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天,我躺在床上,想着我这一生最大的心愿。我在想,我这身材这麽好,如果能加入妈和姐姐的『特殊聚会』就好了!…… 我叫高桥美子,今年19岁,高中三年级,是C罩杯,虽不大,但也够好了吧!妈和姐的『特殊聚会』要20岁才可以参加,而且参加前还要经过姐姐在阁楼的考验才能加入的,而明天就是我20岁的生日了!我一想到明天晚上要通过姐姐的考验,然後就能加入这儿『特殊聚会』,我得心情就异常兴奋。 想着想着,我的手伸进了内裤,我轻轻的抚摸我的阴唇,周围还长满了毛。哇!我的内裤都湿了!我可真是个淫乱的女孩呀!我走进了浴室,关上了门脱下了内裤、内衣,我那右手立刻搓揉我的双乳,而我的左手大力的磨擦我的阴核,真是爽呀!我发现我的阴毛好像很多,我忽然觉得很讨厌这黑黑的阴毛,於是我顺手拿了刮胡刀,一刀一刀的剃下我的阴毛。哈!好了,这下乾净多了。 第二天中午,姐姐问我参加这『特殊聚会』高不高兴,我说当然很高兴呀!而且我很期待。姐姐说:「去年我可是经过妈妈的考验哦!你也要加油哦!」 「是!姐姐,我一定通过姐姐的考验的。」 到了晚上,我很高兴的切完了蛋糕,妈妈说:「美子,等一下你和姐姐上阁楼,接受姐姐的考验,知道吗?」 「是的妈妈。」 「上来吧!美子。」 「哦,好!」我跟着姐姐到了阁楼,哇!这是什麽呀?好像一匹木马哦!还有好多东西哦! 「好了!美子要开始了,把衣服脱下吧!」 「好的。」我一件一件的脱下了。 姐姐轻轻的吻了我的乳房:「开始了哦!」 「哦,好!」 姐姐拿出了一个木箱,打开木箱後姐姐先把我用绳子绑在一个十字架上,而我的双脚张成大字型,哇!我的脚从没有打这麽开过,这可是第一次。 「阴毛已经刮光了吗?真是淫荡的女孩呀!」 姐姐先在我的阴唇上涂上一种药。呀!怎麽会有这种感觉呢?呀!!哦!!姐姐快进来吧!我想用手去摸我的阴核,但双手被固定在木头上,动弹不得。此时姐姐拿了一个粉红色的跳蚤塞进了我的阴道,还用胶布封死防止它掉下来,而我的淫水则一滴一滴都滴在姐姐放好的小盆子中。 「姐姐……还要多久呀?」 「再一下子就好了。」 约十分钟後姐姐把振动器取下说:「第一关你已经通过了,但你必须再做一件事你才算通过哦!」 我问:「是什麽事?」 「就是把你刚刚滴下的淫水喝下才能通过。」 我刚开始不要,但为了通过姐姐的考验,只好喝下去。 「很好!接下来,把这个新的自慰棒插入後爬上木马,你要抱着木马三个小时。」 「好吧!」 阴道里再次被插入振动器而且还要爬上木马,爬上这三角木马後,姐姐又拿了手铐把我的手锁在木马下,也拿了脚镣锁住我的双脚。在振动器的振动下我已高潮了数十次,但又不能离开木马,哦!好舒服呀!! 很快的三小时过去了,姐姐说:「太好了!美子,你通过考验了。」但姐姐又说:「高桥美子,通过後要遵行下列规定:1.回家後,必须自己穿上脚镣、手铐。2.主人妈妈的命令一定听从!遵守以上条例方可通过。」 「好!我高桥美子一定遵守。」 从此我也可以参加『特殊聚会』了! 第二天,我回来了,「咦,这是什麽?原来是手铐和脚镣呀!」说完我便往脚下锁了脚镣和手铐,但因为第一次所以很不方便,走路都必须一步一步的走。 「美子,你回来了!我带你去看你的新房间。」姐姐带着我上到二楼打开房门:「这木马就是你每天的床。」 「咦?这项圈是做什麽用的呀!养狗吗?又没有狗。」 「有呀!你就是呀!」 