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幕从巴士下车的小爱, 把眼睛张得大大的。 因为四处是一片无际的田地,并且几乎没有建筑物, 可以远眺山的缘故。 「哇啊,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一个地方欸!」她不禁大声叫了起来。 然而,没有人回答她,只听见清脆的鸟鸣声。 风间爱现年十九岁,虽是圣卡托雷雅护士学院的学生, 然而她为了在暑假期间到慢性病疗养所里打工进行实地研修 所以才会来到这么乡下的地方。 为了让护士学校的学生能够切身感受到现场的气氛, 于是暑假期间就让她们在认可的医疗机构实习。 此刻的小爱拿着大大的旅行袋,身子呈现倾斜的状态, 短俏的裙摆下方是一双美丽的玉腿。 小爱平时就经常想让自己的举止更富有女人味, 可是感觉起来还是挺孩子气。 她身上唯一满意的地方就只有浑圆的眼眸及长长的秀发。 由于小爱的疏忽而使得决定研修地的时机太晚, 直到几天前才终于在这家马格达莱塔?慢性病疗养所里找到工作。 虽说是研修,但是能够获得打工的薪水。 但尽管待遇十分优渥,她却必须住进慢性病疗养所的宿舍, 而且工作地点是在远离村落的地方。 虽然巴士站牌写着「马格达莱塔前」,但实际上慢性病疗养所是建在对面的山丘顶上。 没有铺柏油的羊肠小道往那个方向延展,并衔接陡峭的斜坡。 「好讨厌哦,从地图上根本看不到这样的斜坡!」小爱手持沈重的行李, 一边口出怨言一边爬着斜坡。 虽然空气清新、四周缘意盎然,但她很快就喘不过气来了。 走了一会儿终于走完斜坡,视野便立刻广阔起来。 眼前出现一片美丽的湖泊。 「哇啊啊,好漂亮的景色啊!」小爱放下袋子、脱掉鞋子, 也不管裙子会被弄湿就径自走进湖里。 「冰冰凉凉的,感觉好舒服哦……」她以双手捧起水, 并将它喝干。 虽然水漏出了出来而将衣服弄湿,但小爱并不以为意。 反正会望向这里的,也只有森林里的动物。 胸口濡湿,衣服的布料便紧贴在肌肤上, 胸罩的罩杯部分透了出来可以看见滑润的胸部缐条。 胸前的谷沟也流进了水,从乳房膨胀之处淌下水滴。 水珠跳跃,也把裙子溅湿了。 水从紧致得恰到好处的大腿表面顺流而下。 为了不让裙子继续弄湿而撩起裙摆,一大部分的大腿便显露在外, 内裤也快要曝光了。 水甚至飞进裙子里头,小裤裤可能也有些湿。 不过,那里应该很快就亁了吧。 因为不可能会被别人看见,所以并不感到害羞。 小爱天真无邪地裸足在水中踱步。 这时,岸边突然发出声响,使得小爱往那个地方望去。 她接着就看到一名年轻男子站在那里。 小爱急忙把裙摆放下,用手遮住胸部。 虽然她并非裸体,但濡湿的衣服贴在身上令人有一股莫名的羞怯。 「啊哈哈,你、你好啊……」小爱为了掩饰尴尬, 脸上浮现出笑容并出声攀谈。 然而,那名男子却没有回礼,只是维持冷漠的表情定定凝视着她。 那名青年虽然长相不差,却流露出阴郁的感觉。 他看起来似乎不只是生气小爱在这个地方, 而是憎恨整个世界。 「计划全被搞砸了,可恶!」男子不屑地说道, 然后便离去了。 小爱只有继续站在湖中,目送他的背影。 这附近只有小爱待会要前往的慢性病疗养所。 搞不好那个男的跟慢性病疗养所有关系。 马格达莱塔?慢性病疗养所是一栋出色而予人整洁感觉的建筑物。 中央有天主教式的设计,病房则配置在它的两翼。 在办公室迎接她的,是护士主任伊佐美铃花。 铃花在数天前碰巧有事来到护士学校,接着告诉因研修地尚未决定而苦恼的小爱这里有工作的消息, 并给予适当的协助。 「能够从巴士站走到这里,真是个有活力的孩子。 」铃花的个子比小爱还高,是个面貌端正的美女。 对小爱来说,她感觉上像是个能够依赖的大姊姊。 虽然飘散着成熟的女性魅力,但并不会给人难以接近的感觉。 尤其是她很有品味。 虽然之前在护士学校见面的时候她穿的是便服, 魅力难挡得甚至让同为女性的小爱心跳加速 不过此时她身上穿的是淡粉红色的护士服看起来也同样漂亮极了。 