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一早醒来,便发现自己的头有些昏昏沈沈的。我望了望屋外,雨还在下着。 ? ? 「是不是病了?」我挣紮了一下,却发现自己身上一点力气也没有。 ? ? 「爸,几点了?」我的几下动作弄醒了女儿,她迷迷糊糊地向我发问道。 ? ? 「我看看,七点十分。老婆,该起床上班了!」我推了一把左侧的妻子,重新又躺了下来。 ? ? 不一会儿,她们母女两人便穿戴整齐了。看到叫她起床的我仍然赖在床上,妻子手指点着我的额头骂我懒鬼。 ? ? 「阿凝,我感觉不太舒服,可能有些感冒,让我多睡会儿。」此刻,我的大脑就像是结成了一团硬硬的浆糊,眼皮也睁不开,应了妻一句後便重又侧身躺下了。 ? ? 「呀!爸爸,你的额头有些热,是不是发烧了?」女儿小叶把手放在我的额头上,而妻子听了这话後则去拿来了一支体温计。 ? ? 量了一下,发现自己烧到三十八度,唉,又得躺在家?休息了。 ? ? 「小叶,好好呆在家?照顾你爸爸。」妻子和我性格相近,都是争强好胜的人,工作上也就勤勤恳恳,和我说过几句体己话後便离家去上班了。 ? ? 吃过药後我便躺回床上,用被子将自己盖的严严实实的。这病应该是自己昨天不小心淋雨着了凉,发一身汗後估计就会好。 ? ? 自己虽然已经四十多岁了,但身体向来感觉挺棒的,只是最近几天公司?事情繁多,我也就比较累。昨天原本好好的天,下午突然便下起雨来。 ? ? 本来在公司?忙碌的我突然想起小叶同学聚会,现在突然下雨,她只穿了件薄薄的衣裙,又没有带伞,怕她着凉,于是我便驱车赶到她们聚餐的地方。 ? ? 真是不知道她们是怎麽找的饭店,当我把车停好後,发现那饭店离停车处还有一百米的距离。 ? ? 当我打着伞赶到饭店时,女儿和她的一帮夥伴们正聚集在门口。 ? ? 「这孩子!」看到小叶和她的同学们都冷得双手紧闭在胸前,我不由叹道:「不会躲在饭店?嘛!」 ? ? 「小叶!」我快步跨到她的身边,脱下外套披到她的身上。 ? ? 「爸爸!你怎麽过来了?」看到我,女儿一脸的惊喜,连忙缩到我的怀?。 ? ? 「先上车,外面冷!」我笑脸向她周围的同学礼貌性地示意了一下,便连忙牵着她赶回车?。 ? ? 「爸爸,我坐前面!」 ? ? 「别闹!先进去,我还要去接你妈妈。」我替她拉开後车门,督促她道。 ? ? 「哼,爸爸最偏心了。我也是你的小妻子嘛,干嘛每次都是妈妈坐前面。」 ? ? 「唉,这丫头!」我回头看了看她,摇着头笑了笑。 ? ? 「爸,傻笑啥呢?」我这迷糊的大脑刚刚回味起昨天的甜蜜,就被小叶给拉回发烧的现实中来。 ? ? 「哦,没啥。」我睁开眼,小叶正笑吟吟地躺在我的身侧看着我。 ? ? 我伸出手,小叶也很配合地把手放到我的掌心中。生病的时候有只亲人的手握着,病人的心?会感到温暖与踏实。 ? ? 「爸,你记不记得三、四个月前的五一节,当时是我生病,爸爸你照顾,现在是你生病,我来照顾。」 ? ? 「嗯。记得。」我应了一声,这麽重要的日子我怎麽会忘记!就是从那个五一,我和女儿的乱伦开始起步。 ? ? 当我从学校接回小叶时,便发现她有些无精打采的样子,到了晚上,便发现她发热起来。女儿说一个人躺在床上休息很孤单,便让我陪着她,于是那一夜,女儿一直被我搂到天亮。 ? ? 