「我?」 「没错!通过昨日的考验後,你的身份以後就是母狗了,你看!」姐姐拉下衣领,原来姐姐已经从去年通过後带着项圈到现在了。「还有!睡觉时要栓在木马上呀!」 「好吧!」於是我带上了我一生都没有带过的项圈,原来带上项圈的感觉这麽好呀!因为『特殊聚会』是明天才有的,所以今晚只有靠振动器了。 「美子,丽子过来一下,我有话要对你们说。」 哦!是妈妈在叫我了。 「妈,有什麽事吗?」 「美子、丽子,你们都已经通过了考验,现在有一项新规定要宣布。」 「妈妈请说吧!」 「妈,请说吧!我们一定遵守的!」 「好!新规定就是你们姐妹以後不准用走的,因为你们已经丧失了做人的资格,只能做狗,知道吗?」 「是的妈妈!我知道了!」 「好了可以离开了」 「是!!」说完我和姐姐便用爬的离开,这种感觉真是奇妙呀!我是一只母狗了! 我爬回房间後,便爬上木马,并将项圈的铁链锁在木马上,度过了这一夜。 由於第二天晚上就要参加『特殊聚会』了,所以我感到异常兴奋,一到家马上挂上项圈、穿上脚镣、戴上手铐。 「姐姐,『特殊聚会』要什麽时候开始呀?」 「今晚六点呀!很兴奋吗?我也是耶!真想快点到来。」 时间过的很快,一下子就六点了。 「丽子、美子,到我房间来!」 「好!」说完我和姐姐便爬进了妈妈的房间。 「很好!我的两只母狗,过来帮我舔脚趾头,丽子你来好了!」 「是的。」说完姐姐爬了过去,开始舔妈妈的脚趾头。 「美子,你过来让妈摸摸你的蜜穴。」 「是的,妈妈。」 妈妈的手伸进了我的内裤里,轻轻的拉扯着我的阴唇。 「呀!!……呀!……好舒服呀!……」 「这给你装进去後不准拿下来,直到这学校的10天假期结束,而这10天里,丽子你负责监示美子,除了拿下换电池外,不准拿下来知道吗?」妈拿给我一颗粉红色的跳跳蛋:「丽子!帮美子塞进去,对了!不跟着很难监视,这样好了!」妈拿出一条铁链子,分别在两端加上锁头,锁在我和姐姐的项圈上:「这样,不论洗澡或上厕所都要在一起了!」 妈说完也锁好了,而姐姐也帮我塞好了,也打开开关,「呀!!……」我受到这振动器的折磨而倒了下去,因为栓在一起,所以姐也倒了下去。这真是奇妙的感觉呀!我和姐姐锁在一起了。 这天晚上『特殊聚会』结束後我和姐姐爬出房门,准备爬去妈妈准备的狗笼子去睡觉,我忽然感到便意:「姐姐,我想去上厕所。」 「好吧,那走吧!」 我和姐姐爬进了浴室,我脱下了内裤坐在马桶上,却发现姐姐一直在注意我的蜜穴。 「姐姐!不要看啦!」 「有什关系!你我都是女孩子呀!何况你又是我妹妹。」 好不容易解决了便意,「来,姐姐替你擦屁股!」说完竟舔我的屁眼。 「好了!很乾净了,我的好妹妹。」我和姐姐进了铁笼子,姐姐锁好後将钥匙丢在远远的桌上,等待着明早妈妈来放我们出来。 「好了睡吧!」我和姐姐抱在一起进入了梦乡…… 早上,我和姐姐被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弄醒,睁眼一看,我和姐姐乳头上被穿了铁环,而妈妈正用一跟假阳具插入我的蜜穴,我想用手去摸但动不了,原来我的双手被绑在十字架上,一旁的姐姐也是。 「都醒来了吗?今天可是个大日子,我今天可要帮你们两姐妹举行破瓜仪式哦!」 姐姐高兴的说:「真的吗?我等很久了,请妈妈动手吧!」 「好吧,那开始了。」 因为姐姐的阴毛还没剃,所以先剃姐姐的阴毛,而我因为早就剃光了,所以不用剃了。完成後,妈妈拿着一根假阳具温柔的刺进姐姐的蜜穴,来回抽插後,姐姐流出了鲜血。 