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话军检「允许我吻你一下。 」「我……」女兵正迟疑着,爱瓦却突然一把抱起赤身裸体且湿淋淋的女兵, 嘴唇霸道的压到女兵的芳唇上。 女兵想挣扎,却徒劳无功,她简直就像是恶狼面前的一只小鸡。 爱瓦的嘴紧紧的压住她的双唇,她想叫喊都不可能。 更要命的是,爱瓦并不只是吻她,他的大手已经按在她丰满的乳房上并且使劲的抓捏起来。 她的乳房好有弹性,她的丰满令爱瓦顿时热血沸腾, 那硬硬的肉枪毫不避讳的顶在女兵的小腹上。 爱瓦也不顾她满身是水,一边亲吻她的嘴唇, 一边从她的乳房抚摸下去直接抚进她的下身, 穿过那不太茂密的丛林后爱瓦的手指就直接揠进她的幽谷中。 女兵的身子不停的挣扎,但无济于事。 她的嘴被爱瓦的嘴紧紧的吻着,叫喊不出来, 渐渐的她也不想叫了,爱瓦灵巧且富有男人霸气的舌头, 已经强行撬开她的贝齿钻进她的嘴里,缠绕起她的香舌。 这样一个赤身裸体的女孩,被一个强且有力的少年强 吻、抚摸着, 自然会有一些恐惧可是,恐惧却渐渐变成了一种慾望。 这种慾望让她丧失应有的抵抗。 于是,爱瓦解开自己的裤子,将硕大的肉枪掏了出来。 女兵被爱瓦抱到洗手台上,他大手分开她的两腿, 又握着那粗大的肉枪挺了上去。 女兵的两条腿被强迫岔开在他的大胯上, 那灼热的肉枪直刺她的幽谷。 「哦……」尽管女兵的嘴被爱瓦的唇强压着, 可还是叫出了声音。 他的肉枪刺进去的一刹那,给她带来了撕裂般的疼痛。 「别叫,外面的人会听见的。 如果别人看到我们在长官的浴室里做这种事, 你会受到更加严厉的惩罚!」爱瓦总算放开女兵的嘴 但随时准备再次堵上去他不敢保证这个女兵会就这么束手就擒。 在他眼里,凡是能当兵的女孩都有些烈性子的。 但女兵出乎意料的温驯,她只用略带仇恨的目光瞪着爱瓦, 他竟然就这样夺去了她的贞操!「你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女兵咬牙切齿 却不像她想表达的那么恶狠狠。 她的眉头依然皱着,显示她的下身还剧烈的疼痛着。 「我会负责的!」爱瓦调皮的笑了,又将肉枪往里挺进了一截。 「哦……」女兵又痛楚的叫了一声,不过这一次不是大喊, 而是压抑的低喊。 她皱眉的样子更加好看,也惹得爱瓦更想奸淫她了。 「你打算怎么负责?」女孩的两腿分开着上?起来, 她似乎觉得这个姿势能减轻她的痛苦。 她目不转睛的看着爱瓦,好像在使劲记住这个男人的样子。 「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爱瓦开始慢慢的抽送。 「哦……喔……」女兵的呻吟里有一半是疼痛, 而另一半则是快感。 「就这样负责吗?那也太容易了吧?哦……喔……」爱瓦学着女兵呻吟的样子。 「我想知道你的名字!」女兵忍着快感与疼痛说道。 「我叫爱瓦。 」爱瓦很自豪的挺动着身子。 「你不用刻意去记,你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我的名字。 别的男人永远都没有我这样的力量。 」爱瓦说着,将肉枪往里一推,硬硬的顶在女兵凸起的花蕾上。 「啊……」剧烈的快感伴随着痛楚一齐袭来, 让女兵的身子一下子蜷了起来。 爱瓦一边抽送,一边亲吻她的小嘴,吸吮着她的香舌, 这个女兵的呻吟就只能堵在喉咙里了。 随着爱瓦的抽送,女兵很快就达到了高潮。 爱瓦知道,洛芙娜上尉找不到他的话,一定还会回来的, 所以他不敢恋战把握时间在女兵身上快速抽动了一阵, 在她的剧烈扭动中将一阵阵的热精射了出来, 完全不担心她会因此怀上他的孩子。 他把女兵从洗手台上抱下来,女兵强忍着疼痛开始穿衣服。 「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爱瓦冲洗着自己的身子, 看着艰难的穿衣服的女兵。 「西奴娃。 」女兵娇羞的看了爱瓦一眼,当她穿好衣服后, 她对他的恐惧已经彻底消失了而且刚才那种想告发他的想法也不存在了。 「名字不错,挺顺耳的,跟人一样漂亮。 」爱瓦伸手捏住西奴娃那尖尖的、滑腻的下巴, 她那长长的睫毛眨动着像一个天真可爱的布娃娃。 「你也挺帅的,是不是都是这样强迫女孩子?」西奴娃好像并没有贬低爱瓦的意思。 