第二天,女儿的烧退了下去,一向爱清洁的她自然受不了满身的汗味,于是女儿便想起床洗澡,我当然坚决反对,怕她又因爲洗澡而重新病倒。 ? ? 两人坚持之下,女儿便建议我用温热的湿布给她擦擦,当时我也没有想太多,便答应了。当擦到她胸部的时候,我突然感到自己的女儿长大了,她胸前的那一对玉乳已经长得和妻不相上下。 ? ? 不过小叶毕竟是自己的女儿,当时自己只是心中暗赞她的美丽,并没有多少龌龊的想法,当我望向小叶时,却发现她的脸是红红的,她的眼睛一对上我的目光,便闭了起来。 ? ? 当我爲她清拭到下面时,却发现她的下体居然已经湿成一片!「小叶,你和你妈一样敏感啊!」不知怎地,自己的嘴中居然会冒出这麽一句话来。 ? ? 「才不是呢!」 ? ? 既然已经说出那麽一句话来,我也就没有什麽别的顾忌起来。其实本来我和小叶之间就无话不谈的,对于男女欢爱这种事也是如此,自己在和妻子欢爱时是从来不避小叶的。 ? ? 「那爸爸只是帮你擦擦你就湿成这样!」我边说边有些调笑的意味看着她。 ? ? 「只有我深爱的男人摸我我才会这样。」小叶此时的眼睛睁得大大的,逼视着我,「我自己、妈妈以及别的人摸我都没这种反应。」 ? ? 我有些尴尬起来,因爲我体味出她话中的那点味儿,爲了摆脱这尴尬,我只好打岔道:「你被别的男孩子摸过?」 ? ? 事後小叶告诉我当时我那话中带有一股酸味,我不知道女人的直觉居然如此敏锐,但现在想来,自己心中确实是有些不舒服的感觉。 ? ? 「是小杰啦!」她笑嘻嘻地说道。 ? ? 小杰是我好兄弟钱寒的儿子,比小叶小一岁,经常来我家玩。 ? ? 「前段日子,小杰突然从抱住我,在我身上乱摸,气得我给了他一巴掌!两个星期没理他!」 ? ? 「呵呵,怪不得前段时间你钱叔叔说小杰萎靡不振,原来是你搞得!」 ? ? 女儿没有再接下去,只是向我笑了笑便闭上了眼,此刻的情景也是够我尴尬的,因此我也闭上了嘴,默默地帮她盖好了被子。 ? ? 下午,小叶便已经精神奕奕了。而我,一个上午都伴在她的床头,给她讲一些故事解闷,毕竟是四十岁的人了,过了中午我开始就犯困,于是便回房休息。 ? ? 不知睡了多久,迷糊的我感到胸前有股压力,睁眼一看,一个笑脸蹦入我的眼中。 ? ? 「臭丫头,想压死你爸啊!」我伸出手抱住她,一个侧身,把她翻到一边,继续我的美梦。 ? ? 「爸爸,起来了,你都睡了两个小时了!」女儿倒是不依不饶,又攀到我的身上。 ? ? 「是吗?」我懒散地应了一声,怪不得自己眼睛睁不开,看来又是睡多了。 ? ? 我强打起精神,想要洗个脸清醒一下,「小叶,下来,我去洗把脸。」 ? ? 「不要!」 ? ? 「别闹,爸爸头昏昏的,让我起来洗脸清醒一下。」 ? ? 「不要嘛,我来帮你。躺着别动!」说完她就去拿来了湿毛巾帮我擦脸。 ? ? 「呵呵,小叶什麽时候这麽懂事了?」 ? ? 「小叶一直都懂事!」说着她调皮地捏了捏我的腮(我向来讨厌那种家长作风,所以对这种捏脸并不在意,反而觉得这样体现了父女间的亲密无间。)。 ? ? 我心?清楚她肯定是爲了上午我帮她擦拭,现在回报来了。想到上午的事,我的下面居然开始蠢蠢欲动,我伸手狠狠地在自己大腿上捏了一下,希望赶紧把下面压下来,同时有些心虚地看了她一眼。 ? ? 「还好!女儿没有感到。」我心中暗自庆幸道。 ? ? 但是不久,我就知道我错了。其实这也难怪,她趴在我的身上,我的下面紧紧地贴着她的身子。 ? ? 