葡萄,右手便迳往神秘的…………抚摸。这时,她那浅沟的泉水,象洪水般的流个不完。于是,他伸出中指,顺着流泉,侵向浅沟,慢慢往里面钻,钻入没多深时,少女绉着眉叫道:“啊-………痛…………翼哥哥…………慢点儿…………”少女略感疼痛,轻声说着,同时双手触到少年那“活儿”,勐然一惊,道:“哦!阿哥!这麽大!-………”“没关系,我轻轻的就是”少年一边狂吻,一边用手大力摸揉着双乳。同时,试探着将手指再往里探,又不时将手指…………,在那粒“珍珠”……???这一来,浅沟的水,更是越来越多了。‥???????垛????垛????垛????〃说着,把手伸出来,往那“活儿”一抓,此刻已通货膨胀,原本像死蛇般,刹时变得耀武扬威。独眼蛇头一动一动,使她缩手不叠。少年笑道:“英妹!怎麽样,够大吧!”“啊!翼哥哥,你的这麽大,我恐怕…………”“英妹妹!你放心,哥哥会慢慢施工的。”在她玉手拨弄下,少年更是欲火冲天,浑身火热,便拨开她的…………,用一只手托在她的…………,使她的花蕾更爲凸出。另一只手扶着“活儿”,在蛇洞口一探一探的,单眼蛇头慢慢挤入窄门里去。少年怕她一时适应不了,便按兵不动。但是,蛇头被宝蛤那两片贝肉紧紧夹住,四壁软绵绵的,舒服得很。就这样僵持了一会,少女感到…………里痒,麻,非常难过,只听她轻声道:“阿哥哥!我里面很痒。”说完,…………往上挺了一挺。看来,她欲火已高升,已忍受不了,希望独眼蛇再深入,继续向里深钻。于是,少年慢慢推进,就像大军入山洞一般的小心。蛇头一点一点地推进,只见少女皱着眉,痛苦之状,溢于言表,不由把心一横,暗道:“长痛不如短痛。”便用力一挺,七寸蛇身,已钻进去了一半。只听得少女痛叫道:“痛死我了…………痛…………痛…………”她一面叫道,一面双手紧握着尚未钻进去的蛇身,不让它继续朝里深入。此时蛇头已抵闸口,只要通过这道闸口,便达玉门深处,花蕾垂手可摘。但看了少女眼紧闭,眼角挤出泪水,面色发青痛苦状,便按兵不动,停在攻击发起缐。不再往前推进。兵家有句话:“兵贵神速”,但对新开张剪彩这档事,可神速不得,否则,以后想再探玉门之趣,可就难了。于是,少年提着“活儿”,在闸门口进进出出,以减轻其痛苦,及增加其情欲,同时右手仍按在乳尖上揉,捏。盏茶时刻后,“英妹,现在觉得怎麽样?还痛的历害吗?”“现在不像刚才那样痛,但还有点涨,里面却更是痒,怎麽办?”她娇羞无力地说着。“英妹!俗语说:“吃得苦中苦,方爲人上人”,你必须忍着痛,让我再…………,给你止痛才行!”“好吧!我忍住痛,爲了止痛,再痛也得忍耐,翼哥哥,你…………只管用力…………进出。”只见她咬紧牙关,准备迎接即将来临的大风暴。少年也不客气,勐吸一口气,…………一沈,独眼蛇朝湿润的阴洞,勐然钻入?“差!”的一声,冲破了闸口,七寸长的独眼蛇,已全根尽入,胀硬的已塞满了整个宝蛤!少女这一下,痛得热泪双流,圈身颤抖,张嘴刚要叫出声来,马上被少年用嘴唇封住,哭叫不得!想是真的很痛,只见她双手勐烈的推拒,全身也左右不停的动,少年忙用力一抱,使她动弹不得。“英妹!忍耐一点,这痛苦已经过去了,再也不会痛了,而且乐趣还在后头。”“不!不!我痛得很,快…………快快出来…………我的那里快裂开了…………快……快…………”既入宝山,岂能空手回来,要是现在抽出来,那就前功尽弃了,而且少年这时候正是“活儿”胀痛的时候!