「偶尔。 不过,在这军队里你是第一个!」「那我很幸运了?」西奴娃竟把身子贴了上来, 双手穿过爱瓦的腋下环住他的腰,「不过, 你好像是刚来的。 对了,刚才洛芙娜上尉要体检的人不就是叫爱瓦吗?」西奴娃之所以进到这间浴室, 就是过来请洛芙娜去帮爱瓦体检的刚才问爱瓦名字的时候, 她只是想找机会报复他现在她才忽然反应过来。 「让上尉多找一会吧!我们又不急。 」爱瓦搂着西奴娃亲吻起来。 「不行,一会儿洛芙娜回来会责罚我的!」西奴娃赶紧推开爱瓦, 匆忙逃出浴室。 看着她慌张跑走的身影,爱瓦笑了,这个小妞的小嘴还挺有滋味的, 吻起来非常香甜柔软。 她的下体虽然紧了些,但进出的滋味也不错, 特别是她那苗条的身子爱瓦双手握着她那细腰的时候, 感觉相当过瘾。 西奴娃出去没多久,洛芙娜就进来了,爱瓦正在整理衣服。 「爱瓦,你怎么在这?我到处都找不到你!」看到爱瓦竟然出现在她的浴室里, 她有些意外虽然这间浴室并不是她个人专用, 但在这个卫生院里比她职位高的女性寥寥可数, 与她同级的也不多所以没人敢在这里随便洗澡, 但地上分明有水是有人洗过澡的痕迹,她甚至还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呵呵,我……走错地方了。 上尉,有什么事吗?」爱瓦问道。 「中校要我帮你体检,这是例行公事。 出去,到体检室里等我,我要洗澡了。 男人是不可以进来的。 」洛芙娜表情严肃的说。 「好吧!这浴室真好,什么时候我也能配一间?」爱瓦一边往外走着, 一边打量这间浴室有些恋恋不舍的样子, 一点也不顾忌洛芙娜有些恼怒的表情。 爱瓦出来之后,洛芙娜将门锁死,再次脱掉衣服。 刚才她正要洗澡,却被中校的命令打断, 她就有些生气没想到这个粗野的男人竟然敢跑到她的地盘来。 爱瓦出了浴室后,并没有立即走开,而是倚在浴室的门框上听洛芙娜洗澡的声音。 浴室里的水哗哗的溅到地面上,发出了很大的响声。 洛芙娜搓洗着身体上每一个敏感的部位。 虽然她刚才对爱瓦严厉了些,但爱瓦的样子却不令她讨厌, 她甚至有些喜欢这个将军的儿子。 洛芙娜知道,爱瓦不但出身将门,他在伐巴贡短短几个月, 竟然就解决了边境困扰已久的问题并取得了南方边境的永久安宁, 无论如何一个不过十七岁的少年竟有如此能耐, 已经令许多成年人汗颜了。 「洛芙娜上尉,你要洗多久呀?」爱瓦倚在外面的门框上, 突然大声问道。 「你怎么还没走?」洛芙娜有一种被突然打断遐想与被偷窥的气恼。 「我想跟上尉一起走。 」爱瓦说道。 「我洗澡的时候,不希望有人在偷窥!」洛芙娜抗议说。 「我可没有偷窥,我现在脸朝着外面,不信你出来看看。 」爱瓦调皮的说。 洛芙娜不再跟他斗嘴,眼睛一转,计上心来。 「大约一个小时吧!」洛芙娜一边搓洗着丰满的乳房, 一边朝外面说道。 「那我还是去体检室里等你吧!在哪呢?」「出了门往左转就会看到门牌了。 」爱瓦出了门,往左一看,果然有个门牌上写着「新兵体检室」。 爱瓦走进去之后,发现里面并没有人,连个护士都没有, 这让爱瓦很失望。 他在沙发上坐了十几分钟后,就开始打量起那些仪器来。 「不要乱动那些东西!」他正观察着一个器皿, 突然一道悦耳的女声响起爱瓦回头一看, 洛芙娜走了进来栗色鬈发还没有全干,闪着湿润的光泽, 更加好看了。 「这么快?」爱瓦意识到刚才是被她骗了, 「就说嘛女人本来就比男人少了一点,怎么会花那么长的时间洗澡呢?」爱瓦放肆的目光在洛芙娜那让人热血喷涌的胸脯上打转, 大概是她身上没擦干就穿上衣服结果胸前一小片地方弄湿了, 春光若隐若现。 「你怎么不说女人比男人多了两块肉?」对于这样一个十七岁的少年, 洛芙娜并不羞涩更不想让一个比自己小好几岁的男孩占上风。 爱瓦果然有些招架不住了,毕竟洛芙娜比他老辣得多。 爱瓦不想把这个女人惹火,万一检查的时候, 她藉着各种名义折磨他的话他就惨了。 「来,躺在这上面。 」洛芙娜指着一张金属床说。 爱瓦躺下后,洛芙娜便将一些仪器接到爱瓦的四肢上, 一边调试着仪器很快的,上面就显示出一组数据。 「你是龙血血脉?」「当然。 」「可……」「我是特种的龙血血脉, 这是露丝将军的结论连女王陛下都承认的。 」「特种龙血血脉?我怎么没听说过?」「你没听说过的事情多得很。 」「战斗力三级。 」「有没有搞错?我至少应该是六级吧?