突然间,我感到下面被她的小手抹过,这下肉棍更是暴涨。平时它也没有这麽强啊!难道在自己女儿面前,老二就变了? ? ? 坏了,我眼睛盯向小叶,发现她的脸上先是闪过一丝惊异,然後便是一片红晕。我想说些什麽,可感觉尴尬得什麽都说不出口。 ? ? 时间似乎变成敌人,尴尬的气氛中静静地,只有我强压下的粗气声和女儿混乱的喘气声。沈寂了一会儿,女儿突然俯下身,红得发烫的腮紧紧贴在我的耳边,而我也下意识地伸手搂住了她的身子。 ? ? 这个动作本就像异物飞来要闭眼一样地不经大脑而发出,不料却被女儿误解(当然,知道是误解已经是後来的事了)。女儿的右手原本是去探察下面发生了什麽,现在,却紧紧地握住了我那意气风发的老二。 ? ? 乱伦从这一刻开始,再也收手不住。有些昏昏的我找到女儿的嘴唇,轻吻了上去,柔软,湿润,这种美感让我打了个激灵。眼前的女儿反应更是热烈,她的香舌撬开我那迟钝的牙关,纠缠在我的口腔中。 ? ? 老婆最爱亲吻和搂抱,现在看来女儿也是!她原本握住我老二的小手不知不觉中就松开了,转而紧紧地搂着我。 ? ? 老二的逐渐疲软也将我的一丝神志带回脑中,我知道对一个父亲来说,应该马上制止这种不正常的举动,但我没有做,那种很道德的话我说不出,自己既然已经这样了,找借口不异于自掌嘴巴。而且,今天这事明显女儿对我有情,说错话反而会伤害女儿。 ? ? 想了一会儿觉得气闷,我连忙藉着这个好借口离开了她的嘴,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嘴中嘟囔道:「小叶,你想把我压死啊!」 ? ? 小叶对我不自然地笑了笑,朝我脸上大吐一口气,似是向我表明她也气闷。 ? ? 尴尬的气氛稍稍有所缓解,可是女儿仍然抱着我,我那不争气的双手也紧搂着她,这些动作逼我不得不去面对要和女儿对现在的事做个讨论。 ? ? 「小叶!」我看着她,突然看到她那期待的脸以及那能说明一切的眼神,我心中暗叹一口气,同时不争气地说道:「我爱你!」 ? ? 不知女人是不是都特别容易感动,女儿的眼中闪起亮光,看到这情景,我自己眼角都有些湿润的感觉了,只好将她搂入怀中掩饰。 ? ? 「爸爸,我也爱你。」小叶嘴贴着我的耳边说道。 ? ? 爸爸!这个词不经意间被她说出,却让我心中一刺,同时还夹杂着那乱伦带来的强烈兴奋感。 ? ? 算了,一切随他去吧! ? ? 过了一会儿,我和她做了一次深谈。外面的世界我可以不管,但是妻子那边怎麽说呢?当这个问题提出时,女儿说这由她解决。後来,妻子回到家,第二天妻便和我谈了一次,她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我赞成你和小叶的事。」 ? ? 我很惊讶,以爲她是在和我开玩笑,毕竟当时我向小叶提出这问题时心中还有一些让妻子来斩断这不该有的情的期望。我看看妻子的脸,虽然她脸上带着笑意,却仍能体味出她说话的严肃性。 ? ? 我问妻爲何这样回答小叶,她吻了我一口,说道:「女人的心思,你是不明白的。」 ? ? 而我去问小叶她是怎麽说服妻子的,她的回话仅是「秘密」二字。唉,虽然我是她们的丈夫或父亲,她们的心思现在却让我迷惑。 ? ? 「爸!在想什麽呢!」 ? ? 「想我们刚开始的那段日子。」我答道。回过神来的我开始注意到她胸前那半隐半现的美丽乳房,于是我挣开被她握着的手,伸向了她的睡衣。 ? ? 