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八岁的新婚少妇佩怡 是个高挑健美、身材惹火的性感尤物除了妩媚动人的艳丽脸蛋, 胸前那对硕大浑圆、坚挺而充满弹性的傲人双峰 更不知吸引了多少男人的眼光。 今天她穿着一件鹅黄色的窄裙,搭配着丝质的白衬衫, 修长、白皙的双脚踩蹬着鹅黄色的高跟鞋正从百货公司的大门走出来 由于是周末再加上年终大特卖抢着要搭计程车的人群让她望而却步 所以她决定走到下一个路口再拦计程车不过在初冬的台北街头 略显冰凉的寒风还是让佩怡把一直挂在手肘上的短大衣穿上了身。 她边走边系着大衣的腰带,虽然寒风吹乱了她波浪形的长发, 但她那颀长曼妙、风姿绰约的体态依旧使许多路人对她行着注目礼 尤其是当她螓首轻轻一甩、便将满头秀发飘逸而准确的甩荡到右肩后面 霎时那充满撩人风味的发型和她那彷如精雕细琢过的姣美脸蛋 立刻让好几个男人看直了眼睛。 不过佩怡似乎已经习惯了那种勐盯着她瞧的眼光, 她神色自若地浏览着商店的橱窗在经过一家专卖女性内衣的精品店时 她还进去观赏了好一阵子才走出来只是她的双手依然空空如也 好像还是没有买到她想要的款式。 熙来攘往、车水马龙的街头,除了那些对佩怡的姿色大感惊艳的眼光以外, 还有两个男人若即若离的一直尾随着她他们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一左一右的跟在她背后闲逛除了偶尔交换一下眼神之外 那两个外型猥琐的中年男子看起来就像毫无关联的陌生人一般 别说佩怡没有注意到他们俩的存在其实就算她看到那两个人 她压根儿也不可能发觉会有什么危机存在。 所以心情轻松的佩怡,甚至还想走到别家百货公司去逛逛, 因为她一直想买套超级暴露与性感的黑色蕾丝内衣 准备在她老公生日那天穿来叫他惊喜一番只是她在看完所有的专柜以后 却还是挑不到一套能让她满意的。 而刚才那家精品店的店员跟她说的那句话: 「你想要的款式恐怕只有情趣用品店才买得到。 」她一想到这句话便不自觉的莞尔起来, 心想自己要是真的独自跑进情趣商店买东西天晓得别人会怎么看她?就在她边走边兀自发笑的当际 不知不觉的又已站在十字路口她望着灰蒙蒙的天空 决定赶在下雨之前拦辆计程车坐回家但是从她眼前驶过的并没有空车 所以她只好站在转角处四处张望期盼着能尽快有空计程车开过来。 尾随她的那两个男人,仍然分立在她背后的骑楼下, 其中那个比较高壮的家伙正在讲着手机不过他的眼睛却始终未曾离开佩怡的背影;而另外那个矮胖的家伙, 两手插在夹克口袋里那眯成一条缝的眼睛 像是漫不经心的在东看西瞧 其实他眼光的焦点几乎都集中在佩怡裸露在短大衣下的那双白皙小腿。 一辆计程车缓慢的滑行到佩怡面前,一个男人抓着黑色背包走下了车, 而那敞开的车门就像在欢迎佩怡似的所以她毫不犹豫的就躜进了后座 当她关上车门把湿冷的空气阻绝在车外以后 便告诉司机说: 「到景美。 」车子驶进了车流里, 司机从后视镜中打量着佩怡: 「外面很冷喔?小姐。 」佩怡向来就不喜欢计程车司机的搭讪和那种看人的眼光, 但是因为自己的爱车三天前烤漆遭人恶意刮伤 已经送回原厂维修所以这几天出门她只好搭计程车 不过她并未忘记自己不随便和人哈啦的原则 因此她只是淡淡的应道: 「是有点冷 而且可能快要下雨了所以请你还是不要讲话 专心开车比较重要。 