连野狼王国的四大高手都打不过我, 这机器是怎么测的?是不是出了毛病?」爱瓦头?了起来 觉得这个检测结果太不可思议了。 「这个仪器是我们哈斯帝国最权威的厂商生产出来的, 连露丝将军都不怀疑它的可靠性怎么会出错?」「查理是几级?」「他好像是五级吧?」洛芙娜开始犹豫起来, 她清楚记得上午汤姆打败查理的时候,是爱瓦在背后操纵的, 这未免太没有说服力了吧?「那我至少应该是六级 怎么只有三级呢?」「可能……可能……我也说不清楚 你能让我检查一下你的身体吗?」洛芙娜更加犹豫了。 这显然是一个自相矛盾的结果,现在连她自己都不相信了。 爱瓦打败了查理,这可是一个不争的事实!「难道你现在不是在检查着我的身体吗?」爱瓦有些不解了。 「我是说……你能不能脱了衣服让我检查一下?我想, 你的身上一定会有一些特别的情况没有被仪器发现 我只能凭肉眼来判定了。 」洛芙娜为难的说,她还从来没有这样要求过别的士兵, 可是爱瓦的情况实在特殊。 「随便,别让别人进来看我的身体就好, 只能你独自看。 」爱瓦讲起条件来。 洛芙娜苦笑了一下, 心想: 「又不是女孩子, 这么怕人看!」洛芙娜解开繁在他四肢上的仪器 将他的衣服一件件扒了下来。 当只剩下最后一件内衣时,洛芙娜犹豫了一下, 因为爱瓦那粗大的家伙开始挺了起来洛芙娜觉得有些吓人。 爱瓦看洛芙娜为难的停下来,只好自己动手了。 那长硕的程度简直跟小孩子的腿差不多, 洛芙娜看都不敢去看但她不得不伸手触碰爱瓦那肌肉结实的胴体。 她看得出来,爱瓦的肌肉跟别的男人极不相同, 简直就像是用金属打制出来的泛着金属的光泽。 皮肤下的血管也很特别,像是锻造过的一样。 洛芙娜是具备透视能力的医师,她可以凭肉眼看清爱瓦身上的每一条血管。 爱瓦的血管是她前所未见的。 练习斗气的人,经常都会用斗气冲击自己的血管, 以增加抗击打的能力与血液的循环由此吸收外面的能量, 增强自己的技能。 显然,爱瓦不只一次的吸收过外部的能量, 而且不是一般的能量。 「你越级打过几次?」洛芙娜问道。 「我只跟四个野狼王国的剑士交过手,可我发誓, 没有吸收他们的能量。 」爱瓦说。 「那就怪了,你血管的韧性却证明你不只一次的吸收过别的高级能量源, 否则不可能如此坚韧。 」洛芙娜对自己的透视能力非常自信,她从未看走眼, 而爱瓦这种被特殊能量锻造过的血管里必然蕴藏着特异的能量。 爱瓦当然不想跟洛芙娜透露,自己曾经跟露丝的那两次特别的做爱。 露丝正是在做爱的过程中,将她身体里的一部分异能输送到爱瓦的身体里, 而且在帮爱瓦做初次体检的时候在他身体里注射的龙血试剂, 就让爱瓦的身体尤其是血液起过剧烈的反应。 也正是从那时候起,爱瓦才意识到,自己的血与某种物质相遇的时候, 会产生强烈的反应。 虽然还不能断定那是不是一种排斥现象,反正曾让他的身体一度相当难受。 后来跟凯瑟莉的交合,再次让他的身体膨胀起来, 他还是靠着初级的斗气才度过了劫难。 而每一次劫难过后,他的身体都会更强壮一筹, 与魔女丽莎的交合更让他占了大便宜否则他现在也不可能有如此的战斗力。 但测试结果却显示他的战斗力只有三级, 真是不可思议。 当洛芙娜的目光落到爱瓦胯间那一根长物上时, 爱瓦也有些调皮的说道: 「想不想试试它的威力?」「去你的!一个小孩子还想在我面前逞能 小心把你折断!」说着洛芙娜的纤手在爱瓦的肉棍上抚了一把。 那粗而富有弹性的肉棍,对于一个寡妇来说, 自然有着巨大的吸引力。 她的手又抚了回来: 「看不出来,你还真不是个小孩子了!怎么, 也吃过女人了?」洛芙娜勾人的眼睛看着爱瓦那地方说。 「没吃过像你这么漂亮的女人。 」爱瓦同样动情的看着洛芙娜。 「把衣服穿上吧!这里可是体检室。 」洛芙娜站起来的时候,在爱瓦那一根开始充血的肉棒上握了一下, 柔滑的手指顺着那粗粗的一根滑下来一直抚过爱瓦的睾丸, 让爱瓦一阵爽快。 爱瓦再无赖也得站 起来,上尉如果要维护自己的话, 会有很多办法。 爱瓦从测试床上下来,正准备再找个话题, 洛芙娜却说: 「来你到这里,我再帮你测试一下。 」这仪器爱瓦从来没见过。 那是一块厚达十公分的钢板,至于是不是特制的, 就不得而知了。 「现在请你全力打击这个地方!」洛芙娜在那块厚钢板上用粉笔划了一个圆圈, 「让你的力量尽量集中在这个圆圈。 记住,是全力。 」身穿白长袍的洛芙娜站在一旁,她的深眼窝与深蓝色的眼睛, 都让男人着迷。 