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家教姊姊佩如姊姊今天来得较早,她是妈妈为我明年考大学请的家教,当然她必须是 高材生才行,好像是研一的学生吧。妈妈给了她一般家教两倍的钟点,因为她除 了要每两天来教我四小时功课外,还要指导我的高中生活,如果我因为课业压力 想不开而跳楼,那她可就罪过大了。 她习惯穿着长裙,紮着马尾辫子,瓜子脸,身高约163公分左右,身材略 瘦,胸部也不突出,看起来像大一或大二的学生,所以她让我叫她「佩如姊姊」 而不喜欢我叫她「佩如老师」。 她懒懒的走进了家门,妈妈照例和她打过招呼後就外出串门子去了,她走到 了饮水机旁弄了一杯水就拿着水杯直奔来我的房间。 「佩如姊姊,你今天好没精神哦?」 「你先自己看看书好了,有问题再问我,我有点头昏,好像感冒了……」佩 如姊姊边和着水吃下一颗药,边要我自习,说完她就出房间往洗手间走去。 我等了好半天的不见她回来,就往厕所去看个究竟,「佩如姊姊?……佩如 姊姊?」我敲了敲厕所的门又叫了她好几声,却都没见她回应,於是转了门把开 了厕所的门。 「哎呀!佩如姊姊你怎麽了?」我进门後只见佩如姊姊昏倒在厕所地上,身 上穿的衣裙都被水浸湿了,我连忙抱起她移向妈妈的房间,并将她放置在妈妈的 床上。我轻伏在她的胸口听听有没有呼吸声,确定有气後找了套妈妈的睡衣要给 她换上,就动手开始帮她脱下衣服。 她的衣服是连身的长裙,我真的还不曾脱过这种衣服,「大概要由下往上脱 吧?」边想着就边掀起了长裙的部份往腰际脱去,「哇~~她穿的是肉色蕾丝内 裤呀!」我暂停脱下她的衣服,忍不住就伸手摸了摸她的内裤。先摸小腹部份的 质料,又摸屁股部份的质料,「嘻嘻~~还好她没醒来!」我暗笑着就往她的阴 部摸去,来回摸了摸,不自觉的感到自己的肉棒有了反应,「反正她不会醒!」 就把拉链拉下将肉棒掏出,隔着她的内裤在她的阴道口磨擦着。 佩如姊姊还是没有醒来,我伏身趴在她的胸口听看有没有心跳声,其实我自 己的心也「噗通、噗通」跳得紧张。我爬向了她的脸,这一刻忽然觉得她好漂亮 哦,就对着她的小嘴猛亲,下面的肉棒磨擦得难受,索性双手脱下了她的内裤。 「好诱人的内裤啊!」我忍不住的拿到面前闻了闻,接着爬到她的阴部伸出 舌头舔了舔,有股酸酸的诱人气味,「大概是女人的味道吧?」我的慾火高涨难 捺,就将肉棒顶向了她的下部:「哦,不行,要有保险套才行,万一她怀孕了, 我不被妈妈打死才怪!」 我走向妈妈的化妆台翻找着,果真在抽屉中找到了一只保险套,将它套上肉 棒後我又趴上了她的身上,把肉棒顶住了她的小穴,我隔着衣服猛亲她的乳房, 两手在下面将她的两腿往外一扯,然後肉棒向前一顶,顿时感到一阵紧实压迫的 快感。 我学着A片中的动作,快速地抽插着佩如姊姊的阴户,「嗯……嗯啊……啊 ……嗯……真……爽……啊……嗯……啊……」她依旧毫无反应地任我摆布戏弄 着,干得我心跳极度快速。大概是没什麽经验吧!干没几下我就射出了,我将肉 棒停留在她的小穴里,趴倒在她身上,双手乱摸着她的大腿和胸部,看着她的小 嘴,我把肉棒退出了她的小穴。 我将肉棒上的保险套取下,然後将滑溜溜的肉棒塞进了她的小嘴,因为她是 昏睡的状态,小嘴密合的很紧,让我抽送得不是很顺利。抽插没几下我就退出了 她的小嘴,我持续对佩如姊姊的全身抚摸和亲吻,直到妈妈快要回来了,我才赶 紧帮她穿回内裤、放下长裙,并清理现场。 「怎麽回事啊?佩如怎麽在我床上呀?」妈妈一回来就吃惊的问。 「刚刚佩如姊姊在厕所昏倒了,我把她扶过来休息的。」 妈妈急忙拿了湿毛巾帮佩如姊姊擦拭身体,又叫我回房去别乱偷看,我假装 抱怨了一下就回房去了,其实我才不屑偷看,因为她的全身我都嚐遍了呢! 後来,佩如姊姊还很感谢我把她扶到妈妈的床上去呢!以後当我每次再看到 她,内心都会不由自主的悸动起来,只是再也没有遇到了,再也没有遇到佩如姊 姊昏倒的一刻。