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魔君(限)1_1初始 ^^胆小勿进喔 在一个二十多年前,一个民风淳朴的偏僻的乡下….. 夜晚大人们在四合院中赏月,手持竹扇中年人..扇呀扇… 四五个人,断断续续闲聊中! 把小孩都叫进屋睡,老一辈说一眠长一寸。 「玉儿…」.一个人人爱的粉嫩九岁娃儿,精致五官的美人胚子,也被赶进屋内。 一边爱困地揉着眼,要进房间前要先通过黑暗长长的走道… 突然脚上有东西爬上来好多只,冰冰凉凉…似乎有好多只,一直往身上爬呀爬! 她吓到原本微眯的眼,爱困脸瞬间发白,美目瞪大她往下看一下。 藉着月光的光线看到,居然是一只只黑白相间的……小蛇…… 她吓得傻了,张开口想求援,但是声音卡在喉间…来不及叫…就已经吓昏倒。 说也奇怪那一只只黑白相间东西.,吐着信舌 居然还说着话…哎呀! 「好美的娃儿...只是想出来透透气..顺便找她玩玩而已..胆子真小」 「是ㄚ .....」全部大大小小的蛇,都围着这个粉嫩的娃儿。 「她就是...来投胎要当我们的...新妈吧…」(吓!居然是含有剧毒的雨伞节) 小一小二.小三?.五?.六…全出来透气,共有二十几条小蛇,纷纷无趣的叹口气。 「我们回家吧」新妈都吓昏了,还有什麽看头。 「真不好玩…」一只只…一起摇摇头,真是壮观大家想爬回洞中。 「可不可以,亲她一下」还有一只,还不肯轻易离去,觉得妈咪好可爱唷。 「找死唷!」另一只已经要进洞口的比较肥的蛇,用身体去撞他...瞪他...瞪死他.. 「她是...老爸好不容易找到的」去...去…全回去.。 只好纷纷地离开钻进,柱子与地上的一个如10元大小的洞穴内。 谁也不知这洞,哪时破的,哪时有的…它却是小蛇偷出来玩的捷径。 当大人陆陆续续回房时发现,玉儿竟然躺在地上。 「这个小孩真害,睡在着里..(台语)」 阿爸把她抱起来,因屋内昏暗没有看到,她青白发紫的小脸… 炎炎夏日大人们都在为农事忙,上山采收鲜果、下田种稻、种菜、自给自足,一切都跟平常没有什麽不同….谁说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 在安静铺着塌塌米的房中刚睡醒的玉儿,发现双亲都不在,已经去田里工作。 她想起昨天晚上发生的是,黑白相间,对自己吐舌头,好多只…好多只唷! 好可怕爬呀爬上身,那是甚麽东西? (因晚上光线暗,看不清楚,就已经给她昏过去了…哪时候上床都不知.)。 她吓得大热天,还躲在棉被里发抖…..哭泣。 「玉儿….起来了」 这时堂哥阿荣与堂姐阿月,都已经都十几二十岁都还在读书,是暑假大家都会来找这个粉嫩的小堂妹玩。 「玉儿…日头晒屁股(台语)」阿荣,台湾国语怪声调大喊着。 「…………」玉儿…..听到她们的声音,擦乾眼泪掀开棉被,想去找她们但不敢…那要出房间中柱子下面的小洞。 「玉儿….真是该打屁屁」堂哥笑说着。 「奇怪!今天怎麽睡这麽熟…不太对唷!会不会生病?」堂姐不安着已走进房中。 玉儿一看他们进房来,就下床抱着堂姐….哭起来。 他们听完!玉儿说完昨晚发生的事,也吓死了两个女生抱在一起发抖,秋风扫落叶般,阿荣坐在床上沈思。 . 「那怎麽办….??阿…荣..我也不敢出房间…」她抖着声音说 「哼…真是的现在是大白天…天气这麽热…它们不敢出来…安啦!」 他翻翻白眼…哎!女生就是这麽胆小。 蛇魔君(限)1_2 蛇餍 怕什麽「你们在房间里等着!我去买一些毒药…」玉儿搞不清楚,是什麽东西。 嘿嘿!不管是任何爬虫物都给他死啦。 看它们那臭虫族,敢不敢再出来吓人….