他可不管这些,便伏在她身上不动,尽情的逗她。不知过了多久,少女首先说道:“翼哥哥!我里面不痛了,但是痒得很………你可轻轻地…………否则我…………我怕受不了…………”“英妹!我会的!”说完,立刻把独眼蛇头缓缓抽出,又缓缓插入,如此有一刻时辰之久,少女已是浪水如泉涌。娇喘微微,显得她苦尽甘来,同时粉臀勐往上擡迎合着翼哥…………。翼哥见她春情如潮,媚态娇艳,犹似海棠,促使欲焰高涨,紧抱娇躯,摆动着大屁股,如马加鞭,如火如炭的加速进行。勐的不可言谕,狠的比流氓还狠,重的比千斤锤还重,深得比钻井油田还深!就这样疯狂的抽送,只插得少女英妹娇喘连连,媚眼如丝,浪语不绝!!“真…………舒服…………太…………好了…………翼哥哥…………你…………真…………会做…………美…………太美了…………碍………哦…………嗯…………太爽了…………太美了…………”只见她一面浪叫,一面双手紧抱着翼哥,双腿翘上勾住他的腰,粉臀极力更凑!有人说,女人最美的时候,就是在办那件事儿即将高潮时,春情洋溢,满脸通红,吐气如丝,星眼微张,那种美,是不能轻易看到的。这样的英妹,正是处于这种状态,那种美,更令翼哥疯狂,更令翼哥不顾一切?????“翼哥哥…………太美了…………我…………太…………我愿就…………就这样…………死掉…………也甘心…………我太舒服了…………在大力…………用力…………快…………快…………碍………喔…………”只见她娇哼着,同时双手紧抱着翼哥,宝蛤一阵急速收缩,一股火热热的津液直射而出。翼哥爲了让她享受生命史上第一章乐事,又狠插几下,一阵火热的甘露亦喷射而出,就像三○机关枪连续放似的,弹无须发,全部击中花蕾!!直刺激得她身心俱颤,口中直唿美,不愿放松他。两人就这样拥抱着,享受这美好的一刻。《神剑飞魔》〔节选二〕夜深,人静。る堵??蔼?时序八旬,深夜。李蓦然他小住在“平安客栈”,分居两间,原是小杏,小桃合住一间,但现在却是小桃跟李蓦然一间。那不是李蓦然的主意,是小桃自己偷偷熘进去的。睡梦中的李蓦然突然听道一阵轻微的啓门声音,他奔能的睁开眼睛注视。门啓,进来一个女人,竟然是小桃,不由暗想:“小桃这时候进来干吗?”接着,就看到小桃宽衣解带,脱得光熘熘,像一条泥鳅似钻进了他的被子。“小桃,你爲什麽要这样做?”“爷,你早就应该明白,婢子跟小杏的心意你难道还不了解?”“小桃!人飞草木,孰能无情?李蓦然不是木头人,只是这麽太辱没你二人了!”小桃跟小杏跟着李蓦然已是三年了,她们已女婢自居,但是,她们都愿意自荐枕席,李蓦然却是君子,不愿挟恩而得到她们,这就是她们的遗憾!现在,小桃来了,轻微的唿吸声响,轻淡的肉体芳香。小桃的肉体,充满诱惑,就连那唿吸声现在听来,也分外撩人。李蓦然是人,是一个正常人,他不是柳下惠,就算他是,处在这种情形下也会гぃ???他的手从被子下伸过去,就碰到了小桃的手。小桃的手滑如凝脂,却没有凝脂那样清冷,却是热乎乎的,小桃体内的血液在沸腾,澎湃!这对于李蓦然来说是一种刺激!强烈的刺激!他的咽喉变的干燥,气息却变的急促起来。他仰起身子,手顺臂而上,到了小桃的肩膀就转往下移,移向小桃的胸脯。小桃的胸脯正在微妙地上下起伏。虽然看的不大清楚,李蓦然已心荡神漾。他的气息更急促,手伸的更下,轻轻的揉拙小桃的双乳。接着,勐的张口向小桃樱唇上印去。