」在碰了个软钉子以后,司机并没有再说话, 他只是从后视镜里深深地看了佩怡两眼而佩怡也知道司机在看她 不过她并没看到司机嘴角那抹诡谲而阴狠的冷笑 否则她应该会发现一些危险的徵兆然而浑然不知自己已经坐上贼车的佩怡 还刻意转头望着车窗外的景致想藉此阻断司机的继续攀谈。 其实佩怡如果在上车以后能回头多看一眼, 便会发现刚才拿着背包下车的那个男人不但巧妙地替她挡掉另一位想要抢着上车的路人 而且那个男人还立刻与尾随着她的那两个人坐进了另一辆计程车里 他们大约隔着十辆车的距离紧紧地跟踪着她。 当然,佩怡完全不知道这一切、所以也毫无警觉, 她根本没料到自己会成为一群恶狼正在围捕的猎物。 而看起来已经超过五十岁的司机,好像也不想再理睬佩怡, 他沈默的开着车子除了偶尔看看照后镜以外 就只有在天空开始飘起雨丝的时候咕哝了一句: 「开始下雨了……希望别下的太大……」但是天并不从人愿 司机才咕哝完没多久倾盆大雨便从天而降 佩怡望着车窗外的滂沱雨势 发觉整个天空不但比之前更加昏暗、整个街道也瞬间变成了水乡泽国 有许多车辆都打开了头灯加上闪烁不定的霓虹灯与交通号志, 一时之间让佩怡产生了已经入夜的错觉事实上她望了望手上的腕表 现在不过才午后三点而已。 将眼光由湿淋淋的车窗收回以后,佩怡有些意兴阑珊的随手从前座的背袋中抽出一本杂志, 她看了看封面还好不是那种无聊的八卦周刊 而是印刷相当精美的旅游杂志这使原本就喜欢游山玩水和出国观光的佩怡 很快地就沈浸在那描述着异国风光的文字和图画里。 由于专注在阅读上,所以当司机问她要在那里下车时, 佩怡连头都没擡起来的漫声应道: 「等一下从国小旁边开上山、然后在绿野山庄停车。 」司机从后视镜里看着她说: 「知道了。 」那听似平静的声音,其实隐约透露着一股兴奋和紧张, 只可惜佩怡既听不出来、也没发现司机那不自觉舔着嘴巴的淫秽表情 所以她只是偏头望了一眼窗外依然湿煳煳的街景 然后便继续埋首在她的幻游世界里不过从刚才映入眼帘的那块24小时营业的超商招牌 她知道再过个七、八分钟就会到家了。 车子开始沿着蜿蜒的山路爬行而上,滂沱的雨势未曾稍歇, 佩怡合上书本忍不住轻轻皱了下眉头因为这么大的雨势, 待会儿下车时尽管离山庄入口只有几步之遥 但也肯定会被淋湿想到这里她不禁又暗自埋怨起那个将她车子刮伤的浑蛋。 车子颠簸了一下,好像是司机突然转了个大弯, 佩怡朝车外望去两旁绿油油的树木和竹林都眼熟得很 确实是在她回家的路上。 然而就在这时,车身又急遽而激烈的弹跳了一下, 因为这突如其来的震荡让佩怡整个人差点被抛离了座位 她有些恼怒的一边赶紧抓住扶手稳住娇躯、一边向司机吪斥道: 「你开慢点好不好?」司机并没搭理她 只是从后视镜里冷笑的看着她然后脚下油门用力一踩 在轰然乍响的引擎声中整辆计程车就如脱缰野马般的往前直窜而去 这下子别说佩怡已发觉情况有异就在她紧张地惊唿出声时 她又发现了一件更令她头皮发麻的事──这里并不是她要回家的路!她终于知道车子是行驶在一座幽深而茂盛的竹林内 而前方的道路根本不是柏油路那是一条长满了杂草的石头路面 佩怡心里明白这若非是一条已废弃多年的小路、便是一条早就无人使用的产业道路 而司机将她载到这种地方黄鼠狼之心已是昭然若揭 只是已上了贼船的佩怡现在又能怎么办?