「好,完成了。换你喽!美子。」 我兴奋的说:「是!」 妈妈轻柔地插入我的穴中。 「哎!好痛呀!」 「别怕!这是正常的,忍着点。」 「是!好!」一会儿我也落红了。 「好完成了!」 简单的破瓜仪式结束後,我和姐姐已经从女孩转变成女人了,妈妈说木马已经不适合给女人用了,应该换了,所以妈妈帮我和姐姐的房间合并之外,在房间里添置了新的铁笼子,好让我和姐姐体验真正的『母狗生活』,这是让我很高兴的地方。而且妈妈还替我们姐妹俩买了10箱的狗食,说这就是以後我们的食物了。 这天我回到家後,我穿好平常的『装备』,爬进了笼子,我先和姐姐热吻,我亲了她的全身,从头、乳房到她最神秘的地方,我全不放过。 「美子,我爱你!」 「我也是!姐姐。」 我们交换了位置,我和姐姐成相反方向,我们互舔对方的穴。 「哎!!……哦!……姐姐……我好爱你……哦……哎!……」我拿起了一根假阳具在姐姐的阴唇间徘徊。 「妹妹不要等了,快插进去吧!」 我故意问她:「插进哪里呀?」 「从哪里学来的呀?」 「我不管,姐姐你快说呀!」 「快插进我的……阴道里。」姐姐不好意思的说了。 「好!姐姐,你可真是个淫荡的女人呀!」 「对,我是只淫荡的母狗,快插进来吧!」 「好!」我将假阳具慢慢插进了姐姐的蜜穴。 「呀!……好妹妹……呀……呀……呀……呀……」 我们姐妹的感情因为这样而变得更加亲蜜。 家里的事情,我当然不会讲出去,我只告诉了我一位很好的同班同学,她叫美奈子,19岁,父母亲早已去世,现在自己一人住。我告诉她时我以为她会用异样的眼光看我,但却和我想的相反:「真的吗?美子你都住在笼子中……?」 我说:「对呀!」 她迟疑了一下子,她说:「美子,我有件事请你答应。」 「好呀!什麽事呢?」 「就是……就是……」 「别吞吞吐吐的,快说呀!」 「就是……我想和你一起住,我也想过和你一样的生活,而且我自小就没有了母亲,我想要过这种家庭的生活,所以请美子你答应我吧!」 「可是美奈子,我也跟你说过了,我是一位不爱男生的女生,也就是……同性恋的意思。你是吗?」 「我美奈子也是呀!不然有那麽多的男生追我,我怎麽会都不理她们呢?」 「好吧!我问我妈妈看看,如果可以的话,我就打电话给你。」 「好,我等你电话!」 我想起了今早在公园的谈话,而在妈妈门口徘徊,最後我鼓起勇气进了妈妈的房间。 「有什麽事呀?美子。」 「是这样的,我有一位同学,她叫美奈子,她自小没有母亲,所以她想搬过来一起过我们这种生活。」 「哦!是这样吗?那还真可怜,好吧!叫她搬过来吧!但她可要一起住铁笼哦!她能忍受吗?」 「我想她可以的,妈妈。」 「那就好!」 太好了!妈答应了,我赶紧打电话叫美奈子搬过来。 「嘟嘟嘟……嘟……」 「喂!美奈子吗?我是美子,我妈答应了,快过来吧!」 「真的吗?太好了,我马上过去,再见!」 太好了,我要多一位同伴了! 十分钟後,「叮咚!叮咚!叮咚!」 「我来了,美奈子,快进来吧!」 「美子!你的脚和手,还有脖子……」 「哦!那是手铐和脚镣,脖子上的是项圈,以後你也有哦!」 「真的?太好了!我好期待。」 ※※※※※ 「你就是美奈子吗?」 「是的,阿姨。」 「你真的想和美子过一样的生活?」 「是的!」 「那以後你就是我的三女儿,也就是美子的妹妹,知道吗?」 「是的,妈妈!」 「美奈子,把衣服脱了吧!」 「是的!」说完美奈子将全身脱光了。 「嗯!身材不错!美子,你拿刮胡刀帮你的新美妹妹把阴毛剃了。」 