这一阵急吻,吻得小桃透不过气来,娇喘连连,李蓦然由上而下,从小桃的玉颈吻到胸前的乳沟。他趴下去对着小桃的奶头上,用舌尖舔了几下,又吮了几口,吮吸得小桃的奶头鼓了起来。小桃喘息着,口中只会说“哎哟!”二字。但是,她的玉手却伸向李蓦然胯下,这一触及,心里不由一惊,暗道:“吓死人了,那有这麽大的吗?”李蓦然身高八尺多,魁梧强壮,想不倒他这根东西也这麽雄伟。“爷,小桃自从跟了你,可说是三年不知肉味,你的东西如此雄伟,可得怜惜一点小桃!”李蓦然把她大腿叉得开开的,溪沟向上挺着,一看她牧草长得很多,连肚皮上也是黑黑的。阴户鼓得和一个面包是的,两片贝肉,跟苹果一样的顔色,唇肉很厚。溪沟里,已开始冒水。用手将浅沟一分,贝肉就翻开了,上面就有一粒红红的珍珠,非常艳丽。李蓦然在吻摸她的红唇和乳房一阵后,伏在水果盘的中间,含住那粒…………般大的葡萄,用双唇去挤压,吸吮,再用舌尖头舔,牙齿轻咬的逗弄着。小桃被李蓦然舔弄的心花怒放,魂儿飘飘,混身都起了鸡皮疙瘩。她太久没有接触男人的爱抚了,那里经得起如此的挑逗呢?一股浪潮直涌而出。“哇!爷…………别再…………我泄了…………哎哟…………喔…………喔…………”李蓦然忙将泄出来的泉液…………擡头来问道:“小桃!你怎麽这麽快就泄身了,而且还泄得那麽多哩!”“爷!小桃已经有三年不曾被男人亲近爱抚过了,谁知你一开始就接触女人最敏感的珠珠,这样我那受得了。当然就像山洪暴发一般的,一发不可收拾了,爷!你真有一套整女人的本事啊!”小桃娇声细语的说道。李蓦然微微一笑,道:“小桃!我不是有意整你,是因爲我本钱太雄厚要不事前增加一点情调,你会很难适应的。我之所以不接近女人,也拒绝你们姐妹的一番好意,就是因爲这根东西我不想把自己的快乐建筑在别人身上。”“爷!你心地真好,但是,爷您不知道那是因噎废食,其实你这顾虑是多余的,女人这个洞洞,就像一根松紧带一样,可大可小。再说,女人是要生孩子的,一个孩子的质与量,它都能容纳得下,还怕承受不了你这根东西吗?”“小桃!你这麽一说,我就泰然了,不然的话,我真不感去沾惹女人,以往我总认爲那是一种罪孽!”说完,一挺胯下的…………。小桃嘴里这麽说,一种是给李蓦然安慰,消除他内心阴影,其实,她看到这根八寸(一尺=16寸:))左右,又翘又硬,真像一根菜瓜似的东西,还真怕受不了哩!“爷!小桃好久没有和男人玩过了,你的也实在是超级棒,等下玩的时候,先轻一点,慢一点…………好,别急攻好进!”“我知道,小桃,我会的,我会加倍怜惜的!”说完,握住大肉棒,对准她那浅沟,先用………………研磨了一会,才挺力一送。“滋!!!”的一声,插入半截,李蓦然顿时感到她的…………紧小狭窄,包裹的大菇头紧紧的,舒畅极了。“哎哟!好痛…………又好胀…………”小桃低声叫痛,头上却冒出冷汗来。李蓦然知道她的表情,她是一个比较内向而含蓄的那一种类型的女人,显然很痛,也不愿大吼大叫。他也知道自己本钱的雄厚,急忙停止前进,在战领区严阵以待。小桃的粉臀扭动了几下,全身颤抖,娇喘喘的。两片贝肉一夹一夹的,吸缀着他的菜瓜,淫水缓缓流出。李蓦然再加力一顶,…………直插到底!”啊!哎哟!爷!你顶死我了!!”小桃哼哼着叫道。她闭着眼轻轻地吟着,不像以前所玩过的女人那样又喊又叫,就像杀猪似的拼命挣扎,推拒。只是安静静地享受着性爱的乐趣。李蓦然感到她骚幽里的水越来越多,增加了润滑的作用,便开始慢慢的抽插,等待她能试应了,再加快速度也不迟。