「我能穿透钢板吗?」爱瓦对自己的能力有些怀疑, 他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试验就连跟人打架都很少。 「试试看嘛!」洛芙娜很有耐心的看着爱瓦, 她的目光具有相当的鼓励作用。 「打坏了不用赔吧?」爱瓦生怕洛芙娜会藉此报复自己对她的调戏。 这个体检室里的任何一件仪器都是极其昂贵的, 虽说他的父亲完全赔得起但他一定会落得一个破坏军检仪器的罪名, 说不定会因此遭到监禁。 被监禁事小,被女人耍了的话,那可就糗大了。 洛芙娜无可奈何的笑道: 「这是专门用来测量击打力量的仪器, 你击打的瞬间会有一个数据传输到终端的仪表上。 你看,这就是数据仪表。 」说着,洛芙娜朝那个圆圈轻轻挥了挥手, 一组数据立即显示在那个仪表萤幕上。 「你只是挥了挥手,就有八百多磅的力量?」爱瓦惊得差点掉了下巴, 「这个仪器可靠吗?」看着那组数据与洛芙娜轻轻一挥之间的巨大差距 爱瓦觉得这绝对是一台故障的机器。 不然,一个女人轻轻一挥手,怎么会有八百磅的力量?「要不要用你的身体试试?」洛芙娜举着手问道。 「还是不要吧!我先试试这台机器到底是不是真的有问题。 」爱瓦也学洛芙娜朝钢板轻轻挥了挥手, 结果仪器上显示出的数据却是零。 爱瓦不服气,运起斗气,在手上加重力道, 他估计这打出去之后足以击倒一个壮汉。 然而,当他奋力一挥之后,萤幕上显示出的力量却只有八十多磅。 如果洛芙娜没有做什么手脚的话,那么, 刚才她所挥出的力量就足以让他的肉体无法承受。 爱瓦惊异的朝洛芙娜看去,洛芙娜嘴角微翘, 得意的笑了起来。 爱瓦当然还没使出全身的力量,能将查理一招制住的爱瓦, 自然不会只有八十多磅的力量。 现在他要试一试自己卯足了全力到底能达到什么程度。 他屏住唿吸,将全身的力量集中到双掌上。 虽然看不见他手上有火球甩出,但那两掌击出之后, 那块厚厚的钢板发出了一声沈闷的巨响仪表上立即显示出一千六百磅的数字!「嗯!没错, 你是一个四级战士了。 」洛芙娜赞赏的说,像爱瓦这么年轻却能够打出这样数值的人已经非常少见了。 但这是爱瓦卯足力气才打出的数据,与刚才洛芙娜轻轻一挥就击出八百磅的力量相比, 爱瓦自惭形秽。 这个女人要是重重挥出拳头的话,搞不好会活活打死一头成年大象。 「你是我见过最英武的少年!倒不是因为你是凯尔将军的儿子, 你的力量确实不小只是不知道你的力量是从什么地方获取的?」爱瓦知道, 在这个聪明的女人面前编造什么理由都会被她识破 倒不如实话实说。 「你会相信吗?」爱瓦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到洛芙娜那十分诱人的胸脯上。 军装虽然严密的遮掩她的每一寸肌肤,而且外面还罩了一层白袍, 但那一对硕乳的魅力却无法被遮盖。 「说说看,也许我会相信。 不过,别太夸张哟!」洛芙娜娇媚的看着爱瓦, 他实在是个风流倜傥的小伙子脸型棱角分明, 浑身透着一股英俊之气让女人不动心都不行。 不然,在浴室里的时候,那个叫西奴娃的女兵也不会那么顺从的被他奸淫了。 「我第一次跟女人做爱的时候,身子就像要爆开似的胀了起来, 可我凭着斗气控制进入我体内的能量这样, 每次交欢我的身体都会跟着加强。 呵呵,你也许不知道,我头几次跟女人做爱后, 都差点让自己的血管爆裂我是用命换来的。 」爱瓦定定的看着洛芙娜深蓝色的眼睛说。 「你是说,在跟女人交合的时候,你从她们的身体里吸取了她们的能量?」「这个我不知道, 可能是女人的阴精进入了我的血液后让我的身体发生了变化吧!」爱瓦也是猜测, 对此他自己也没有什么科学的结论。 「每次都这样?」洛芙娜好奇的看着爱瓦, 好像在猜测这个十七岁的少年是不是在撒谎。 「至少头三次是这样。 」爱瓦记得很清楚。 但有一点他却忽略了,他与继母玛格丽特做爱的时候并没有这样的反应。 「你能不能告诉我,第一个女人是谁?」洛芙娜猜测这是一个跟爱瓦有着亲戚关系的女人, 因为这种年纪的男孩不太可能敢去强奸一个外姓的女人。 「露丝小姐。 」爱瓦肯定的说,语气里充满了自豪。 「露丝?你说的是基因监定委员会的露丝吗?」洛芙娜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 或是同名的女孩因为这个名字实在不算少见。 