一次就给他怕。 阿煌,以为只是地下的小虫或是蚯蚓…..等等! 小事,只有这些女生会怕,引起男人的保护欲。 《看他们一步步走入死亡界线…台语》 这时玉儿却突然拉着,阿荣堂哥的衣角说:「堂哥!不要啦,它们都是有生命的…」 她心想它们并没伤到我!只是吓到而已,搞不好它们也不是故意。 「你唷…真是妇人之仁…」他真是受不了,女生真烦、又怕的要死、又爱哭又心太软….真是够了,懒得理她们。 「不行…你们都吓的连们都不敢出…还替它们求情」 阿煌不理,玉儿的求情,洒脱的挥挥手,走出去。 「玉儿….乖让阿煌去处理….他说没错…我赞成他的说法..」 阿月拉着玉儿,不让她去阻扰。 「可是….可是」玉儿不知为何,有不安的感觉。 搞不好处理完这些虫虫危机,叔叔会赞美又可捞到美味的大餐,嘴巴不自觉的微笑着……脚步也越快,想去买毒药。 阿荣兴冲冲的跑回来,没进去玉儿房间内,他直接就把买回来的剧毒全放进柱子下的小洞里,再把小洞封起来「哈哈这样一只也跑不掉」。 想一次就给它们死,阿煌也非常好奇,是什麽鬼东西让表妹吓成这样。 没多久…洞口有东西再撞封口处。 「去死吧…看你们敢不敢…再出来吓人哈!哈!哈!」 就在这时突然间风云变色,地牛翻身似的天摇地动……啊!啊!恐怖的现象笼罩着整个天地间,是地震吗? 地层下好像有东西在翻动在均裂中,可怕地巨响…房中二个女生,对如此怪现象…吓得抱在一起发抖,一起不安的哭泣着。 一阵阵…憾働天地、乌云密布、恐怖的现象。 连阿蝗从原本的信心十足,也开始害怕,这是什麽状况… 「天阿…好可怕」连外号叫大胆阿煌,也开始发现事情不太对唷,外面一团乌云聚集起来出现一张可怕的脸庞,罩住整个天地,大白天居然像黑夜一样黑。 但是一切都已经来不及,约莫过了二分钟所有的状况解除,如南柯一梦。 奇异的一切回覆之前的平静,一样的艳阳天,真是他妈的,真事见鬼了,空气中飘荡着一股异常诡异极了。虽然看似一切平静,但是阿煌..心有馀悸的… 想跑回家,但又怕被阿月与玉儿笑,而且自己也很好奇小洞内是什麽东西,抖着手拿琅头工具把它锹开,却看到惊人的,不是虫族居然是蛇族。 哇…挖出一条条,黑白相间的蛇……雨伞节。 阿惶心想死了,一定会被长辈骂死的。 传说中,他们这个宗族是受到蛇族的眷顾,而雨伞节正是这族人的守护神。 所以才能年年大丰收,快活的过日子….衣食无缺。老人深信.但年轻人却不知或是叱之以鼻,认为是传说笑话。 「天阿…死了…好多好多条….居然是….罕见的雨伞节..」 一般乡下比较少见,最常见的是臭青母或是草蛇都无毒…。 因为是他们族人的守护神,所以有发现都放行也保护着让他们安全回到自己的窝。 阿惶还是难以相信表妹家里地下藏匿着,居然是有毒的雨伞节….而且数量真多…好可怕…..他一边数一、二、三、………十…..二十….三十…….四十、.四十一、四十二、四十三、四十四。房中她们听到外面阿荣在数数,声音…越来越慢………慢。 两个人疑惑着,眼神互望一起来到门外,看到阿荣蹲在角落,她们一起来到站在他的後面,看到堆积如小山黑白相间的蛇,全死了,看到此景全呆住,阿荣眼睛变得空洞,整个变的诡异。这时数完共四十四只。 「哈哈哈….共四十四只….哈哈哈哈……」 这时阿荣的眼眸,黑眼鬼异快速转动着珠变成『黑白相间』的眼球……整个人,大笑大哭的冲出去。 这时阿月的眼也开始变得空洞黑眼珠也异常的转动着,也变成『黑白相间』的眼球,难道他们全被蛇魂魄给附身了吗。 阿月喃喃自语说着居然是听不懂的蛇语,游魂鬼魅般漂荡出去。 屋内哀悼痛哭声不绝於耳,玉儿无力跌坐在地上抱起软绵绵无生迹的小蛇,痛哭出声….