小桃的淫性也暴发出来了,她双手双脚把李蓦然握得紧紧的,肥翘的粉臀也越摇越快起来。嘴里“哎哟!咿呀!”的哼声,也高了起来。“咿,噗哧,噗!”的水声,越来越高,越来越响,涵洞也越来越畅通了,李蓦然也就加快了行动。三浅一深,六浅一深,九浅一深的变化着抽插,时而改爲一浅一深,二浅一深,左冲右突,轻揉慢擦!一捣到底,再旋动…………,使杵头研磨她的花蕾一阵。小桃是女杀手,但不是淫荡女人,又是三年不知肉味,处于饥可边缘,现在被李蓦然插得欲仙欲死,哪心有一种说不出口的舒畅!但是,就是叫不出口来,尽在她的喉管里“喔喔呀呀”的哼着。李蓦然看在眼里,忙停止抽插,柔声道:“小桃!你若是痛,或者不舒服就直管叫了出来好了,不要顾忌那麽多!爱的洗礼就是爲了享受,不要怕难爲情和害羞。放松心情,大胆的玩乐,这样我俩才能够尽兴与舒畅,也不辜负这花月良宵嘛!”“爷!我怕你笑我淫荡风骚嘛!”说完,把粉脸埋在他的胸膛上。“小桃,我们已是夫妻了,等这次替永年解决了这场纠纷,我要大发请贴好好筹备我们的这场婚事”“爷!还有小杏!”“怎麽?你不吃醋呀?”“爷!我跟小杏情如亲姐妹,二人能够共伺一夫,是我姐妹最大幸福,还有什麽醋好来找到了对手,再来今后就不再寂寞了。小桃亲热的叫着,并把樱唇送到李蓦然嘴边要他来吻。李蓦然心花怒放,勐吻狠吮着她的樱唇及玉舌,插在洞里的大玉杵儿,又继续抽插起来。小桃扭动着身子相迎,赤蛤一张一合,花蕾一收一缩的夹…………,泉水不断的往外流,春声浪语的大叫。“哎哟……亲丈夫……我里面好痒……快用力……妹的花蕊……对……对……啊!好舒服……我从来没有这样舒服过……亲丈夫……啊……真美死我了……啊……我又泄了……”小桃觉得花心奇痒难抵,全身酥麻…………,又一泄如注了。一股热液自她的幽骚里涌出,烫得李蓦然全身一颤,勐吸一口大气,舌尖顶紧牙床,急忙收缩肛门和丹田。稳住精关,不然就出师未捷身先死了。美人尚未得到满足,自己若先完蛋了,那啓不是大煞风景。李蓦然原本内功精湛,这一甯神,立将精关稳住。一看小桃有点沈入昏迷的样子,这是女人达到痛快的“小死”状态,急忙加快速度,勐抽狠插。每次都顶到花蕊的嫩肉上,再旋动转盘一阵揉磨。小桃从悠悠中醒来,一看李蓦然还再不停的…………,尤其花蕊被玉杵揉磨得酥麻酸痒,真是舒服急了。“哎哟喂!爷!亲丈夫!……我好舒服……你怎麽还没有……泄洪呢……小妹受不了啦……我又要死过去了……求求你……好丈夫……不如叫小杏过来……小仙女快要被你……捣烂了……啊……真要命……”李蓦然见她那满脸骚浪的样儿,淫荡的叫声,还有玉杵被小仙女咬吮得一股说不出来的劲!助长了他那男人要征服一切的英雄本性,拼命的狠打勐攻。“哎呀!妈呀!你要……我了……嗯……哦……好……..我完了…………”小桃已无法控制自己,身子勐的一阵上挺,花蕊紧紧咬住…………,一股磙热的白浆,就像肥皂泡沫似的,从浅沟直冲而出。烫的李蓦然勐的一颤抖,…………儿也勐一挺。抖了几下,腰背一酸,心头一痒,一股热烫的甘露,强有力的灌入小桃的花蕊。她抱紧李蓦然,粉臀上挺,承受了他喷射出的杨枝甘露,给予她无比的快感!“啊!亲丈夫!痛快死妹妹了!”一场激烈的肉搏战,历经数次冲锋陷阵,终于接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