「洛芙娜小姐难道也认识露丝小姐?」爱瓦明知故问, 因为露丝大名鼎鼎她既然是监定委员会成员, 而洛芙娜又在军医界没有不认识露丝的理由。 凭着刚才洛芙娜轻轻一挥就可以打出八百磅的力量, 爱瓦也觉得她绝对不是寻常的女人。 怪不得这么漂亮的女人在费德勒手下,却不会被费德勒染指。 「哦……认识、认识。 」洛芙娜简直惊呆了,她怎么也不敢相信,这么一个十七岁的毛头小子, 会上了露丝那样有身分的美女!或者说露丝这样的美女, 怎会被一个十七岁的少年上了?难道露丝疯了?看着洛芙娜若有所思、不太相信的样子 爱瓦补充了一句: 「我没有骗你的必要吧?」「呵呵 我没有这个意思。 我跟露丝是同学,我们曾经一起到东方帝国学习过, 学的是军事医学而且都兼修了武技。 」洛芙娜显然是回忆起在东方帝国学习时的年轻时光, 眼神里有些向往之情。 「这么说,你跟露丝小姐都是我的校友了?我可以称你们学姐了!」爱瓦高兴得简直要跳了起来, 「对了露丝小姐怎么没提到这事? 」「也许, 她不想看到你如此高兴吧?」洛芙娜笑道: 「不过 她还是把身子给了你你可真够幸运的,干嘛还要抱怨她?」「你是说, 露丝小姐是看在我是她学弟的分上才跟我上床的?」爱瓦撇了撇嘴, 不以为然的问道。 「那你说是为什么?」洛芙娜问道。 「她完全是为了快感!」爱瓦很夸张的拨弄了一下自己胯间的长物。 洛芙娜很不高兴的瞪了爱瓦一眼, 说道: 「战斗就要开始了, 祝你有幸能在战场上保住你这宝贝吧!」说完 洛芙娜脱掉身上的白袍凹凸有致的身段显露了出来。 第七话迷魂阵大败三星将在爱瓦进行体检的第二天, 军队行进到哈斯帝国与野狼王国的边境。 单从野狼王国边境的军队活动情况来看, 似乎没有什么战争的迹象但情报人员却传来了野狼王国正往边境调集军队的消息。 此时的爱瓦已经正式成了一名百夫长,统领十个小分队的人马。 因为那次跟查理的比武,让爱瓦在军中的威望攀升了起来。 他虽然只是一个百夫长,却有着跟中校一样的知名度, 而且越传越神简直被传成了一个无所不能的少年。 其他的小分队都已经扎营休息,而爱瓦却带着他的小分队进行迷魂阵法的练习。 当然,所有参与练习的将士们一点也不明白这阵法的奥妙, 只有爱瓦才知道它的威力。 所有在他麾下的士兵们排成了一种奇怪的阵法, 并在他的指挥下变换着队形。 「那是在干什么?」费德勒看到爱瓦的士兵都手握兵器来回走动着, 很疑惑的问道。 「听说爱瓦正在训练他的士兵们一种奇妙的阵法!」费德勒的一个副官解释道, 他站在那里看了很久也看不出所以然,但他相信这里面一定有什么奥妙之处。 「他也就会哄女人罢了,你们等着看他在战场上出丑吧!」费德勒瞥了一眼后, 不屑的离开了。 虽然爱瓦在伐巴贡的成绩是他亲眼所见, 但他不相信那是爱瓦用这种阵法取胜的至少费德勒被爱瓦营救时是靠着偷袭成功, 只是他不愿意在士兵面前说起自己这段不光彩的经历。 洛芙娜却对爱瓦的训练非常感兴趣,全程观看爱瓦布阵运兵。 她在东方帝国学习过,虽然她并不精通这种阵法, 但她知道那些东方帝国的大将们曾经有不少人就是得益于这种奇妙的阵法。 「爱瓦,你只能指挥这八十多个人吗?」洛芙娜看着刚刚喊停的爱瓦问道。 按照新的战斗编制,一个分队就是八人, 爱瓦统领着十个小分队的人马当然只能指挥这八十人, 而且还包括他自己。 一个百夫长就这么大的权力。 「你要是再给我八百人,我也指挥得了。 」爱瓦非常自信的说,「怎么,你觉得我没有这个能力?只有这么几个人, 能起到什么作用?」洛芙娜觉得用不到一百人的队伍来摆阵实在有些可笑。 因为她在东方学习的时候,曾经看到过千万大军在将军的指挥下井然有序, 那才是真正的阵法!爱瓦嘴角撇了撇这对于一个自负的女人来说无疑是一种挑衅。 她天生就有一种不服输的 个性,更别说被一个毛头小子蔑视了。 洛芙娜突然转身,朝费德勒所在地方走去。 「中校,我有事相求。 」洛芙娜急急的追了上去。 如果让这个傲慢的指挥官进了他的休息室, 就别想把他请出来了。 「什么事?」费德勒停下脚步,慢慢的回过头。 「你能不能给我一千人马?」洛芙娜绽放出迷人的微笑, 漂亮女人的笑容就是一块敲门砖也是一张通行证。 「干什么?」「我想上前缐当一个指挥官, 这样可以替中校分忧!」「不要忘了你是帝国的军医!」费德勒弄不明白这个军医上尉到底想干什么。 「可能中校忘了,我还是一个高级战士!