她差不多二十五岁。 这么年轻就当上主任,想必在工作方面一定很有才干。 她看起来就是那种会提携后辈,能够获得其它护士信赖的类型。 随后,小爱便与铃花一起向石墨所长打声招唿。 石墨有一副不错的体格,身上穿的是高档的西装。 虽然他是这里的所长但似乎并不是医生,而是主要在经营方面发挥所长。 「请多多指教~~这里的实务是由伊佐美在负责, 所以详细情形问她就可以了。 」之后,小爱便把行李搬到宿舍房间,并换上了护士服。 虽然也许还不及铃花,不过她心想自己穿护士服的样子应该也不会太差。 「好可爱哦,非常适合你呢~~」铃花也这么夸奖。 她端详小爱穿护士服的模样,并帮她拿掉落在肩上的缐头。 小爱将护士帽戴上,并在胸口打了一个红色蝴蝶结做装饰。 衣服的领子是白色,边缘还磙着红边。 裙子的部分有口袋,为了活动方便所以长度很短。 小爱套进薄薄的裤袜,脚上再穿上凉鞋类型的护士鞋。 虽然一直到刚才,她都为自己是否能够做好研修而感到不安, 然而穿了护士服之后浑身的劲都来了。 虽然明天才开始正式工作,不过小爱还是请铃花带她认识一下慢性病疗养所的内部环境。 设置方面有餐厅、复健室、治疗室、温泉大浴场等等, 引进了非常优秀的设备。 「那么,接下来向你介绝你所负责的病患吧~~」带她大致看过环境, 并回到护士站的时候铃花如此说道。 不晓得要照顾的会是什么样的患者,小爱有些担心。 「虽然患者有些怪癖,不过我想你很快就习惯了。 」那个患者有些什么样的问题呢?自己不过是护士学校的在校生, 要负责一个病人总觉得没什么自信。 铃花不顾她的不安,径自向那名患者的病房走去。 小爱则急忙跟上。 「哎呀时泽,你来得正好。 」途中铃花对一名擦身而过的护士攀谈。 虽然感觉上年纪与小爱差不了多少,但她似乎是慢性病疗养所的正规看护。 她的头发绑束在脸蛋的左右两旁,并戴着眼钟。 虽然对前辈说这番话或许有些失礼,但她的长相很可爱, 身材也娇小纤细。 「我来向你介绍,这位是从今天起要在里打工的风间。 」那位护士的名字叫做时泽芽优。 小爱预定要负责的患者,似乎之前是由芽优照顾的。 「我是风间爱,请多多指教。 」「彼此彼此……」尽管如此说着, 但她好像并不打算以笑脸响应。 或许她是个喜怒不形于色的人吧。 不,她射来的视缐之中似乎含带着某种冷漠。 虽然看起来不像是坏心眼的人,可是她与芽优是第一次见面, 实在不能理解为何要用那种眼神看她。 由于芽优还有别的工作要做,因此没有随行。 只有铃花与小爱两人去见那名患者。 不知道能不能给对方良好的印象,小爱不禁紧张了起来。 「我们进去吧~~」那是一间个人病房, 窗边放了一张床。 虽然那名男性患者在床上坐直了身子,但他一直看着窗外, 即使铃花与小爱进门还是没有回头的打算。 「感觉怎么样?」「很糟……」虽然那样回答, 可是却看不出他有什么地方疼痛或是发烧的现象。 从年龄来看,应该和小爱差不多吧。 虽然长相看得不是很清楚,但因为有些瘦削的关系, 背影是极其一般的青年。 他的个子高大,要是没生病的话,应该是会到女孩瞩目的类型。 他叫三途川涉,是铃花告诉小爱的。 接着铃花便将小爱介绍三途川。 身为护士,必须尽早与患者建立信赖关系。 「既然刚好有这个机会,就麻烦你做基本的健康检查吧。 」「这、这么突然啊……?」「这种事不用教你也应该会吧?」说完这句话, 铃花就把小爱丢下径自走出病房。 小爱重新振作起精神,一边撑起笑脸一边走近三途川。 第一印象是很重要的。 「那么,让我来替你做健康检查。 首先从量体温开始……」小爱用开朗的口吻出声攀谈, 这时三途川终于把脸转向了她。 「啊……」他的容貌小爱还有印象, 是先前在湖边遇见的男子。 三途川似乎也记得她。 两人就这样沈浸在惊讶的情绪当中,相互凝视了好一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