我拿着刮胡刀一刀一刀的剃光了美奈子的阴毛。 「好了!美奈子,以後在家里你和你姐姐一样用爬的,知道吗?另外这些装备也穿上吧!」 「是的!妈妈我会的。」 「来!我帮你戴上脚镣、手铐和项圈。」 好了,这时刚好姐姐来了:「这就是我的新妹妹吗?长的很漂亮呀!」 「丽子,你来得正好,这条新铁练是要和你的新妹妹--美奈子结合的。」说完妈妈把铁链锁在美奈子的项圈上,一边锁在姐姐的项圈上。 「好了!这样你们三姐妹就分不开了,美子、丽子,你们带美奈子去房间看看。」 「好!」我和姐姐异口同声的回答。 「走吧!」我们三姐妹就这样爬进了铁笼子,这铁笼子三个瘦小的女孩睡刚好。 第二天早上,我们醒来後看到桌上有一封信,赶紧打开一看: 「美子、美奈子、丽子,妈妈要去欧洲参加一个重要聚会,下个月才会回来,我已经安排你们到表姐家接受训练,她就快来了,你们就跟着去吧!妈妈。」 「原来这样呀!好吧,等阿姨来吧!」 不一会儿,阿姨果然来了。 「丽子、美子,好久不见,咦?这位是美奈子吗?」 「是的!请多多指教!」 阿姨看到我们三个用铁链栓在一起,说:「你妈妈教得不错哦!」接着阿姨的女儿智子拿出眼罩帮我们戴上,还用束口球塞在嘴巴里,「走!上车吧!」我们三姐妹被带上车。 约20分钟後到了,我们走下楼梯,感觉好像是往地下室,但因眼睛被眼罩遮住,看不见,所以只有等阿姨打开了。这时眼罩被打开了,我睁眼一看,真的是地下室,而且放满了刑具。 阿姨分给我们三个背包,然後说:「你妈拜托我要训练你们,而这背包里正是你们这几天要用的道具。」里面有黑色的皮项圈、手铐、脚镣、摀住嘴用的硬球(有洞洞的那种)、震动阳具、两颗跳蛋、一些胶带等等。 接着阿姨在我们三人的脚上栓了个大铁球,让我们不能随意走动,阿姨用麻绳把我的手反绑後再绕到前方来紮实的绑住乳房的四周,从中间穿过後再打一个结,而这个结刚好深入我的蜜穴,紧压着我的阴唇和阴蒂,在我的乳房上固定了跳蚤,又把那束口球塞入我的嘴巴,我的唾液就这样流了出来,我整个人已经无法动弹,而倒在地上了,我看见了姐姐和美奈子也是一样。 此时阿姨的女儿智子进来拿开我的束口球後,竟把我的嘴巴张开,开始在我的嘴巴里大便,大便完又把束口球塞回我的嘴巴里,我的嘴里已经都是智子的大便,因为吐不出来,我只好吞下去。 智子又把我的屁股擡高,她说要帮我从肛门打入1000CC的牛奶,还拿了个木塞子堵住,待我的肠子已经痛苦不已了,智子才拿出了木塞子,刚拔出,我再也忍不住地把牛奶倾泄而出,喷出来的牛奶分成三杯给姐姐和美奈子喝了,剩下的智子让我全喝下了。 在这样的刺激下我获得最大的快感,从此我喜欢上了灌肠。姐姐在灌肠中哭了出来,美奈子则好像达到了高潮。 第二天我们的早餐是狗食,我们很快的吃完後,智子便在我们三人的嘴中大便、尿尿等,她还说我们三人现在是她的便器。我听了,感到有一种被污辱的快感。 吃大便成了我们每天的早餐,灌肠成了我们的功课。我现在是戴着项圈和脚镣,要尿尿时必须像狗一样擡高一只腿才能尿尿,而智子姐则把我们的尿液收集起来成为我们三姐妹的饮料。这种生活可是我们三姐妹最喜欢的哦! 妈妈从欧洲回来後,我仍每天都会请姐姐帮我灌肠,请美奈子大便给我当早餐,这已经成为我们三姐妹的习惯哦!而我们仍住在铁笼子,我们不会感到不自由,反而感到很高兴哦! 这就是我们女孩的心愿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