难道中校觉得, 我这个高级战士的指掸能力会比你那些迂腐的千夫长们差吗?」洛芙娜再次表现出她的高傲。 她的高傲能够在以傲慢着称的费德勒面前展现, 不仅因为她是王室成员也因为她有着在东方帝国留学的经历, 更重要的是她还是一个高级战士。 在整个费德勒指挥的军队里,洛芙娜是唯一的高级战士。 具有一定斗气的人才可以晋升到高级战士, 而且这是一个唯一与实力相当的等级。 达到了这个级别的战士,每前进一步,都需要进行实战测试。 为了晋升,高级战士有权力要求给予机会, 这种要求一旦提出就不能被拒绝。 「一千人?」费德勒有些为难。 虽然洛芙娜的要求不能拒绝,可随便从别的指挥官手里把人马夺来, 也不是那么好开口的。 「是不是中校很难跟你的指挥官开这个口?」「哼, 如果上尉愿意的话我可以把整个军队的指挥权都交到你手里, 你行吗?」费德勒连吃了几次败仗后 信心受挫看到身为高级战士又在东方帝国学习过的洛芙娜主动请缨, 他倒有几分庆幸。 就算是她打胜了, 那也是他费德勒的功劳: 要是打败了, 那么责任就可以推到她身上去。 「我不需要很多人,我只要你一千人!」费德勒立即写了一道手令, 拨给洛芙娜一千人马。 「多谢中校的信任。 」洛芙娜得意的领命而回。 当洛芙娜找到爱瓦时,爱瓦还在带着他的八十人练习迷魂阵法。 洛芙娜朝爱瓦挥了挥总指挥官费德勒写给她的手令。 只要有了这道手令,任谁都可以获得那一千人马的指挥权。 美女的手势总是很有魅力,爱瓦想都不想就走了过去。 洛芙娜却将双手往背后一放,这个姿势让两座玉峰更加突显出来。 「上尉不会又想检查我的身体了吧?」爱瓦取笑道。 「你以为自己的身体很有看头吗?小毛孩子别在大人面前耍酷。 我跟人上床的时候,你还没穿开裆裤呢!」洛芙娜娇笑着在爱瓦头上狠敲了一下, 爱瓦调皮的笑了。 「有什么事?」爱瓦问道,他看到洛芙娜脸上兴奋的表情, 猜想着或许有什么好事。 「自己看!」洛芙娜把那道手令塞给爱瓦, 轻轻的晃动着苗条又不失丰满的身体!爱瓦看了一会 懵懂的问道: 「这是什么意思?」「这是一千人 五百骑兵、五百步兵。 我要你让他们来摆出你的迷魂阵法!」「他们能听我指挥吗?我只是一个百夫长呀!」「从现在开始你就是千夫长。 保存好这张条子,别看他是你大舅子,没有了他的手令, 他照样不讲情面。 」洛芙娜虽然表情严肃,俊俏的脸上却禁不住流露出对爱瓦的喜爱。 爱瓦突然上前一步,一把抱住洛芙娜,举过自己的头顶。 「快放下我!」洛芙娜娇笑着,既害怕被士兵们看见, 又害怕爱瓦再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 爱瓦将洛芙娜放下后,又出其不意的在洛芙娜的芳唇上亲了一下。 他举起洛芙娜的时候,已经有士兵朝这边看了, 美女走到哪里都会牵引男人的目光而爱瓦搂着洛芙娜亲吻的时候, 更没有逃过士兵们的眼睛。 「看,我们的长官亲吻美女上尉了!」一群士兵立即欢唿起来。 洛芙娜羞得满脸通红。 「你这小鬼!净惹事!」洛芙娜并没有生气, 而是娇嗔的瞪了爱瓦一眼。 爱瓦放开了洛芙娜,亲自找到他所统率的一千人马的小队长。 不到十几分钟,一千人的队伍立即集合起来。 爱瓦的布阵非常奇特,他 从来不用复杂的讲解去迷惑士兵, 只要求他们做出规定的动作。 每一个小分队都担任着不同的角色,在洛芙娜眼里, 爱瓦布出的阵法与她在东方帝国学习时所看到的完全不同。 这小子还会独创?还是他根本就不懂迷魂阵法?带着疑惑的洛芙娜走到爱瓦身边。 「你这也叫迷魂阵法?」洛芙娜有点后悔把这一千人马的指挥权交给他了, 看来这个小子只会沽名钓誉并没有什么真本事。 「如果你轻易看懂的话,还叫做迷魂阵法吗?」爱瓦得意而傲慢的说, 他那犀利的眼睛此时正扫着这支庞大的队伍。 「臭美!我可是把赌注全都压在你身上了, 你可不能让我出丑!」洛芙娜把身子往爱瓦的跟前贴了贴 爱瓦几乎能够闻到她那带着幽兰味道的体香而且还感觉到鼓鼓的两座玉峰已经压到自己的胳膊上, 似是无意却让人躁动不安。 「为什么?」「我看好你哟!」洛芙娜将玉峰在爱瓦的胳膊上又蹭了一下, 然后离开。 说话的时候,两人的目光交会在一起,洛芙娜朝爱瓦挤了挤眼, 那股暧昧也让爱瓦心里不由得一热。 「有什么条件?」趁她没走远的时候,爱瓦追问道。 「如果能用你的迷魂阵打败敌人,一切由你说了算!」说完, 洛芙娜美丽的身影走进了卫生院。 