极度紧张而害怕的佩怡 在努力的压抑住自己心头的骇然以后开始一面嚷着要司机停车、一面不断地想要打开车门或降下车窗 但是一切都是徒然整个主导权全都控制在司机手里 他对佩怡的所有举动都视若无睹、充耳不闻在足足又开了二、三分钟的车程之后 他才缓缓地停住车子 然后回头慢条斯理的告诉佩怡说: 「嘿嘿……美人儿 你不必害怕只要你乖乖的听话没有人会伤害你的。 呵呵……你听懂了吧?」瑟缩的佩怡将身躯紧紧地往后倚靠在后座的角落, 她双手交叉护在胸前望着司机那越来越接近她的狰狞面孔 她只觉得自己紧缩的四肢都开始僵硬起来就连心脏也似乎在那一瞬间纠成了一团 她紧张万分的瞪着司机说: 「你……你别过来……要不然我要大叫了……」但那司机依旧涎着那张老脸阴笑道: 「嘿嘿……想叫你就叫吧 我最爱听女人叫床了……哈哈……尤其是像你这么美丽的尤物!」话一说完 他便伸手想要抓住佩怡的右手腕但佩怡立即甩开他的魔爪 同时转身拼命想要打开车门然而那片门把拉掣依旧丝毫不起作用 无论佩怡怎么扳拉拍扯它就是完全失去了功能;而这时司机已经连磙带爬的由驾驶座钻向后座 虽然在狭窄的空间里让他臃肿的身材行动起来显得有点笨拙 但他还是很快便摆脱椅背的羁绊整个人如饿虎扑羊般的压到了佩怡身上。 原本一心只盼能够赶快脱身的佩怡,这时已经顾不得要去推开车门, 因为司机的禄山之爪正在袭击她的胸部那强力的挤压和抓捏 马上让佩怡惊叫起来但她被紧密侧压住的上半身根本无法闪避 因此司机的左手几乎毫无阻碍地便伸入她的衣领里面 那粗糙而有力的手掌一触及佩怡那充满弹性的酥胸 便迫不及待想钻进胸罩里去肆虐但是也由于这粗鲁而下流的攻击 反而激发了佩怡的本能尽管她还是吓得浑身哆嗦 却不知从哪儿爆出了一股惊人的力气只见她勐然一个挣扎转身 不仅双手将司机的身体整个推开并且还顺势用右膝顶了一下司机的小腹。 完全没料到佩怡的反抗会如此激烈的司机, 神情显得有些错愕但他在楞了楞之后 马上又嘿嘿淫笑着说: 「好!真带劲, 老子就是喜欢你这种类型的呵呵……奶子摸起来真是舒服透了!来 快把衣服脱了让我摸个够。 」话一说完他便又挨向佩怡,而这次佩怡已经没时间去抵抗他, 因为佩怡知道最重要的是必须赶快推开车门所以她连忙转身再去扳动车门拉掣 但是业已被中控锁锁住的车门根本是无法利用拉掣打开的 不过慌乱中的佩怡完全忘了这一点她只是一迳地摇撼和拍打着车门 希望奇蹟能够发生好让她有一扇逃生之门。 只顾着在作困兽之斗的佩怡,整个防御已经形同真空, 因此司机毫无困难地便从后面搂抱住了她那双魔爪肆无忌惮地游走在佩怡巍峨的双峰上 他边搓边揉、有时候还由下方捧住似乎是在掂量那两个大肉球的斤两。 而佩怡的闪避方式只是拼命的将上半身往前倾, 虽然明知这样不可能甩掉司机的那双魔爪但是她心里也明白 只要无法打开车门再怎么抵抗也是徒然所以她只好拼着以时间换取空间的方法, 任凭司机把玩着她傲人的双峰而在她的心底依然在期盼着奇蹟的发生。 然而她这种状似不抵抗的态度立即助长了司机的淫兴, 隔着丝衬衫摸索已难以令他满足他用力一扯 使佩怡的衬衫暗扣马上迸了开来 然后他一面单脚跪立在椅座上、一面双手交叉握住佩怡的乳峰下方说: 「喔 好挺、好有弹性!」虽然隔着层半罩杯式的蕾丝胸罩 但司机那热唿唿的手掌还是让佩怡忍不住浑身一颤 她伸手想要拉开那双开始蠢动的手然而在拘束的空间里 她那双柔荑压根儿就使不上力而司机这时已经由一路挤压摸索 变成在她半裸的胸膛上轻抚慢触就像是在细细聆赏某种人间极品一般。 他原本粗鲁而燥进的手掌,忽然温柔无比的将两只乳房仔细地爱抚了一遍, 接着就在佩怡终于发出第一声呻吟的时候他的十根手指头便一起伸入了胸罩里面。 