我那笨拙的左手折腾了几下也没有把她睡衣的扣子解开,女儿移开我的手,善解人意地说道:「爸,我来吧,病了还不老实!」 ? ? 我对她笑了笑,手按住她的後背,稍微用了下力,小叶便向我挪了挪身子,她胸前那秀丽的风景便已凑到我的面前。 ? ? 「真乖!」我嚅嚅道,同时把手放到了上侧的玉乳上,脸则紧贴着下面的那只。淡淡的清香传入我的鼻中,我不禁惬意地闭上了眼睛。 ? ? 「嘻嘻,爸爸现在真像个乖宝宝一样。」女儿银铃般的笑声传入我的耳中,同时我感到自己的头被她用手向怀?压了压。 ? ? 这种肉贴肉的感觉真是让人神醉,现在我和女儿的辈分角色似乎颠倒,我就像个小孩一样被母亲搂着。想到此处,我忍不住伸出舌头在她乳尖上舔了舔。 ? ? 女儿咯咯笑了一声,大概她也发现此时我们有趣的身份,还故意把自己的乳头塞到了我的嘴中,「乖爸爸,吃奶!」说完又笑了起来。 ? ? 虽然无论是我的手,还是我的嘴都享受着如此的艳遇,但毕竟生病发烧让人无力,在这快意无限的温柔怀中,我不知不觉地便睡了过去。 ? ? 当我再次醒来时,发现窗外变成阴沈沈的一片,女儿仍然像我刚刚睡去时那样躺着,只是她也睡着。我看了看床头的锺:十二点四十,看来外面又要下雨。 ? ? 由于躺了一上午,加上出了一身汗,我感到自己身上好像又恢复了活力,那种燥热头昏的感觉已经消去。我的左手仍然放在她白嫩柔滑的乳房上,此刻此景让我一直疲软的老二坚挺了起来。 ? ? 我忍不住用力在小叶的乳上轻轻揉搓起来,在我手动的瞬间,她的身子动了一下,「爸,你醒啦?」 ? ? 「嗯。你也醒了?」我有些漫不经心地答道,心神全在她胸前的一对漂亮丰满、柔嫩坚挺的乳房上,那白白的半圆球上点缀着的两个鲜红樱桃已经沾满了我的唾液。 ? ? 「爸,你感觉怎麽样了?」女儿搬开我的头,直视着我的眼睛问道。 ? ? 「感觉很好啊。看我现在这样,多精神。」我对她笑了笑,伸手先将她的睡衣剥去,看了看她那绣着小动物的洁白内裤,迟疑了一下後,便也对它下手。 ? ? 我的明目张胆自然是得到了女儿的默许,她曲起小腿,助我除去那漂亮的障碍。搞定之後,我朝她眨了眨眼,掀开我的被子,这丫头便像条滑滑的泥鳅般钻进了我的怀?。 ? ? 小叶的樱唇正要印到我的唇上,我连忙躲开,感冒可不宜接吻。小叶疑惑地看了看我,我连忙说出理由,她恍然大悟般地点了点头,突然凝神想了一会儿,说道:「爸爸,那我们也不能做爱。」 ? ? 虽然我知道现在做爱可能会导致恶果,但现在慾火上身,我已经管不了那麽多了,病情要是加重了那就去挂水! ? ? 想通此事,我回答道:「没事,过会儿做爱时,我可爱的小乖乖主动一下就好了嘛。」 ? ? 女儿大方地笑了一下,便缩回被窝像前几次一样开始舔舐我的胸膛,不料这次她刚用舌尖扫了一下,便擡起头对我吐了吐舌头抱怨道:「爸爸,你出了这麽多汗,咸咸的,真难舔。」 ? ? 其实我并没有主动要求过女儿对我做这样事,想想自己身上的粘糊样,我不禁同情起女儿来。我说道:「小乖乖,那就不要舔了嘛。」 ? ? 女儿伸首在我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然後又钻回被窝,紧紧抱着我。我握住她的手,把它牵引到我的老二处。 ? ? 「都这麽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