两天之后,爱瓦已将他的军队训练得有模有样了。 这种迷魂阵法,不在于士兵有多善战,而在于主帅如何根据情况而变化运用, 所以爱瓦只要让他的小分队首领们看懂他的旗语即可 这样士兵就可以据此来变换自己的位置与队形 从而达到主帅所期待的阵形。 当军队训练得差不多的时候,野狼王国之师也集结到了双方边境。 让爱瓦非常惊讶的是,野狼王国的军队竟然多达两万人, 他 真不知道索菲娅女王到底是怎么想的明明对方以两万之众来犯, 为什么只派出几千人马来抵御而且还让几乎尽吃败仗的费德勒来作主帅!这不是明摆着将自己的军队送入虎狼之口吗?「对方是什么人为帅?」爱瓦向一个通讯兵问道。 「报告,是野狼王国的三星上将施奈瓦格!」「三星上将?是个什么级别?」「五星上将是野狼王国最高的级别。 一星就可以指挥一万人的军队,两星就可以指挥两万人的军队。 」「这么说,这个施奈瓦格可以指挥三万人马了?」「是的, 长官!」爱瓦从对方的主帅安排上就看出这次进犯哈斯帝国是蓄谋已久。 他们正是打了哈斯帝国不敢倾兵而出的心理, 才这么放肆的进犯哈斯南部边境。 更不出他们所料的是,哈斯帝国竟然跟往常一样, 派出一些泛泛之辈来应付周边。 爱瓦立刻透过了望镜看去,果然看到野狼王国之师的确不下于两万之众, 正以整齐的方阵黑压压的向这边前进着。 「快去把洛芙娜上尉找来!」爱瓦突然有了一个主意。 那天洛芙娜甩手之间就打出了八百磅的重量, 再加上那个大力士查理还有他这个千夫长的斗气之功, 不信拿不下这个三星上将施奈瓦格!而且爱瓦之所以要亲自上阵 自然还有他的想法。 如果单凭他一己之力,很难在短时间内将施奈瓦格擒获, 而-旦拖延了时间他的士兵就会损伤惨重, 区区两千人的哈斯军队将会被野狼王国的两万人马撕成碎片!洛芙娜与查理很快就来到爱瓦面前 虽然洛芙娜已经是上尉但此时爱瓦是有着中校授权的指挥官, 洛芙娜更想看到爱瓦的胜利所以她全力支持爱瓦的决策。 「洛芙娜、查理,擒获野狼主帅的重担就落在我们三个人身上了, 俗话说得好: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我准备用我的一千人马来对付这个施奈瓦格!」爱瓦信心十足的说。 他坚定的目光在洛芙娜俊俏的脸与查理满是横肉的脸上扫着, 他们的表情若有丝毫的动摇都逃不过爱瓦的眼睛。 「爱瓦,如果能够利用你的迷魂阵法多杀一些野狼王国的士兵, 就会增长不少能量这样又可以继续杀死更多野狼士兵。 而如果士兵们直接攻击一个三星上将,恐怕就得损失掉大量的能量吧?据我所知, 三星上将身边全是中级以上的战士我们的士兵又怎么会是他们的对手?这不是拿鸡蛋去碰石头吗?」洛芙娜立即提出了反对意见。 「如果能拿下那个施奈瓦格,我们会有什么好处?」爱瓦盯着洛芙娜问。 「当然是晋升了!我们哈斯帝国已经给周边国家的将军与战士们分别制定了相应的级别, 我们的晋升自然与所打败对手的级别有关打败的对手级别越高, 我们获得的晋升就越高。 可是,也许不等我们摸到胜利的边就没命了, 你以为三星上将是浪得虚名吗?」洛芙娜不以为然的说。 她实在后侮把这千人的指挥权交到这样一个不懂事的孩子手里。 「洛芙娜,还有一个好处。 虽然我们的能量会一点点的降低,但我们的经验值却会在与这位三星上将的拼斗中迅速增长。 如果我们只是去跟那些士兵们打斗,能量虽会增长, 但我们并不缺能量而是经验!要想让自己得到提升, 没有经验怎么办?能量再多都不能升一级!」爱瓦所讲的也是事实。 洛芙娜沈默了,她真没想到自己会误信这么一个懵懂少年。 虽然他并不看好那个费德勒,但现在看来, 费德勒的妹夫爱瓦也强不到哪里去。 俗话说: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其实现在已经没有什么讨论的馀地了, 野狼王国的军队越来越近他们的步伐已经让哈斯的士兵感觉到了脚下的震颤。 爱瓦从一个士兵手里拿过单筒望远镜,朝对方的阵容里望去, 他看到的每一张脸都是那么的严肃。 「他们干嘛都板着脸呀?」爱瓦拿下望远问洛芙娜。 「那是有着必胜信念的士兵的脸!」洛芙娜深有感触的说。 「我怎么看他们像死了老娘似的?」爱瓦不屑的说道。 「等你打败了人家再说这话吧!」现在洛芙娜更觉得爱瓦这小子是个没救的家伙, 两万人的军队竟然没有撑起他的眼皮这不是狂妄自大又是什么!