悲凄地,憾动着,听到这样的哭泣声,外面毎一种动物也跟着难过低泣起来有的嚎啕大哭,哭得让人心碎…心痛………哭到不能自己昏死过去。 午後大家辛苦工作一天玉儿的爸妈,看到此景都震惊的,罕见的雨伞节小蛇,已经尸横遍野,看到哭泣昏迷在地上的女儿。. 「玉儿…乖…不要哭,我们会给它们好好安葬….乖..别再哭..眼睛会坏唷…」 阿爸看到女儿如此伤心,连昏睡都低泣着,真舍不得,抱起虚软无力的身体,一靠近阿爸强壮的臂弯才安静睡去。 夜已深沉,夜半钟声一点整,一声声惨叫,持起彼落声声凄惨,求救声不断。 下集更可怕喔~~^^ 蛇魔君(限)1_3血染 可怕的人间炼狱…让人毛骨耸然.,许多人纷纷从睡梦中惊醒,出来查看。 玉儿的父母也被声音吵醒来「头仔啊…我们也去看看发生什麽事!」好像是阿月与阿荣的哭叫声。 「…喔…好…」互相对看担忧着,也紧张着,快快出去院子查看。 出门时看了一眼女儿可爱却苍白的娇颜,她睡得很深层…深沉…夫妻俩放心离开。 当她们来到四合院前的庭院,周围任何一个地方都有染血腥臭气味。 更看到,阿月与阿煌两个人双双在庭院中蠕动着手、跟脚都已溃烂,血流河 可怕的二个人的眼睛…都变成黑白相间的眼珠,恐怖的是他们像蛇一样吐信舌! 舌头分叉,他们竟开始攻击人了。 「玉儿的娘…真的太可怕了….听说她们已经把自己的父母…都咬死了」他颤抖的声音。 它们在院中蠕动,凶狠的向村民吐信舌发生可怕的,攻击声。 一瞬间冲向前咬住一个又一个大家惊呼,尖叫哭喊声,撼动所有的动物,纷纷窜逃中 玉儿的爸妈,吓得脸白的像纸一样。 「走….快…快..」两人跑进房间抱起玉儿..开始逃离这血染的四合院。 全村只逃出玉儿一家三口…其他人全丧生….. 月黑风高…咬死所有的人共四十四个,最後只看到阿月与阿荣竟互相交缠,. 呼叫出,野兽求偶交欢的呼叫声。 阿煌把它那雄伟的昂长,直接进入阿月的体内。 「啊….啊…」阿月痛的叫出声,阿荣诡异的笑,却没有停下攻击。 阿月流血着麻痹了,脸上也露出可怕的笑。 阿月笑的邪恶浮荡,阿惶好像得到解脱一样,笑呵呵的当到高潮时,互咬对方的颈部,直到死去。 当这一切似乎停止下来,沉静下来,静得可怕,只有呼啸的风声,开始下着绵绵的细雨,越下越大狂风豪雨,倾盆大雨。 血和雨溶在一起,形成可怕的血河,血流成河从深红色变成美丽的粉红色白色…突然间天空放晴,天边出现一道炫耀彩虹。 就在这时横躺在地上的阿月,肚子越来越大,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可怕的巨大。最後爆炸……爆…..炸出一只只黑白相间的…幼蛇…雨伞节。蛇一只只活蹦乱跳..可爱的!滑来…滑去…..快乐的不得了共几只呢? 他一边数一、二、三、………十…..二十….三十…四十四。刚好四十四只,雨伞节又复活了。他们高兴的说「我们去找….我们的新妈妈」 小二说「好啊…..她逃不出,阿爸蛇魔的….魔力」因为蛇魔要回天域,参加哥哥蛇皇的婚礼,所以才会让他们自己玩完又自己复活,不然他们平凡人根本伤不了他们一根汗毛的。 小五说;「快…快…走….」。 夜深沉月儿高挂在天空,床上娇柔的小美人确是翻来覆去「不…不…不要过来…我不是你要找的人」床上突然的大叫,梦魇中她看着巨蛇闪烁着黄金色犀利的目光走向他… 「是…你注定今生今世再次的投胎就是为了我…」 「不…」她吓醒过来全身都是汗,这时母亲也急得来关切,至从前年的血染村庄的事好像吓坏了女儿,让她经常做恶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