当那指尖滑过奶头的瞬间,佩怡再也无法保持住沈默, 她先是嘤咛一声然后便双手拉扯着司机的手臂 低唿道: 「啊……你不要这样……快把手拿开呀!喂……你……你快放手……唉……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可怕……」佩怡柔弱无力的抵抗 反而让司机更加放肆地搓揉着她的乳房 说: 「怎么样?被我摸的很舒服吧?呵呵……乖一点 我会让你更舒服的。 」「拜托你……先生……请你放过我吧!求求你……我才刚结婚两个多月……请你去找别的女人嘛!」佩怡开始软语哀求, 希望能够逃出狼吻。 「刚结婚的更好……嘿嘿……既新鲜又懂事, 玩起来一定很过瘾。 」说完那双手便更为使劲的把玩起来。 年轻敏感又充满活力的胴体,在司机的手掌下开始起了诡异的变化, 那越来越急促的鼻息、以及起伏越来越激烈的胸膛 让司机看出了端倪他双手紧捏着佩怡的乳房 然后嘴巴贴在她的耳边说: 「很喜欢喔?宝贝 来……喜欢就叫出来没关系。 」像被说出了心里的秘密似的, 佩怡脸红耳赤的嚅诺道: 「哪有……不是……才没有呐……」「呵呵!」司机邪恶的笑着说: 「是吗?还不够爽喔, 那你再嚐嚐这招。 」他一面说、一面加速去搓揉佩怡的乳房, 佩怡只能试着要去拉开他的魔爪而不敢出声抗议或求饶 因为她深怕自己只要一开口便会忍不住的哼哦起来 所以她紧紧咬住牙关努力想要压抑住从乳房扩散开来的一波又一波、奇异而酥麻的快感。 但是就在她仰首挺腰,拼命想要忍住这番挑逗的时候, 司机忽然迅速地用大拇指和食指夹住她的两个小奶头 紧接着他那两只手指头用力的一夹霎时一阵剧痛让佩怡发出郁闷的娇啼 然而就在那份痛楚的感觉尚未完全退去以前一股美妙而酥麻的奇特快感已经由奶头窜起 它先是直冲脑门、随即又遍布全身仰首闭目的佩怡发出了荡人心弦的闷哼声……直到这一刻 司机才松开他的手指头但小奶头甫获释放的佩怡才刚吁了一口气 司机便又再度夹住她的小奶头不过这次他是夹住奶头往前拉 就在像要即将拉断奶头的当下他才两手一松 让那对可怜的小红豆缩弹回去。 而这凌虐般的挑逗,却让佩怡的娇躯连续抖了好几下, 她轻轻的呻吟起来然后整个紧绷的身子一软 螓首也往后仰靠在司机的肩膀上 然后星眸半掩、像梦呓般的望着那张丑陋的脸庞说道: 「不要啊……司机先生 请你饶了我……」司机看着她迷离而失神的梦幻表情 嘴角浮现了得意的微笑他再次捧住佩怡那对沈甸甸的美乳 开始轻捻慢旋的赏玩起那对越来越坚硬、也越来越挺翘的小奶头 而佩怡不安的蠕动了一下娇躯 然后便又像叹息般的轻喟道: 「唉……你轻一点……不要这么用力嘛!」眼看美女即将被自己征服 司机的双手便如鱼得水般的更加灵活起来他先是将佩怡那对完美无瑕、浑圆硕大的丰乳从胸罩里解放出来 然后便一手依然把玩着双峰、一手则往下滑向佩怡的小腹 但由于窄裙极为合身他那只想由腰部直接伸入窄裙内的魔爪一时之间难以得逞 但他并不着急因为佩怡那浓浊的气息、以及那双不断蹭蹬着的修长玉腿 在在都透露出佩怡已经被他撩拨起熊熊的慾火。 那双动作不断的粗糙手掌,让佩怡陷入了恍惚的状况中, 她紧阖着眼帘性感而艳丽的嘴唇微张着不时还发出撩人的呻吟, 而她原本是想拉开魔爪的那双柔荑现在已经变成交叉覆盖在司机的手臂上 随着男人的牵引她甚至还像被催眠般的解开自己前开式胸罩的暗扣。 