野狼王国的军队越来越近了, 一面面绣着野狼图案的旗帜猎猎作响。 「我的工作站在医院,我得回去了。 」洛芙娜不是临阵逃脱,而是根本就看不到一点胜利的希望, 爱瓦的作战计画令她绝望透顶。 「你现在得听我的指挥!」爱瓦非常威严的说。 洛芙娜从来没有看过爱瓦如此严肃,他那张本来带着稚气的脸, 现在俨然一个将军。 「你想让我跟你一起送死?」洛芙娜眼里噙满泪水, 她不是怕死而是觉得这个少年不应该妄自断送自己的性命。 「你怎么那么肯定我会死?我的命还长着呢!」爱瓦说这话的时候, 表情却又不像是大敌当前反而像是要参加一场摔跤比赛似的兴奋。 洛芙娜不得不站到爱瓦的面前。 「听我的号令!直取敌军首领,我们要活捉施奈瓦格!」爱瓦一声令下, 所有的士兵都振奋了起来。 爱瓦以手中的旗子指挥着他的一千人马, 那五百步兵与五百骑兵不时变换着队形而对面野狼王国的军队则一直是步伐整齐划一的前进着, 丝毫没有受到爱瓦军队的影当两军逼近之后 爱瓦迅速变换着手中的旗子他的军队立即变成楔子形, 如一把尖刀直插敌阵。 原来整齐的军队,竟然在瞬间就被爱瓦的骑兵冲散了, 但在乱军之中爱瓦的军队依然保持着他所布置的队形, 洛芙娜与查理紧随爱瓦朝着最大的那面旗子冲了过去。 虽然施奈瓦格的身边不乏中级战士,但遇到爱瓦的阵容后便四散瓦解, 这种奇怪的阵法不但没有消耗掉战士的能量 反而增强了士兵的信心。 他的几百人马很快就冲到了三星将军施奈瓦格的周围。 三星上将毕竟不是泛泛之辈,只看他手中那把宝剑就可见他的威力了。 遗憾的是,爱瓦的士兵却只是围而不战, 将对方的士兵全都挤到施奈瓦格的周围让这个三星上将无法施展他的剑术。 「闪开!」施奈瓦格焦躁的喊着,挥舞着手中的宝剑, 朝自己的士兵砍杀起来。 他想突破自己士兵的包围,杀入爱瓦的阵地中。 但那些野狼王国的士兵为了保命,竟然格挡起施奈瓦格的宝剑, 这就形成了自相残杀的局面。 爱瓦的军队如同一道铜墙铁壁,将施奈瓦格围得水泄不通, 而且野狼王国的士兵又无法出击因为爱瓦的士兵手里都有盾牌。 野狼王国的人不论是围在里面的,还是被圈在外面的, 都无法打到爱瓦的人。 野狼军队同时被爱瓦的另一支队伍扰乱着, 他们很快就大乱阵脚战斗力自然下降。 而爱瓦的军队中却隐藏着一名神奇的弓箭手, 就是路易斯他的弓箭百发百中。 只见爱瓦朝路易斯使了一个眼色后,路易斯的弓箭便从坚固的「城墙」里探了出来。 只听飕的一声,施奈瓦格的左眼便中了一箭!他虽然中箭, 竟然喊都没喊一声将箭折断后继续战斗,但战斗力已经大不如前了。 爱瓦与洛芙娜、查理一齐冲进敌阵,将早已被施奈瓦格砍杀得溃不成军的野狼王国护旗战士们杀得四处逃窜。 他们在逃窜之际,被爱瓦的铁桶军杀得片甲不留, 只剩下施奈瓦格独自在爱瓦的迷魂阵里左冲右突。 湖三个高级战士围攻一个施奈瓦格,却占不了什么上风, 而且施奈瓦格还带着箭伤那半截断箭还插在他的眼睛里, 鲜血淋漓。 爱瓦在与施奈瓦格拼杀的时候,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能量在迅速下降, 就连洛芙娜也渐渐感觉到能量的流失。 但他们谁都不敢松一口气,稍有疏忽,就会遭到施奈瓦格的宝剑的致命袭击。 况且,如果不是外围有铁桶军保护,让野狼王国的士兵冲杀进来的话, 这三个人就死定了。 但每一次跟施奈瓦格过招后,爱瓦都能明显感觉到自己的经验值在迅速上升, 如同他的能量的消耗。 不论外围的野狼士兵如何冲杀,铁桶军始终岿然不动。 爱瓦向洛芙娜使了一个眼色,两人同时运起斗气, 几乎同时将两颗大火球砸向渐渐失去体力的施奈瓦格。 突然一声巨响,施奈瓦格的身形不由得向后一挫。 与此同时,已经转到施奈瓦格身后的查理, 则藉势朝施奈瓦格的后心砸了重重的一拳。 刚才,施奈瓦格为了抵御爱瓦跟洛芙娜的两颗斗气火球, 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前面后面竟然没有设防, 让查理偷袭成功。 他顿时感到一股热流从胸腔涌上来,但他还是忍着没将那口鲜血吐出来。 这时爱瓦察觉施奈瓦格再也没有先前的战斗力, 他立即挺剑而上 大喝一声: 「你们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