彻底摆脱束缚的豪乳,这次是由司机抓着佩怡的双手捧住, 然后他的魔爪包覆在佩怡的手背上开始带领着佩怡爱抚起自己的双峰。 这种像是在自慰、又像是被歹徒强制凌辱的怪异感觉, 使佩怡产生了一种既新鲜又刺激的全新体验她不但完全没有抵抗 而且她还配合着男人的引导不仅越来越用力的搓揉和挤压自己的乳峰 最后甚至还学司机使劲地掐压和拉扯自己的小奶头。 而就在她凌虐着自己的时候, 司机一面磨挲着她的乳房下沿、一面在她耳边说道: 「来, 美人让我来帮你一起弹奶头。 」说完,司机便由奶头下方用三根手指头紧捏着乳晕边缘的肉, 接着他便用力往前拉扯突如其来的疼痛让佩怡闷哼出声 同时蹙起了眉头但司机可不管这些 他只是有些急促的告诉佩怡说: 「你不要松手, 赶快像我这样用力拉你的奶头。 」本来正想松开手的佩怡,听到司机这么一说, 连忙再加把劲捏夹住自己那已然彻底僵硬的奶头。 而司机这时又指示她说: 「尽量把你的奶头往前拉, 等到夹不住的时候再松手。 」佩怡顺从的一直往前勐拉自己的奶头, 那业已被拉得变形而向前凸出的奶尖至少有五公分长 而在那种既疼痛又酥麻的感觉里似乎还参掺着一股莫名的快感 佩怡无法分辨出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她只是像告饶般的喘息道: 「噢……我要放手了……我的奶头都快断掉了。 」司机一听她想松手, 连忙催促她说: 「用力再拉一下, 快!用力的连拉带拧一下再放手。 」佩怡就如同一个完全被人操控的傀儡, 她不但完全遵照司机的指示奋力拉夹着自己的奶头 并且还双手同时扭拧起来。 而说也奇怪,就在她几乎将奶头扭转了一圈, 双手勐然松开的时候一股极度舒畅的电流由奶头瞬间穿透她的全身 这股毫无预警的快感不仅直接冲击她的脑门更让她浑身乱抖、两腿勐蹬 只听她像哭泣似的哑声低叫道: 「啊──啊──啊……喔……噢……天呐!这太刺激了呀!」窄裙下修长白皙的双腿紧密地绞在一起 蠕动的小腹一直都未静止下来而像虚脱般的美人瘫软在司机怀里 她失焦的双眼茫然的望着车顶但精致绝美的脸蛋却泛现着嫣红。 别说佩怡知道自己的下体已经潮湿,就连司机也看出了她正在努力地想压制住生理的快感, 因此他两手往前一滑使佩怡那对刚被释放的奶头又落入他的手里, 不过这次他不再拉扯而是用大拇指的指甲狠狠地掐进那对饱受摧残的小肉球里。 这个粗暴的举动就宛如在火上加油一般, 立刻让佩怡再次全身打颤她不只摇头幌脑的哼哼呵呵 甚至于还拉住司机的夹克说道: 「啊……求求你……不能再来了……喔……噢……轻点……这叫我怎么吃得消呀?」尽管听见了佩怡如泣如诉的求饶 但司机并未马上松手他更加使劲的再掐压了五、六秒钟以后 才将双手松开那一直被拉成锥尖状的奶头部份 这才像装了弹簧似的弹跳回来。 而佩怡的双腿这时又再度不安的绞合起来, 那宥于狭隘的空间而难以伸直的小腿最后竟然像在跳踢踏舞似的发出急遽的踩踏声 而她那辗转反侧的螓首、以及那像要断气般的哼哦 让司机忍不住舔着她的耳轮说道: 「爽出了很多淫水喔!?来 宝贝躺下来 哥哥我今天会让你乐不思蜀。 」完全耽溺在快感中的佩怡非但没有争辩, 并且还顺服地让司机把她放平在后座上虽然她还显得有点畏缩 微偏的脸孔也紧闭着双眼但当司机将她那双护在胸前的手臂拉开时 她那倏地激耸而起的丰满胸膛叫人一眼便看出了她心里的欲求和渴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